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雨

道系写手 更新随缘

有幸相遇

性感玛格达在线撩妹

肝了一个星期什么都没有写就是为了今天!!!!!我爱的男人出现了!!!

是这样的 我觉得 巴巴柳丝x修伊 有点甜

这对有点看头啊()


[江波涛BG]冥王星13-14

写的最开心的部分哈哈哈
我流江波涛 ooc
全明星赛真是个好活动
谷雨雨的乙女粮仓

13.
第九赛季的全明星周末第二天,B市。

第一个游戏项目是跳水,但是这次并没有全明星选手上台,而是一对烟雨的新秀双胞胎,八人的活动变成了九人,舒可怡舒可欣将展示双人跳水。

白暖树坐在VIP席位上看着台上的双胞胎姐妹花,嘴里啧啧两声:“烟雨营销666啊……”

突然手机震了两下,是短信提示音。

来信的很显然是江波涛,她记得刚才他突击打电话时还好意提醒:“前辈记一下我的手机号,经理平时也忙,来轮回有事找我就可以。”

全明星活动正在进行中,江波涛竟然还有空给她发消息,不过职业选手在私底下偷偷玩手机这种事情并不稀奇了,白暖树随手点开信息。

[江波涛:前辈,要我给你剧透一下一会儿的活动吗?]

[白暖树:say:)]

[江波涛:我接到的消息是跑酷游戏,前辈想怎么玩?是跟我一起跨过终点线还是杀光其他玩家再跟我一起跨过终点线?]

[白暖树:有没有我拖着你跑倒数第一或者是我把你杀了再第一个跨过终点线的选项?]

“噗。”选手席上的江波涛盯着白暖树发来的信息笑了一下,搞得坐在他旁边的周泽楷一头雾水:“江…?”

其他队员也注意到了这边,杜明先是哈哈一声:“哎呦副队带头玩手机……”

“杜明你把你手机收起来再吐槽副队好吧……”

“副队笑这么开心干什么呢?”

“卧槽,我刚刚好像看见了白暖树的名字?”

“咳咳。”江波涛干咳两声,说实话他对队友们根本不打算隐瞒什么,于是如实交代:“没什么,就是问问白前辈一会的活动她想怎么玩。”

大家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周泽楷倒是第一时间抓到了要点,开口询问道:“说好了?”

“还没。”江波涛无奈的笑笑:“她说想拖着我跑倒数第一。”

这么说着,他在手机屏幕上打下一行字发了过去。

[江波涛:你忍心看着无浪拿倒数第一?]

有老婆的方明华同志一惊,他跟其他单身狗不一样,很轻易地就发现了不一样的气息:“副队……你不会是?”

方明华一出声,其他人顿时知道怎么回事了。

江波涛只是笑笑,再回给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说出模棱两可的语句:“革‘命还尚未成功呀。”一低头,白暖树回消息来了。

[白暖树:………………那你一会听我指挥]

[江波涛:都听前辈的。]

[白暖树:怎么今天这么听话?昨天还凶巴巴的]

[江波涛:毕竟昨天说了这么严重的话还吃了前辈豆腐,身为后辈自然是要赔罪的]

白暖树看着“吃了前辈豆腐”几个字,顿时脸颊温度飙升,脑袋里又充斥着昨晚在男厕所的画面,满满都是拥抱,还有他身上的气味……

她咬了咬牙按了锁屏键,没有再去理会江波涛。

片刻后台上的跳水趣味赛结束,双胞胎姐妹花出尽了风头之后在众人的议论中离开舞台,台上的主持人滔滔不绝依旧在提及这二位新秀,观众兴致高的让白暖树一瞬间以为自己是在烟雨主场。

“好的!让我们进行下一项趣味挑战赛!那么即将上台的全明星选手是谁呢?”

“让我们有请轮回战队的副队长江波涛选手!”

江波涛带着与以往相同的微笑走上舞台,接过主持人手里的麦克风,向白暖树坐的地方看了一眼:“大家好,我是轮回战队的江波涛。”

白暖树没有躲避,与他对望着,左手捏紧又松开,掌心里留下一串指甲痕。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对自己说:

去吧,去短暂的回归舞台吧,在万千目光之下。

14.
江波涛并没有一上来就叫白暖树,倒是先从随机转盘开始,喊了三个停之后,第一位幸运观众在众人羡慕的眼神中登上了台。

第二个……第三个……江波涛换着花样点了三个观众后,就只剩下最后一个名额了。坐在白暖树旁边的粉丝们已经快叫破喉咙了,第一排离舞台最近,什么“江副队喊我啊啊啊啊!”“我是轮回死粉!叫我叫我!”“特地为了见你啊啊啊”之类的,喊的白暖树耳朵疼。

“最后一个名额……嗯……我们草率一点吧!”江波涛说。

“哦?江副队打算怎么个草率法呢?”

