·谷雨

道系写手 更新随缘

有幸相遇

[江波涛BG]冥王星 1-3

可能跟大多数人心里的江波涛不太一样
想写他恶劣黑心的一面
我流江波涛 ooc有
女主有名字
本来想写个短篇一发完,发现越写越长,当成中短篇吧,一周内完结。

谷雨雨的乙女粮仓

1.
夏季的燥热还没有过去,S市的气温就算入秋也还没有降低多少的意思。白暖树躺在经理办公室的老板椅上翘着二郎腿,脚上那双高跟鞋的细跟像刀子一样划破空气。被精心染上颜色的指甲盖轻敲扶手,安静的空间内发出清脆的声音。

白暖树漫不经心地转动椅子,目光落在墙脚玻璃柜里的冠军奖杯上,敲击声瞬间停滞,房间内安静的可怕。她的瞳孔倒映着奖杯的影子,荣耀职业联赛第八赛季总冠军几个字无比刺眼。

她强迫自己移开目光,假装镇定,扫到墙上一幅画作上,发出轻蔑的耻笑,感叹经理不入流的眼光:“什么品味……”

咔嗒。

门把转动,经理办公室的门被打开,轮回经理一开门就看见了白暖树靠在本该属于自己坐的位置上,挑着眉望向自己。顿时百般无奈:“我的白大小姐唉,三年了,回来也不打个招呼。”

白暖树没理他,只是把目光落在经理身后的二人上。

周泽楷被盯的有些不知所措,眨了眨眼出声打招呼:“前辈好,好久不见。”

大帅哥一出声,白暖树顿时喜笑颜开,对着他扬起明媚的笑容,:“好。”随即视线一偏,表情微调,看向江波涛。

江波涛还没出道时就听过白暖树的名字,毕竟是黄金一代出道的选手,名气自然不小,虽然性格方面经常被人诟病,脾气不好这件事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当时舆论混乱,外界不仅充斥着对她技术的赞扬,还有对她本人人品与年龄的质疑。

对,年龄。第四赛季出道的白暖树,虽然战队对外称她刚刚成年,但比起同期生,她看着还是太年轻了。加上任性的脾气和无所谓的态度,她在圈子里的人缘说不上有多好,但因为有那张脸,追她的人也不少,不过不少人被白暖树的口无遮拦和目中无人气到半死就是了。

第六赛季江波涛出道,轮回对贺武,第一次在赛场上领教白暖树的无浪。

那一场,他以微弱的优势赢了。

下场的白暖树像没事儿人一样,端起高傲的性子,下巴微抬,眼皮半睁扫了一眼江波涛,仅在他身上停留了两秒遍转身离开。江波涛想,如果距离够近,应该能听见她转身时不屑的气音。

然后那年冬季,白暖树被爆出身份造假被停赛。江波涛转会轮回。

风水轮流转,无浪就这样被交到了江波涛手里。

他来到轮回那天,正好是白暖树离开的日子。

黑色呢子大衣包裹着的少女低下了她高贵的头颅,拉着行李箱往门口走,在过道里恰好与江波涛相见。少女这次直勾勾地盯着他的脸,没有不屑,没有情绪波动,仅仅是,面无表情。江波涛认为现在开口对这位被迫退役的前辈来说不是很合适,于是也停下脚步,回望与他矮一个头的少女。

半晌,白暖树终于收回目光,视线下移,落到江波涛手里拿着的账号卡上。

“迟早会拿回来的。”她这么说道,随后留下的就只有背影了。

当时江波涛不知道她具体指的是什么,但他有一个预感,只要有他出场的比赛,白暖树一定会看,然后在屏幕面前冷笑。

一周后,他在战队里听到前辈们的谈论,才知道那天是白暖树的十八岁生日。

这样算来,原来她出道那年的第四赛季,才十五岁啊。

现在二十出头的白暖树又出现在他面前,还是那副目中无人的样子,或许又多了些嚣张。她那副表情好像是在挑衅,江波涛有预感,她现在要兑现当时离开时的承诺。

“白前辈好。”江波涛展开笑容,这么说道。

“嗯哼。”白暖树朝他勾了勾嘴角,眼底是止不住的笑意,“账号卡带了吗?”

“前辈这是要检验后辈的训练成果吗?”江波涛说,并表示大家的账号卡为了防止丢失都是存放在训练室的。

“不用我来检验。”老板椅一转,白暖树慵懒地撑着脑袋,白皙的手指传过发丝,“比赛打得不错,我有看。”

“前辈过奖了。”江波涛回应,心想她果然有在看比赛,虽然这对一个退役的选手来说不算是什么奇怪的事。

经理是知道白暖树性子的人,就由着她去占领原本是自己的位置了,给自己接了杯水缓缓:“所以你这次回来……?”

“当然是来拿属于我自己的东西啊。”白暖树扬起招牌微笑,眉眼弯弯,外人看来简直甜的不能行,可经理跟她是老熟人,看到这个微笑就知道没好事儿。

“八百万。”白暖树说,“把无浪给我。”

2.
江波涛恍然大悟,原来三年前她说要拿回的东西,就是当时刚刚交给他的无浪。

遭到拒绝,白暖树心里早有准备。

“干嘛?我又没说连银装一起。”她很无语地看着经理,一脸的理所当然:“我只要账号。”

经理已经快疯了,他知道这账号是这丫头的执念,只是没想到三年了到现在她一丁点放弃的意思都没有。

白暖树的眼珠咕噜噜地转了两圈:“怎么?嫌少?”她翻了个白眼:“得,我去把S市那套房卖了……”

“哎呦我的大小姐哎。”经理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了,扯了二十多分钟废话白暖树差点没跟他吵起来。

“开玩笑,怎么可能卖房。”白暖树笑嘻嘻的,目光在三人脸上流转,最后停留在江波涛身上:“不过我是认真的。”她说,像是故意一般,抬眼对上江波涛的眼睛:“本来就是我的东西。现在拿真金白银来换罢了。”

“白前辈。”被挑衅的江波涛突然开口,“关于账号卡归属,当时是有签合同吧?”

