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雨

骗人的星星 坠下来看看吧?

谷雨雨的乙女粮仓

你好 我是谷雨
道系写手 随缘更新  喜爱小蓝手和评论
私信开放 欢迎找我讨论脑洞

全职高手

[长篇连载中]

[周泽楷BG]天生相克
少女偶像出道半年即糊穿地心,被荣耀联盟主席冯某人‘碰瓷儿’。
冠军队轮回天降外行职业选手,界内界外恭贺轮回战队喜提拖油瓶。
真真假假关系户,穆易表示,冯主席是她五舅姥爷真的只是个玩笑。
周泽楷BG
随缘更新

天生相克.1

天生相克.2

天生相克.3

天生相克.4

晋江直通车

[all你]命运之墟(军区paro)
(坑待填)

命运之墟①

命运之墟②

命运之墟③

命运之墟④

命运之墟⑤

[短篇已完结]

[周泽楷x你.Stitches]

[方锐x你 下一个目标 上] (黑手党paro)(R15)

[方锐x你 下一个目标 下]

[张新杰x你 愿深陷其中]

[无脑段子]

考试鼓励梗

当你出去逛街没有告诉他(王杰希)

“签名签在哪?”王杰希问

凹凸世界

[长篇连载中]

[雷狮BG]可不可以好好吃瓜

之前的赫尔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打劫过某海盗船,抢了雷狮的东西逃之夭夭——
当她终于决心改过自新,为了逃脱追捕跑到凹凸大赛到裁判。
作为凹凸大赛的裁判员,元力技能根本不足以自保。
奶天奶地奶建筑,唱歌维护大赛秩序。
雷狮:“大名鼎鼎的恶女,好久不见。”
赫尔:“当年抢你的项链我现在就还给你,我可以走了吗——等等大赛不允许对工作人员出手朋友你把锤子收一收……”
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扒我黑历史?当初年少轻狂不懂事可以吗?
“不是我菜,我被针对了,你能理解吗?”

可不可以好好吃瓜①

可不可以好好吃瓜②

可不可以好好吃瓜③

可不可以好好吃瓜④

可不可以好好吃瓜⑤

可不可以好好吃瓜⑥

可不可以好好吃瓜⑦

可不可以好好吃瓜⑧

可不可以好好吃瓜⑨

可不可以好好吃瓜⑩

[短篇]

[雷狮x你] 向我开枪 R15 黑手党paro

[雷狮x你 LOSER 上  abo设]

[周泽楷BG]天生相克.4

内心戏再多 也要保持形象
_
一行人回到战队已经不早了,按照之前的习惯,大家都是直接跑到杜明宿舍一起解决夜宵的,只是这次多了一个穆易,女孩子家家跑到男生宿舍不大方便。

大家有些犹豫,在思考着在哪里吃。这个点食堂已经关门了,训练室还是算了,明文规定不允许带食物,更何况他们的集体夜宵。

“前辈们不用管我了。”穆易像是懂得他们在担心什么一样:“我回屋吃,正好处理一些事情。”她摆摆手,转身去按了电梯,很快便消失在大家的视野中。

剩下的几个大男孩面面相觑,江波涛耸耸肩,大家按照老规矩去到了杜明宿舍。

“话说我记得……我们本来吃这顿夜宵就是为了给她接风吧……”吴启盘腿坐在宿舍地上,咬了一口披萨,咀嚼半晌慢慢说道。

“嗯……”周泽楷表示肯定。穆易在他脑海里已经充分留下了了“跑得快”的印象。暂且不说就在刚刚按电梯那叫一个果断,今天买夜宵的时候也跑的最快。平时训练掐着点完成第一个溜,食堂也没见她去过几次。

“哎哎,别弄哪都是。”杜明看吴启拿的那一大块披萨上的芝士满到快溢出,贴心地递上一包纸巾:“真是,一会你收拾啊。”

“行行行。”吴启连声答应着。

方明华坐在床沿看着手机,手里拿的是是刚刚买回来的维他柠檬茶,吴启杜明和吕泊远坐在地板上,面前是一堆快餐盒子和摊开来的披萨,江波涛刚扔掉自己剩下的垃圾回来,周泽楷安静的坐在一旁的电脑椅上捧着一碗粥。