“A区一排。”江波涛毫不犹豫地开口:“够草率吧?”

字母和数字都是首位……是够草率的……主持人开着玩笑活跃气氛,坐在白暖树旁边的观众们激动的都快要疯了,而早已暗箱操作过的本人还坐在位置上勾着嘴角。

“轮回在第八赛季拿了第一个冠军,那就八号吧。”

大屏幕上突然切到白暖树的脸,场内气氛突然变得古怪,在艳羡和好奇的注视下,有大部分人发出惊讶的叫喊。而白暖树旁边的两位才发觉自己与幸运擦肩而过,把充满羡慕嫉妒的眼神放到她身上。她吹了个口哨,站起身给身旁疯狂的轮回粉丝一个挑衅的眼神:“不好意思啊……不过,连我都不认识,还轮回死粉呢?”

白暖树撂下一句话,大步向台上走去。

选手席上,轮回的队员们已经提前被透露了消息,虽然没有其他战队来的要惊诧,但一个个看好戏的内心倒是雀跃的很。

“这他妈草率个p啊?”知道内幕的轮回队员默默吐槽。

“卧槽。”蓝雨那边动静也不小,黄少天在看到屏幕上那张脸时先是确认了好几遍:“这不是那个炸-药桶吗?禁赛了准备大闹联盟这是?”

“她跟江波涛的关系很微妙啊……”喻文州淡淡地开口:“真的只是巧合么?”对于江波涛抽幸运观众这件事,他提出了疑问。

“wow!”烟雨的女队长楚云秀兴致高昂地朝台上喊了一声:“可以啊你!”身旁的烟雨队员们一脸懵逼,自己家队长到底在高兴个啥啊?

楚云秀是白暖树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她这个人也只有女孩子能发现其中的本性,而且白暖树总是能骂一些楚云秀说不能骂出口的东西,这让她很开心,好在两人兴趣相投,就算白暖树退役了也一直保持着活跃的联系。当然,作为闺蜜,白暖树与江波涛那些事情楚云秀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轮回在哪订的酒店还是她说出去的。

“等着看好戏吧。”楚云秀说,虽然不知道她到底要干什么,但是白暖树既然出现了,那这次趣味赛就肯定不会普普通通的结束。

烟雨老队员表示理解,但一些新秀根本就摸不着头脑。双胞胎姐妹花对视一眼,李华很好心地为大家讲解了白暖树的光荣事迹。

主持人一看就是个新人,不是说主持水平有什么问题,只是能百分百确定不是荣耀老粉丝,因为,他不认识白暖树。

主持人发觉了叫到她时场内气氛的古怪,可是又不明白哪里出了问题,于是按照套路对白暖树说了第一句话:“让我们恭喜这位最后的幸运观众!啊,是位很好看的姑娘呢!”

“不会吧!?主持人不认识她?”霸图那边张佳乐第一个笑出声。

“看来这就是今晚第一位牺牲品了。”同为第二赛季的林敬言附和道。

白暖树也意识到主持人并不认识她这个事实,眼角一抽,扫了一眼主持人,很自觉地站到江波涛的旁边。

“这位姑娘是演员?还是模特?长这么好看,来给大家自我介绍一下吧!”主持人把话筒递到白暖树嘴边。

选手席上不少认识白暖树的人已经笑出声了,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好在这主持人会说话,她应该不会现场发飙。”

“白暖树。”她说完自己的名字,会场内有一些人炸开了锅。

主持人已经意识到这位漂亮的姑娘身份应该不一般了,但是现场他无法了解其他信息,为了保险起见连忙叫上另外三位普通职业选手,开始了趣味赛。自己倒是急急忙忙跑到后台请求援助:“刚刚那个姑娘怎么回事为什么我感觉大家好像都认识她!?什么来头??”