“所以我正在按照合同所说的把它买回来。”白暖树回应。

“账号和选手变动,是要等转会窗口开启的。前辈应该很清楚。”江波涛说,像是带着无比的歉意一样,有意无意地加重了前辈两个字,“前辈如果要谈的话,有些早了吧?”

一旁的周泽楷在四个人中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这件事本跟他就没什么关系,也没必要开口说些什么,因为江波涛会处理好,更何况白暖树就是为了他的账号卡而来。

江波涛这个人,很神奇。

不仅仅是在战队里处理事情恰到好处,与队友们沟通也毫不费力,因为他关心的不仅仅是周泽楷,轮回战队里的每个人都是他的关注对象,不然队伍的契合度不会这么高。刚过去不久的第八赛季夺冠,江波涛的功劳大家心知肚明,虽然外界一直有低估他的评价,本人也丝毫没有怨言,尽职尽责,把本分做到完美。

正是这样一个人,任何人跟他相处都能感到舒适,作为后辈,与前辈们沟通也是毫无压力,他能很自然地加入前辈们的话题,对他来说不存在隔阂与界限这回事,该如何打破界限,在对方舒适的环境里沟通,是他的强项。

在外人看来,这似乎是好脾气的最佳体现,但轮回的队友们在朝夕相处中深知,江波涛根本没那么简单。

江波涛之所以能在他人最舒适的环境下沟通,是因为他深知别人‘不舒适’的点在哪里。

对待队友,他是友好的人。

不能算是伪装,因为他本不是什么坏人,与人相处都是真心的,只不过他更在意了些技巧。

杜明曾经对他打趣道,幸好咱们这些圈子里都是些没什么坏心眼儿的,那要是有人惹了副队,江波涛肯定会让对方有苦也说不出,死到临头都不知道被谁坑了。

江波涛当时笑着回应,得了吧,哪有那么可怕,大家都是文明人。

站在一旁的周泽楷感受到空气里一丝火药的气息,转过头望了望自家副队的脸。很好,还是一样的招牌微笑,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唉。”白暖树佯装叹了口气,把目光移到自己的精致的手指甲上,右手手指交叠,“果然是拿了冠军就变神级账号了,江副队很给无浪争光啊。”

“过奖。”江波涛面对她若有若无的嘲讽笑着回应:“毕竟无浪在总决赛上拿了冠军……账号性质不一样了。”他声音放轻,只是冠军两字在白暖树脑海中显得无比刺耳。

要出大问题。

周泽楷脑中警铃大作,江波涛这次的谈话毫无疑问踩在了对方的痛处上,要知道平常的副队是根本不可能在交流上犯这种错误,如果出现了,那就是故意的。

例如赛场上的垃圾话,江波涛虽并不锋芒毕露,但会在看似和谐的谈话中戳对方的痛脚。

不友好的江波涛,出现了!

3.
“那全明星赛再见。”白暖树心中本来就没多少拿到账号的底气,他既然说冬季转会窗开启,好,她等。

只是这个江波涛倒是让她碰了一鼻子灰。

离开的时候带着不甘,白暖树与江波涛擦肩而过,眼中闪着凌厉的光,嘴上却还是淡淡地说:“后辈出息了,挺好。”直到高跟鞋与地板碰撞的声音渐息,与三年前一样,她离开时没有人送。

待正副队二人回到训练室,周泽楷才缓缓开口:“江,很不友好。”

“啥?”杜明第一个摘下耳机:“队长你刚刚说什么?话说你们刚才干嘛去了?”

“白暖树前辈回来了一趟。”江波涛说。

“卧槽。”方明华第一个骂出声:“你说那个丫头?她没闹什么事儿吧?”

江波涛觉得大家有些过于小题大做,只是摆摆手:“没有那么严重,白前辈脾气比之前好多了。”

“嗯。”周泽楷点点头表示同意:“没骂人。”过了两秒又添一句:“只嘲讽。”

……

“不是,刚刚队长说江副队不友好是怎么回事儿??你们没有人好奇吗?”杜明连忙补充道。

江波涛没怎么解释,只是反问杜明:“如果有人过来买你的吴钩霜月,你愿不愿意?”

杜明一脸懵逼,方才才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白暖树刚刚回来是要带走无浪?”

得,话匣子一打开大家都训练不了,江波涛一看墙上的钟表,是快到休息时间了,便跟大家简单讲述了一下方才发生的事情。

“刀不插在自己心上不疼。”吕泊远发表看法,“要是有人在我面前要买下云山乱,做梦去吧。”

周泽楷表示肯定,虽然账号卡与选手都是流动的,但这一件归属品,在一段时间内,它仅属于你,也只有你能用它,你的名字与账号卡的名字绑定,所以选手与账号的感情只有自己懂。

“她过来买无浪不奇怪。”方明华说,作为白暖树的同期生,他见证了她短暂的职业生涯,“毕竟一开始的确是她的个人账号。”

“但当初账号卡归属的协议也是她亲自签的呀。”江波涛微笑地说道,虽然他心里很明白白暖树能买走无浪的可能性基本为零,但外人觊觎自己的东西时,放到谁身上都不会无动于衷。

“咳。放心吧副队,她什么时候再来结果都是一样的。”大家这么说道,面对不友好的江波涛,队友们表示不想去领教他的厉害。

评论(9)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