吕泊远顺手抽了一张吴启的纸擦了擦嘴:“你们觉不觉得,她有点刻意疏远我们。”他当然指的是穆易,“毕竟是个大明星,怎么着也会有点傲气吧,不过我觉着她那给人的感觉还不是傲气。要说懂事儿吧,这词好像也不是很恰当。”

“空降来的,有自知之明的都会尴尬。”杜明干脆挑明了说道。

“还好,大明星没什么架子,也不惹事,挺好的。”方明华突然开口。

“训练也不落,挺省心的,游戏打的再好点就好了。”江波涛无奈地表示。

方明华手机里显示是妻子刚刚发来的消息,他无奈的给大家挥了挥手机:“媛媛她加了穆易好友开心的不得了,她俩聊天媛媛都没来得及顾上我。”

“说起来,她好像也没进职业选手群。”江波涛想起来,于是向方明华提出让他妻子把穆易QQ号发来。

此时,正在宿舍里啃麻辣鸡翅的穆易因为辣的缘故一边吸鼻子一边吸气,手机摊在电脑桌上亮着屏,画面是与方明华妻子茳媛媛的消息窗口,她盯着手机屏幕,等待茳媛媛的回话。

[新朋友①]

她怔了怔,拿一旁的抽纸擦掉手上的油,点开消息。

[一枪穿云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接受]

[备注:周泽楷]

[穆易不木艺无意义:我们已经是好友啦!一起来聊天吧!]

“这ID,是绕口令吗……”

“我觉得像冷笑话。”轮回男队员们默默吐槽。

穆易没空纳闷队长是怎么搞到她的qq号的,也没来得及把“队长晚上好”发出去,就收到两个连续的加群邀请。

[周泽楷邀请您加入群:荣耀职业选手]

[周泽楷邀请您加入群:轮回是冠军]

后面那个应该是轮回职业选手群,穆易点了确定,但是看着第一个邀请的时候内心颇有些忐忑。

点了这个确定,你就是跟各路荣耀大神一个群了啊穆易!退役的没退役的其他俱乐部的,全都是职业选手啊!

算了,迟早的事儿,穆易你好歹之前是个大明星,怂什么,不就是打荣耀菜了点,只要不上场,除了俱乐部谁知道你什么水平!

脑内剧场完毕,穆易深吸了一口气,带着忐忑和激动的心情点下了确定。然后飞速关掉了QQ界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敢看QQ怎么办会不会有人问她荣耀打的怎么样啊到时候是实话实说还是不说话还是发个表情包糊弄过去会不会显得太敷衍觉得她在欲盖弥彰啊啊啊我的天哪我为什么这么紧张你要拿出傲气啊拿出打的菜他们也不能把你怎么着的傲气啊啊啊啊!

穆易深吸一口气,脑内过了一遍群内大概会出现的场景,要么是各路大神都歇息了仅仅是几个普通选手迎新,那最好,打个招呼马上潜水。如果有人调侃就回以微笑,最差的就是黄少天出来的死亡夺命连环消息,到时候不用她说话,自有其他大神降服,不管怎么样,转移火力就对了。

她抱着大不了不发消息做个大牌的心思,点开了职业选手群的界面。

嗯。黄少天在。喻文州也在。她意料之中。

叶修张佳乐王杰希刘小别许斌唐昊楚云秀苏沐橙也在是为什么啊!大晚上不睡觉都去吃夜宵吗!

[一枪穿云邀请‘穆易不木艺无意义’加入本群]

[夜雨声烦:叶修你等着下次我…我艹新人!这是哪位啊!!!轮回的那个大明星啊是不是是不是]

[一枪穿云:迎:)]

[君莫笑:这小偶像的ID戳到沐橙笑点了]

[夜雨声烦:这个ID多好啊不过木艺是有点伤手妹子现在转行了也要好好爱惜自己啊我们这行手特别重要的一定要保护好]

“卧……槽……啊……”这跟穆易不论哪一种预期想的都不一样,她是一点点都没想到他们竟然会这么认真的谈论她的网名。

为什么你们这么接地气啊果然娱乐圈混久了套路放在这里根本没用吗大家都是实诚人啊竟然在很认真的谈论我的网名还建议我不要伤着手天地良心我只是想起个机灵点的网名没想到还挺别致的我哭了我的偶像人设崩塌了啊我的妈啊我的傲气没有底气了DIE。

[烟花易冷:前辈们晚上好。]