然后他在好心同事的提醒下上网一搜,看完之后差点自闭。

大家还没有意识到,以为场上是四位职业选手四位幸运观众,实则不是,是两位职业选手,和剩下若干炮灰。

八人入席,趣味挑战赛语音开放,但是幸运观众一般不会怎么开口,职业选手除了个别人也不会多说,于是白暖树和江波涛开始很自然的聊起了天。

江波涛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没想到能点到白前辈,一会场面混乱时还多多手下留情呀。”

白暖树陪他演戏:“听前辈的,带你飞。”

两句信息量足以,光是“前辈”二字都彰显出白暖树做过职业选手的身份,不少不知情的现场观众连忙掏出手机搜索白暖树的名字。

楚云秀为自己的闺蜜应援了两句后感叹:“她这营销做的比烟雨还好啊,不是网红可惜了。”

[周泽楷BG]天生相克.6

等我把九点水完结就恢复更新()
谷雨雨的乙女粮仓

——

今天是周日,上午训练时进行的是昨天晚上比赛的复盘。

虽然穆易根本没想过周泽楷会亲自复盘,但是这次亲自坐在训练室看着江波涛一个个从单人赛开始讲起,周泽楷只是在一旁坐着,时不时蹦出几个字补充,江波涛再给大家翻译出来点评……穆易有些恍惚,到底谁才是队长啊……

穆易记忆力不错,复盘虽然没有自己的比赛但也听得很认真。令她高兴又悲愤的事情是,复盘听得懂,但是越是听懂越发现与前辈们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

还有好长的路要走啊……待到复盘结束,穆易拷了一份比赛记录在自己的电脑里,打算回去再慢慢琢磨。

“穆易。”周泽楷回到训练室,一开口便喊了她的名字,俊俏的脸旁望向坐在角落里的少女:“经理找。”

被叫到的少女应了一声收起电脑,复盘已经结束了,今天没有其他训练任务,于是心里盘算去完经理室直接回宿舍。

让她没想到的是,原本她以为自己可以继续快乐地坐几个月冷板凳,现在看来,好像不行了。

“下星期主场对战明青。”经理对眼前的小偶像慢慢说道:“穆易,你能上场吗?”

“不能。”

“……”

穆易拒绝得非常果断,果断的一丝犹豫都没有,让周泽楷和经理都有些招架不住。按理来说选手都会尽力争取自己的上场机会,坐冷板凳职业选手来说是一件很耻辱的事情,放到她这竟然不按常理出牌,经理第一次见有职业选手坐冷板凳坐的这么开心的人。

“我还是挺要面子的,不想太早丢人。”穆易说,“当然,如果是战队的安排,并不会考虑我的意见的话,那当我什么都没说。”

周泽楷心里其实也不是很支持让穆易现在就上场的决定,暂且不提她先前身份如何,仅仅是站在战队战绩的角度上考虑,过早让穆易占主力队员的上场机会,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只是经理好像没有这方面的顾虑:“那你下星期就上场吧,个人赛第二个,好好准备。”

穆易眉头紧皱,分明表现得是对经理安排的不满,她不明白为何过早让她露面:“可以问一下,这么安排的原因?”

经理叹了口气,这是轮回之前从来没有遇到过得问题:“是一个赞助商要求的。”

赞助商掌握着战队的命脉,战队要打好比赛,可不止是需要职业选手的技术,背后那些支撑着他们顺利训练比赛的东西,都是钱堆出来的。轮回战队在去年拿到冠军后有了不少资金,但也不能说完全不需要赞助商,毕竟钱,多多益善。

穆易心里咯噔一下,她心里最坏的想法好像渐渐呈现了:“凯斯?”她张口,说出了一个公司的名字。

“你……怎么知道?”经理颇为震惊,看着穆易的脸。

凯斯是全国最有影响力的企业之一,它的业务遍及各个领域,其中为传媒最广。毕竟是做广告起家的公司,最有势力的还是娱乐圈和互联网传媒,而这两个领域怎么着也遮了全国经济发展的半边天,赚了钱后便飞黄腾达,近几年有意向电竞行业拓展。

“我跟他们老总有点过节。”穆易纤细的手指卷着自己的灰色头发,眼神游移,像是不在意似的缓缓地说出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实:“我之前之所以退娱,有他们老总大部分功劳。”

“这……已经不仅仅是有点过节了吧?”经理没有想到还有这层关系。不过说来也在情理之中,一个在大红时期的偶像突然退娱,莫名其妙加入电竞行业后,赞助商竟然还有意“整”她。经理连忙对穆易招招手:“来,过来,好好说一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穆易没动,她的虎牙磨着自己的下嘴唇,慢慢吐出一句:“这件事……我不是很想多说。”

她一脸为难与不情愿,似乎是想到了不太好的回忆,一旁的周泽楷看在眼里,这时候没有继续再沉默下去了,难得插嘴:“先准备比赛。”

经理和穆易两人看着他,随后他又开口:“首秀,很重要。”

啊……首秀……这么快。

对穆易来说还是有些过早了,不过既然计划被打乱,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好……那先好好准备比赛吧。”经理说,但是扔没放弃探究的意思,一本正经地对穆易说:“赞助商的话语权很重要,穆易,有什么事,等你愿意说了最好尽早来找我,这样大家一起解决问题。”

她点点头:“好。”

周泽楷在一旁很认真地听他们的谈话,他想,对于一个正在大红大紫的偶像来说,突然退娱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想了想赞助商与他们这些露面的公众人物之间的关系,周泽楷觉得,事情会比想象中要严重许多。

“队长?”