她最终还是选择,假装没有看到。

20181124周泽楷生贺组

我诈尸了

苏泽九:



他的话语不多,但我们都懂他想表达的




他在荣耀里使用一枪穿云的英姿是瞩目的




在这样的年华里,有幸得知这样温柔的少年




他就像光一般,愿他的荣耀之路一切都好




以下参与人员




0h: @青竹茗茶 






1h: @墨祈 






2h: @水京 






3h: @星河欲转千帆舞 






4h: @蒋晚凝 






5h: @纳兰婷 






6h: @夏浅 






7h: @千黎殿_微博@正版黎爷 






8h: @楚雨寒枯 






9h: @_蠢源_ 






10h: @甜心书 






11h: @许无言 






12h: @哈鲁西今天发刀了吗 






13h: @苏泽九 






14h: @Morainne 






15h: @苏泽九 






16h: @执戈 






17h: @苏泽九 






18h: @·谷雨 






19h: @羽柒茶樱 






20h: @你睁开眼睛和我打 






21h: @°彼时年少「玖一」 






22h: @符厉 






23h: @酷姐雨沫 






这次的生贺有以上这几位太太,感谢他们的参与,11.24我们再见,敬请期待



[周泽楷BG]天生相克.3

_
穆易给大家展示了一波什么叫做一旦被黑,连呼吸都是错误。

第九赛季轮回战队10:0拿下义斩,意料之中的事情并没有掀起太大波澜。但穆易在微博上从坐姿到指甲颜色倒是被批斗了个遍。

不过这些她都不知道就是了。

轻轻松松首战告捷,大家的心情比较放松,毕竟赢了义斩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于是方明华开口提议大家一起去附近买夜宵。

周泽楷点点头表示赞同:“顺便……”然后目光转到穆易的身上。

“嗯?”穆易表示不明所以。

“迎接一下新队员。”江波涛接过话,微笑对她解释着。

???

你们到底是怎么交流的?穆易表示对江副队神奇能力的佩服,在心底里怀疑这人是否有超能力。

于是发布会迅速结束后一行人带着口罩墨镜潇潇洒洒离开,直奔离俱乐部不远的小吃街。只是大家的气场都已经很强大,领头的周泽楷更是给人一种墨镜口罩都遮掩不住的帅气。穆易虽然默默跟在队尾低头玩手机,奈何她那在人堆里非常显眼的发色,一路上回头率同样爆表。不少拿手机偷拍的,更有甚者差点跑过来要签名。

我的天啊,经理不在这几位爷都一点防范意识都没有吗。穆易有些崩溃,他们还好,别人是按捺不住想上去搭讪,但是对于自己的风评,走在路上都要担心有没有水瓶子天降。

小吃街灯火通明,人也不少,对他们这些公众人物来讲,人多的地方越危险,于是大家改变了计划,约定好了半个小时后集合买好夜宵回俱乐部再吃。

穆易早就对对面甜品店心动了,女孩子的视线总是容易被色彩斑斓的东西吸引,于是一开始就先跑到甜品店买了蛋仔冰激凌,边吃边逛。

穆易又跑到烧烤摊买了两串麻辣鸡翅,五串鱿鱼须,点了大份冷面打包带走。一趟下来不过十分钟,蛋仔冰激凌都吃了没一半。

“队长?”穆易打算再逛逛的时候,一转身便看见两手空空的周泽楷还有他身后的江波涛。

“嗯……你很快。”周泽楷看了看她手上拎的东西:“买完了?”

她点点头:“你们……不吃东西吗?”她看两个人手上什么吃的都没拎。

“穆易你跑的也太快了。”江波涛无奈的笑笑,“话一说完你就不见人了,刚来到轮回,怎么说不能让你一个人逛啊。”

穆易想起来周泽楷说要顺便迎接新队员的意思,才反应过来这俩人是一直在找她,倒是她买东西迅速,于是她一脸懊悔:“错了错了错了,我就是比较自觉,这次不乱跑了。”

“没事。”周泽楷说,“还有时间。”

穆易看了看手机,还有二十分钟,为了表示刚刚先跑掉的歉意,主动开口:“那你们俩吃什么?我帮你们排队。”

“不用。”周泽楷摇摇头,招呼上江波涛,向前走了几步,对穆易说:“一起走。”

于是三人一起逛了起来,周泽楷本话少,穆易初来匝道也不会特别热情主动,但好在有江波涛在,倒也不怕气氛尴尬。他主动挑起话题:“穆易是什么时候开始玩荣耀的?”