听到穆易的呼唤时周泽楷已经神游许久了。

“队长……”穆易看着周泽楷回过神来盯着她,便开口问道:“战队里一些比赛资料还有训练软件可以拷走么?”

周泽楷眨了眨眼:“资料可以,软件不行。”

“……”

他看着少女很明显地皱起了眉头,没办法,穆易不得不愁啊,她也不知道自己这一周能提升多少,也不知道电竞是不是像舞蹈和声乐一样苦练一个星期就有所成果的东西。

穆易是那种,定了目标后会完全狠下心来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的人。但电竞比赛充满了不确定性,她不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也不知道自己要达到的最低标准是什么。

一周内能做些什么?

穆易没有退路,只有按照自己以前练歌舞的套路来。她拷走了战队近年比赛资料和复盘,筛选出了明青战队的几场,发现对方除了被轮回战队按在地上打之外没什么她可学性的东西。于是从网上针对明青战队找了他们战队的人员资料和最近十场比赛,整理出了十场比赛的出场人员名单和职业,很轻易地找到了单人赛出场率最高的几位选手。

看录像吧,她想。然后找找联盟其他几位魔道学者选手的比赛看看。

不过训练软件没办法拷走,看来这周要长期呆在训练室了。

我发现了 轮回里我写的最多的不是江波涛 不是周泽楷

是没有名字的轮回经理

[江波涛BG]冥王星11-12

江波涛开始了套路追妻之路:)
我流江波涛 ooc有
完结倒计时 想要评论和推荐
有没有人互写长评也行吖!
前文
谷雨雨的乙女粮仓


11.
——冥王星曾经是太阳系九大行星之一。

——在2006年8月24日国际天文学联合大会上,以绝对多数通过决议,冥王星从此被视为是太阳系的“矮行星”。

“可是不论遥远的星球上的生物如何对它进行定义,冥王星就是冥王星,它一直在那里,从未改变。”

轮回战队的经理一早就在江波涛的房间里与他交代晚上全明星赛的事宜,在今年趣味活动的全明星选手名单中,有江波涛的名字。

“好,我知道了。”江波涛接受安排后点点头。这时经理叹了口气,提到了昨天还跟他在一起的少女,拍了拍他的肩膀:“话说,白暖树的事儿,你不要太放在心上,战队是不会卖无浪的。”

“嗯。”他笑笑,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只是点点头:“我知道。”

“不过,有一件事情我比较好奇。”

“什么?”

“感觉经理对白前辈……一直很纵容的样子。”江波涛问出口。因为在从他在几个月前与白暖树重逢的时候就感觉到她跟普通的退役选手不一样。

敢大胆地坐在属于经理的位置上,也敢在经理面前对现役职业选手挑衅,但是经理丝毫没有怒气,好像习以为常一般,甚至对面她提出的无理要求仅仅是无可奈何。

白暖树在轮回里算是横行霸道,尽管她不常来,但走到哪都有一股别人不敢招惹的气场和“老娘今天不开心”的模样。不知道的以为她是轮回老板呢,经理偶尔无奈也用“白大小姐”戏称。

“因为……”经理默默开了口,脑海中想起往事,“因为这是我欠她的。”

“当初她年龄造假过早出道……其实是我的主意。”

当年的白暖树吃喝拉撒全在轮回,平时不是在训练营就是在宿舍,要么就是在去训练营的路上。本该乖乖准备中考的年纪,却早就呆在电竞俱乐部,把这里当做家。与大部分人想象中不同,她父母不是过早身亡,也不是不管她,而是对她的宠爱到了极致。

被宠爱集于一身的她娇纵任性,只脑海一句“我想”就便去做了。

不过父母的宠爱在她要求去当职业选手的时候崩塌了,父母爱她,什么都听她的,但是拒绝在那张合同的监护人上签字。

监护人不同意,俱乐部是没有权利让未成年人出道的,经理看这是个好苗子,又是长相还不错的女生,当年审查没有那么规范,于是抱着侥幸心理,改了她的年龄。

“咚咚。”敲门的声音响起。

“应该是队长吧?他刚刚去方前辈那里了。”江波涛准备起身去开门,经理却比他先走了一步。房门打开,外面站着的不是周泽楷,也不是方明华,不是轮回任何一位队员。

白暖树带着墨镜站在门口看着经理呆掉的脸吹了一声口哨:“Surprise~”