“我想想。”穆易一口咬上蛋仔,大眼睛咕噜噜地转着,“四五年前?”

“嗯……好像是五年前。”

“那是老玩家了啊。”江波涛说。

“不算,我平常游戏时间很少,这两年才脱离管制。”蛋仔冰激凌吃完了,穆易满足地舔舔嘴角:“不过比赛倒是一直有在看,因为平常没什么时间玩。”

“黄金一代。”周泽楷突然开口,五年前,正好是第四赛季,黄金一代出道的一年。

“对,不过我知道荣耀的时候是更早了。”她想了想:“最开始知道的时候是因为张佳乐。”

“喜欢百花式打法?”江波涛说,女孩子都挺喜欢绚烂的烟花,而且张佳乐的打法看起来很酷,当时的确吸引了不少女粉。

“这是后来喜欢他的原因之一,我知道他的时候年纪还太小,零花钱连账号卡都买不起。”穆易叹了口气,她的家庭管的不松,童年的确没好好玩过,便想起关注张佳乐的初衷:“我主要特别喜欢他的发型,小辫子真的很帅。”

“哈哈。”江波涛拿出交际手段轻松面对思维跳脱的穆易,打趣道:“我们队长也很帅的。”

一旁周泽楷眨眨眼,没说话。

穆易点点头:“公认的。”随后又加一句,“你们都很帅。”

“不用客套…”周泽楷说,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

“我真的是以娱乐圈标准评判。”穆易一脸真诚,毕竟微博上轮回牛郎团的梗已经被公认了。

三人继续逛着,周泽楷和江波涛分别买了自己的夜宵的和两大瓶饮料,还有最后五分钟,便往集合地点走去。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穆易看见一个背影很眼熟的男子搂着一个女生。

“看来方明华这是趁机出来约会了。”江波涛说。

穆易仔细一看,还真是方明华。

“前辈。”周泽楷先打了招呼,看了看方明华身边的女子,“我们先回去?”

意思是你们先去约会吧不打扰了。

“没事,我们已经吃完了。”方明华隔着口罩亲了妻子一下,“说好为新人接风,先回战队吧。”然后对妻子说,“明天晚上我再回家住。”

穆易知道方明华是联盟中少有的已婚人士,没想到第一次就吃到这么多狗粮,还因为要给她接风打扰了小夫妻亲热,罪过啊……

“穆易……?”方明华妻子突然小声叫到。被cue到的穆易一脸懵逼,默默从周泽楷身后退了出来。

只见她盯着穆易,脸上是藏不住的笑意,:“我是你粉丝。”

啊?

她现在还有粉丝?活的?

[周泽楷BG]天生相克.2

前文戳头

烟花易冷,魔道学者。

穆易拿到战队的账号卡后,看了看时间,便去了训练室。

轮回战队的人她基本上都认识,自己虽然算不上资深荣耀粉,但赛事还是会看的,更何况是S市本土战队,队长还长得好看。

“我的天,那不是穆易?”途径训练营,她透过玻璃门感受到了不少目光。

“卧槽,这是本人?退娱乐圈竟然进了轮回我靠。”

“哪呢?刚刚走过去那个灰色头发的小姐姐?”

“……”

她好像制造起骚乱,于是加快脚步向训练室走,思考着下次要不要带墨镜出门。

“欢迎加入轮回。”一进训练室,江波涛微笑着对她说,一时间训练室内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穆易身上。

“欢迎。”周泽楷笑着起身,穆易知道这位队长的性子,于是回以微笑,点点头。

一一跟队友打过招呼,她到自己的位置上开始熟悉训练流程。江波涛给她讲过一些基础训练软件还有操作模式,让她自己上手熟悉。

一下午在训练中度过,晚饭时间,职业选手们准备去食堂,才发现少了一个人。

穆易:“我东西还没收拾完,晚饭我自己解决,一会晚练见。”然后独自离开了。

杜明这偷偷摸摸观察一下午了,这等人走后开始议论起来:“副队,她水平到底怎么样啊?”