“白,白暖树……你你怎么找到这里的?”说曹操曹操到,经理一脸呆滞,这可是职业选手入住的酒店,要是随随便便让别人知道了那粉丝肯定会把这里挤爆。

江波涛看不清墨镜后白暖树的眼睛,却知道她肯定翻了个白眼:“拜托,我打的两年多职业比赛是没朋友还是怎么着?我认识的职业选手那么多,随便问问就知道好么。”

原来你那性格还有其他职业选手愿意跟你交朋友啊。经理没把这句话说出口。

“别在门口站着了,进来吧。”江波涛开口。

经理很无奈,让开身让白暖树进去,带上门:“白大小姐啊……战队真的不能卖无浪。”

“我知道。”白暖树走两步到江波涛面前,江波涛站起身来把椅子让给了她,自己很自觉地坐到床沿上去。白暖树看了他一眼,坐在他的位置上。

“你不管也没办法……啊?你知道?你不打算买无浪了?”经理一时间没转过来弯,他看不清墨镜后白暖树什么表情,他又看看江波涛,而江波涛笑吟吟的看着白暖树,这副面孔总让经理觉得他知道些什么。

“毕竟我是个守信的三好青年。”白暖树开始了大家都不信的瞎扯。

“谢谢前辈。能用前辈留下来的账号是我的荣幸。”江波涛开始了大家都感到恶寒的乱吹。

经理一脸懵逼,他根本不知道这俩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不过这孩子打消了无浪的想法总归还是个好消息:“那,暖树来这有什么其他事吗?”

“草,你现在叫这么亲昵干什么,你这态度转变的也太恶心了吧?”白暖树一脸嫌弃,她说,“是有其他事情,我快大学毕业了,要来轮回实习,给我安排个职位。”

“好说啊!”经理一脸笑意,这要求比起要无浪有多么合情合理,还能算的上理所当然,“啊,那你学的什么专业啊?”

“播音。”

江波涛想到了什么,他依稀记得,昨天在场内后台听到的谈话中,好像……

“呃……”虽然这个专业有点出乎经理的意料,虽然专业不对口,但是白暖树的打荣耀技术怎么着也不会在轮回没有一席之地,不过他还是问了问:“那你想在轮回干什么职位?”

白暖树想了想,看向坐在床沿边上的江波涛缓缓开了口:

“战队好像……没有陪练吧?”

12.
“那就说定了,我去战队当陪练。”白暖树解决完自己的事情打算起身离开:“啊,不过我可能会偶尔出差。”

“嗯?”经理问。

“去B市,有时候荣耀公司那边可能需要我过去。”

“你……”经理真的很心累:“你都是那边的人了还来轮回干什么啊?”

“那是兼职!兼职!不是长期工作。”她说:“我就想来轮回,不行啊?”

“行行行,都依你的。”经理无可奈何地答应。

“白前辈在荣耀公司做的什么兼职?”江波涛开口,起身跟着她走到门口。

“游戏配音。”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江波涛念出昨晚在会场里树之女巫的台词。

“聪明,竟然听得出你知暖大爷的声音哈?”白暖树勾起嘴角,抬手拍了拍江波涛的肩膀。

知暖,这个名字放到cv界那是大家都熟悉的存在。两年前火起来的一流女配音演员,作品不少,各种风格都有,虽然声音辨识度低,但是灵活,什么声线都能驾驭。在荣耀里有不少女NPC都是她的声音。

旁边的经理一个激灵:“大小姐哎,你这是兼职?这可比你即将捧上的铁饭碗薪资还要高啊。”

“拜托,我退役后不需要吃饭吗?”她说,“还是你觉得我退役那会身上的钱够我买套房?”

白暖树没再跟经理浪费时间,打过招呼后走出房间,按下电梯,才发现江波涛站在自己身后。

“跟着我干什么?”

“前辈……我正好也要下楼。”

“行吧……那真是凑巧。”

轮回一队人的房间都在高层,屏幕上的数字偶尔跳跃偶尔停止,江波涛没让气氛继续冷下去:“前辈大白天还戴墨镜呢?”

白暖树怔了一下,没好气的来了一句:“装B。”话音刚落电梯到达,她大步走近电梯里,像是心虚一般。

江波涛走进来,电梯门缓缓关上,他没在意白暖树对他的态度如何,他倒是觉得……还挺有意思的。

他心里猜测的七七八八,白暖树的墨镜下八成是昨晚哭过的红肿双眼。

“你昨天说的话……算数吧?”她说。

“当然。”江波涛说:“偶尔想用无浪,找我就好。”

“今晚呢?”

“今晚?”

“我无意间看到了内部名单,趣味挑战赛是吧……”白暖树慢慢悠悠地开口:“不过好像你们全明星选手必须要用自己的账号卡……?那就不为难你了,但是我要当今晚的幸运儿。”

“可以啊。只是前辈最好不要肿着眼睛上场啊。”江波涛笑了,把手伸向白暖树的墨镜,手指轻轻勾住眼镜架,停住了。

“我看了?”他说,把墨镜轻轻上抬,露出白暖树微微红肿的杏眼,正怒视着他,一看就是昨天晚上哭的。

“看够了就放下。”要不是她对江波涛提了这种幕后操作抽取幸运观众的要求,她是坚决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

“A区一排8号。”电梯到了一楼,白暖树重新戴好墨镜,走了出去。

“VIP票啊。”江波涛这次倒是没再追上去:“记得拿冰敷一下啊,前辈。”

“还有,昨天通宵,要记得回去补觉。”

“啰嗦。”白暖树走远后,回头才发现那人并没有跟上来。

什么嘛……就为了送她一小段路?有病。她跺跺脚,感受到一丝困意。江波涛说的没错,她的确需要好好补觉,订的酒店离这里不远,回到自己订的酒店,又想起了某人令人讨厌的声音,到前台买了一瓶冰水,回到房间冰了一会红肿的双眼不一会就睡着了。

白暖树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她脑袋晕晕乎乎的,看着窗外有些暗下去的天,应该是快到晚上了。

“喂……”刚睡醒的她迷糊带着沙哑清甜的声音喃喃,殊不知自己的一个字像子弹一样打入手机那头那人的心里。

“前辈……真的去补觉了啊。”江波涛的声音传来,白暖树听清之后整个人清醒了过来:“你怎么知道我手机号的!?”

“跟经理要的。”他说:“怕前辈起不来,特地喊你起来,不要耽误了今晚的幸运之夜啊。”

与江波涛接吻

依旧是我流江波涛
江波涛的中短篇[冥王星]快完结了 大家有空去瞅瞅吧想要长评()
同系列还有其他合集谷雨雨的乙女粮仓

“看着我。”

你被他堵在楼梯间的墙角,感受着他的手抚上你的面颊,江波涛在你上方低头,深情地望着你,你像一件珍贵的物品一样被他爱惜,你快陷入名叫江波涛的深渊中无法自拔了。

他低头吻上你,附上你的嘴唇,用自己的唇瓣和舌头轻轻的在你的唇上摩擦,下唇被他轻柔的舔弄,不一会你的下嘴唇就满是属于江波涛的津液。你闭上眼睛,感受到他温柔地含住你的上唇尖,舌尖从你的牙关里开始沿着嫩肉往外舔,你的柔软的唇瓣像果冻一般软滑又因布满津液而闪着光泽,吸引着他的品尝。

江波涛抚在你脸上的手沿着下巴往下移,在你的脖颈处沿着美丽的颈线来回抚摸,另一只手撑在你身旁的墙面上,整个身子压着你你却不会感到不舒适。在浅尝辄止的品尝过后,他稍稍与你拉开了微弱的距离。

“乖,张嘴。”

你被吻得晕晕乎乎,朱唇微启,小巧的舌尖与洁白的牙齿行程鲜明对比,江波涛咽了一下嗓子,再次与你零距离。两唇相贴,他的舌头顺利地入侵了你的领地,你只觉得自己口里全是江波涛的味道,淡淡的,带着清甜的气息。他很温柔,也很认真,认真地挑逗着你舌尖上的神经,引诱你发出嘤咛声,教你如何去回应他。

“江……还要……”

“好。”他说,双手怀抱着你,带你脱离冰冷的墙面。你的身体与他贴在一起,他的舌头在你的口腔里认真的肆虐,带着痴迷。你只觉得一阵酥痒直奔头脑,啊,轮回的副队长今天依旧温柔又疯狂呢。

码文手癌把无浪打成乌兰花(。)

“看啊!江波涛的乌兰花冲了出去!乌兰花成功打破了对手的节奏!”

“极光波动剑!乌兰花以飞快的身形挡在了一枪穿云身前!漂亮!”