被cue到的江波涛眼角一抽,想起下午穆易做基础训练差点创下最低记录,只好回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一般水平。”

好了,连副队都这么说,看来真的是一般水平了。大家心照不宣的没有再提,第九赛季,还是要好好加油啊。

周泽楷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盯着手机出神,屏幕上显然是微博热搜界面,“轮回站队 穆易”俨然在热搜榜第一排着。一个小时前穆易出道的消息刚放出去,就在微博上炸开了锅,点进去看几乎找不到一句好话,全是对穆易的抨击,还有不少可怜轮回战队喜提拖油瓶。

想起她的游戏水平,周泽楷想,还是不要让她早点上场比赛好了。

职业选手群也有不少在议论的,但大都表示对轮回战队的羡慕,少女偶像加盟,尤其不少艾特蓝雨队员出来嘲讽的。

“看看人家轮回多争气,蓝雨也太惨了。”不少职业选手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调侃,他们大都也知道穆易的风评,但荣耀圈是个看实力的地方,对轮回战队来说,穆易多一个跟少一个没两样,毕竟第八赛季的冠军不也是拿在手中了么。

第九赛季正式开始了,第一场是去年的冠军轮回对上今年的新晋战队义斩。

在后台准备室,穆易把头发扎起一个小辫子,耳朵上挂着夸张的金色心形镂空耳环,安静地低头玩着别踩白块。手指在屏幕上的操作还算灵活,指甲的颜色是红色渐变,在黑白相间的屏幕上跳跃着。

“咚咚。”

“前辈们好,打扰一下,我找一下穆易。”

穆易问声抬头,看到楼冠宁在门口跟她招手,于是停下手中的游戏,起身,留下轮回全员面面相觑。

“怎么了?”她看自己的老朋友竟然特地来找她,有些疑惑。

“看你出道了,来慰问一下。”楼冠宁笑笑。

穆易眉头一挑:“就这?”然后她举起手机,把屏幕亮起来给他看:“我以为你找我什么事儿呢……大哥,你刚刚打扰了我破记录。”

“……”

“刚出道,紧张不紧张?”楼冠宁早就熟悉了穆易的性子,于是换了一个角度开口。

结果她一脸你别开玩笑的表情:“今年新战队是你们吧……我紧张什么,今天又不是我首秀。”

“对了,你不也是刚出道么,新晋战队队长首秀紧不紧张?”

“……”楼冠宁本来不紧张的,这么被她一说,还真有点紧张。

“好吧,那我不绕弯子了。”他正经起来,深知不好好说话会被穆易噎死的情况,“我看你现在状态蛮好的,就是最近,最好别看微博。”

微博上都快成穆易的处刑场了,从最开始的#轮回站队 穆易#开始,又多了新的话题#轮回战队喜提拖油瓶#等等等等一系列嘲讽TAG,穆易的性子不算沉稳,对她来说,多多少少还是有影响。

“哦,我知道。”穆易点点头,“所以我两个月前就卸载微博了。”

多亏楼冠宁跟她认识好几年,要不然能当场吐血,她的说话方式早都习惯了。

“话说……你是怎么出道的?”

“这还不明显?我是关系户啊。”

训练室内的吴启喝水呛了一下。候场室的隔音一直都不是很好,所以门外的对话他们听的一清二楚。杜明同时也表示,这是他见过除了叶修以外这么“实诚”的人。

“你关系有这么硬?”楼冠宁表示震惊,他可从没听说过穆易在荣耀圈有什么关系。

“你不知道的多了去了,冯宪君知道吧,我五舅姥爷。”

楼冠宁一听这语气,便知道穆易又在跟他开玩笑,他也不追问,“好吧好吧,快上场了,我先回去了。”

“再见,我夜观天象,目测今天10:0,首秀尽力,不要太有压力啊。”

临走插刀,毫不留情。

另一边不熟悉穆易说话风格的轮回全员,便都相信了穆易的五舅姥爷是冯宪君这个玩笑。

不是第一次来轮回主场看比赛,只是作为选手还是第一次,穆易见过大场面,很快调整好自己,上台与对方队友握手。

从下场开始到落座选手席,场内的气氛都有些不太对劲,穆易倒是气定神闲,翘起二郎腿撑着脑袋,非常放松。

全网直播的镜头特意切到轮回选手席,在穆易身上停留了许久。

行走的话题流量,真不是说说而已。

[周泽楷BG]天生相克.1

中篇,随缘更新

周泽楷并不是第一次见到穆易,就在三个月前,俱乐部旁边的商场里还登着她的巨幅海报。

“周队好,江副队好,我是穆易。”