解说真的不会有嘴瓢的时候吗…想想好搞笑

[江波涛BG]冥王星9-10

发出了江波涛欺负人的声音
我流江波涛 ooc有
前文
谷雨雨的乙女粮仓

9.
白暖树跟江波涛跑到网吧开了个小包间,二话不说直接刷卡登录。

就在刚刚,网吧前台的大哥在看到江波涛的身份证时差点喊出来,被白暖树一个眼神瞪回去,好在这个貌似是荣耀资深玩家,在看到下一张是白暖树的身份证之后又差点昏过去。如果开一个上帝视角,前台大哥的内心既激动又崩溃,见到偶像是很开心的事情,可谁也想不到是偶像带着个炸药桶啊!更何况这俩人还算是接班人的关系,这他妈就更奇怪了。他殊不知自己被白暖树在心底里狠狠鄙视了一番,让江波涛给人签了个名草草开完包间就离开了。

“我要用无浪。”白暖树拿着账号卡就打算插进读卡器里。

“好。”江波涛笑着应允。

“打一场?”白暖树没想到他这么快就答应了,可能是刚刚占了她便宜的缘故?不过不管怎么样,无浪这种账号卡现在肯定是不能随随便便出现在网游里的,就只能扔竞技场呆着,正好她自认为与江波涛有些私人恩怨,职业选手当然要用荣耀来一决高下。

“可是前辈你用了我的账号卡。”江波涛做无奈状。

“明明是我的。”白暖树小声嘀咕了两下,从口袋里掏出另一张账号卡拍到桌子上:“用我的。”

江波涛接过账号卡,熟练地刷卡登录,一个深紫色长发的靓丽女魔剑士出现在屏幕上。

您的好友[冥王星]已上线。

白暖树呆在竞技场里看着自己的消息系统弹出提示,撇了撇嘴,她知道轮回那边没有清理无浪的好友列表,因为冥王星的好友列表里无浪一直都没消失过,可能是看在她是前使用者的身份上?明明都是自己的账号,看着这一幕竟然有些小心酸。她没再犹豫什么,直接一个邀请给江波涛发了过去。

“这两个原来是同一时期的账号啊。”江波涛也发现了这两个账号是好友,想了想很快得出了是当时白暖树直接创了两个号的结论。他想的没错,女孩子总喜欢倒腾,尤其是白暖树这种女孩,当时看着魔剑士就觉得酷不拉几非常有反派邪恶的气质,深深地吸引了她这好几年前的叛逆少女,不惜创两个号来欣赏不同性别魔剑士的帅气。

“不然呢。”白暖树散漫地点着鼠标挑选心仪的对战地图,突然想到了什么,对江波涛说:“我说,如果我赢了,这个赛季结束你就跟公司申请换个账号卡用吧?”

“好啊。”他又是很爽快的应允,顺带问道:“普通场还是修正场?”

“……”白暖树咬咬牙,直接选了地图中最简单的擂台:“对自己这么有自信?”

她深知江波涛在给她插刀,无浪这一身装备要是在普通场跟冥王星打能一分钟带走都不为过,无浪现在在白暖树手里,他这么问的意思是他用冥王星在普通场都能打败豪华装备的无浪了。分明是挑衅啊。

“因为,我是职业选手啊。”江波涛扭过头对她一笑,那笑在白暖树眼里怎么看怎么扎眼。

本来还奇怪他答应的这么爽快是不是吃错什么药,结果发现这人根本没卖什么好葫芦。

职业选手怎样?要不要是当年被禁赛,现在谁作为第一魔剑士站在全明星赛场上还不一定呢!白暖树依旧开了修正场,她没心思在这里跟他耍什么下限。

“哼。”屏幕上两人角色相对而立,开局的第一秒两人同时冲向对方,一瞬间包间内充满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声音。

“不都说江副队八面玲珑最擅长待人接物么,怎么在我这就不会说话了?技能点错了?”

“如果有冒犯,还请我向前辈赔礼道歉啊。”江波涛嘴上说着,手下的操作可没有“道歉”的意思,两人胶着着竟然一时间难分高下。

江波涛见坐在身旁的少女没有理会他,继续淡淡地说到:“不过大家既然都是普通人,如果有别人一直对属于自己的东西图谋不轨的话,应该都不会无动于衷吧。”

话音一落,他明显感受到对方的发力,无浪一个极光波动剑接上又是几个技能。白暖树看似是被他的话语干扰到,但江波涛明白其实她心里冷静的很,几个技能放的算是时机紧凑正好打乱了他的节奏。心想不愧还是职业选手,要是因为对方一两句话就怒气上头瞎几把乱打一气,那连最基本都职业素养都成笑谈了。

“我当时创建无浪的时候,倒也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有一天有人这么跟我说。”白暖树平静的开口,她心底里再生气,再不满,也不会干扰到她的操作,这是她作为职业选手的习惯,尽管是以前。

所以她骂人骂的很不留情面,不论是对手还是队友。

白暖树深知自己脾气一点都不好,她也不可能让自己憋着,但作为职业选手不能轻易被对手干扰到,所以她就算把四分之一的手速花在聊天框里喷人也不会干扰一丁点手上的操作。她的思路清晰,她知道自己该怎么打,她也知道自己有多生气,多不服,也多无理取闹。可她就是她,任性,不会做出任何改变,一切心情做主。

她记得叶秋,哦,现在该叫叶修了,曾经对她说过,“要不是看你手上操作一点没乱,光看聊天框以为你下场要手撕了我。”

她当时是怎么回应的?哦,白暖树记得她冷冷地呵了一声:“不至于,就是想在赛场外贴满你的照片。”

不过后来她也没做就是了,白暖树自有分寸,嘴上爽过就过了,她第二天早上起来都记不清昨天生气的原因。

“但是前辈签账号协议的时候应该会想过有这么一天。”

“呵呵,我曾经还想过我能打到第十四赛季呢。”

10.
无浪和冥王星和血量双双下了百分之四十,冥王星略微占优势,好几年没打过职业比赛的白暖树在高强度的操作后终究是有些疲惫。

因为第一视角她看不到自己的角色,但她能想象到无浪现在在她手里有多狼狈。她才二十出头啊?这种程度,跟训练营的菜鸟有什么区别?白暖树心里满不是滋味,这个年纪,本该是她巅峰期的起始。

“前辈,赌注只有一方不太好吧。”江波涛说着,操作冥王星加强了攻势,对略占下风的无浪造成不少伤害,他勾了勾嘴角:“如果我赢了,前辈就成全我,让无浪跟着我到退役吧。”

他语气委婉,像是带着乞求,但白暖树听的出来他的态度有多强硬,轮回的副队长江波涛,真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种态度倒也对得起她阿修罗的身份。

“当然,毕竟是前辈的账号卡,轮回也随时欢迎前辈到来。”

还不忘给她留有一丝余地?白暖树没吭声,但她知道,江波涛这是在给她台阶下。

这局赢的可能性不大了,轮回那边放走无浪的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江波涛在这时候提出这样的“赌注”无非是看透了她心里什么都清楚就是拗不过自己的一股劲罢了。

后面的意思是只要她愿意,就能偶尔去轮回用无浪的意思么……

无浪最终倒下,江波涛的屏幕上跳出荣耀二字。

白暖树默默捏着有些酸痛的手指一言不发。

“你走吧。”良久,她说,把无浪退出后拔出账号卡放到桌面上。触碰过账号卡的手指有些发痒,她默默摩挲着,随即用力地捏指肚,指尖发白。

“手操可不是这么做的。”江波涛收起无浪,站起身把自己的位置让给白暖树。看着白暖树停止了自虐行为,手抚上键盘和鼠标,退出了竞技场操纵着冥王星奔跑在红叶林道中。

“快走,再不走我就要用抢的了。”她开口赶人。

白暖树的意思很明显了,江波涛便不再多滞留,这种时候她需要的仅仅是一个人的空间。

江波涛默默把一旁装满甜甜圈的盒子放到少女够得到却不影响打游戏的地方,带好口罩帽子打开门准备离开。

“等下。”白暖树开口,伸手从钱包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他晃了晃:“给我去前台续到明早,我通宵。”

江波涛回头望向窝在电竞椅上面无表情的少女,无奈的说:“女孩子要多注意安全啊。”摇摇头带上门走了,最后也没拿走那张纸钞。

白暖树愤愤地收起钱,再把钱包扔到一旁,目光落到一旁的甜食盒子上,伸手打开包装从里面拿出一个咬住。她靠在椅子背上啃着甜甜圈,盯着电脑屏幕里红叶林道四处的飘的红叶,还没咬两口电脑右下角便弹出一个窗口。

是包间续费成功的提示信息。

当时在全明星后台的楼梯间没哭出来,现在白暖树一个人窝在网吧包间啃着甜甜圈,盯着电脑屏幕感受着嘴里甜腻的味道,温热的液体从脸颊划下。

“太讨厌了。”她带着哭腔吸了吸鼻子,发出了对江波涛的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