但在两个月前,轮回夺冠后,那海报的位置就变成了轮回全员了。

周泽楷和江波涛打过招呼,边不动声色地打量起来,这是他第一次见穆易本人,眼前的少女跟当时海报上的形象有些不大一样。

头发被她染成了雾灰色,眼线特意拉长了眼尾微微上挑,瞳孔泛着淡紫。八月,夏天还在尽情的释放热情,穆易穿的足够清凉,黑色吊带交叉在少女精致的锁骨前,短款吊带背心遮不住纤细的腰肢,黑灰拼接色的热裤下是修长的腿。她个子不高,踩在10厘米鱼嘴高跟靴上才到周泽楷下巴尖。穆易的唇一张一合,枫叶红的唇色在她一身黑灰的装扮下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咳。”一旁的经理拍了拍穆易的肩膀,然后示意江波涛:“小江,带穆易去宿舍吧。”

周泽楷和江波涛对视一眼,看向经理,两人眼里尽是不解,不太懂少女偶像空降轮回究竟是什么操作。

“从今往后,要给你们添麻烦了。”穆易点点头,拉起放在身旁的行李箱。

江波涛快速调整了思绪,“经理,这是……”虽然嘴上问着,手上还是先一步帮忙拿上了行李箱,准备带着穆易离开。

“战队新人。”

四个字如晴天霹雳,江波涛愣了一下很快便恢复正常,重新换上笑脸,“穆易,宿舍在这边。”边走边回头跟周泽楷不断使眼色,意思很清晰明了,“你赶紧问问经理怎么一回事儿这好好的怎么战队突然多一个新人”

不用他提醒,周泽楷也很想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一般战队成员的更换或添加要么是转会要么是从训练营上出来准备出道,而且多多少少会考虑队长的意思。可是穆易既不是轮回训练营经过培训,更不是其他战队转会来的,周泽楷事先也完全不知情,完完全全的突然空降。他看经理是要单独留他下来说明情况的意思,便安静的目送江波涛带着穆易离开。

“小周。”看两人离开后经理开口先是叹了一口气,看来事情显然也不在他的意料范围之中,“这么突然…我也是前两天刚接到通知。”他拍了拍周泽楷的背,朝着那两人离开的方向指了指,说:“这个啊,是冯主席的安排。”

“嗯……”周泽楷有些欲言又止,荣耀职业圈岂都是什么人都能进的?好奇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对战队成员体系的考虑,“那…水平……”

经理面露难色,事发突然,他在前天才收的老板的指示,说穆易要做为轮回的新人出道,让他好好安排一下,可是又有谁会知道这位少女偶像打游戏会好到哪去?

“前期不用安排让她上场。”毕竟主席只是让安排出道,在轮回战队体系已经成熟的情况下,新人坐冷板凳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是默默感叹穆易关系够硬,竟然会让冯主席出面。

周泽楷点点头,他不善言辞,所以没再说什么。

……

“平常工作忙吗?”另一旁,江波涛向前走着,试图与穆易交谈。

“嗯?”她抬头,一脸不解,“什么工作……”

这次换江波涛懵圈,艺人的行程应该比职业选手多不少,所以也忙的多,要兼顾荣耀和演艺事业,就算是他也会觉得有些力不从心。

穆易好像懂了他的意思,勾了勾嘴角,调笑道:“不会吧……你们没看两个月前的微博热搜吗?”

她自嘲地耸耸肩:“我已经退出娱乐圈了。”

“所以现在是无业状态。”

江波涛还真不知道这件事,他正准备开口打一下圆场,却被穆易的自言自语抢先:“哦对,两个月前是总决赛,不知道很正常。”

两人走到宿舍区域,轮回战队也是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地方,所以穆易有幸享受单人单间的宿舍生活。

“谢谢副队,到这就可以了。”穆易接过行李箱,友好地朝他一笑,“经理跟我交代的差不多了,下午训练之前我会整理好,不麻烦了。”

……

“我去,穆易,你们不知道?”训练室内,刚刚收到一线消息的杜明堆满震惊。

第九赛季还没正式开始,训练室内气氛还是比较轻松的,大家随意的聊着一些话题。

一旁的吕泊远听着名字就觉得耳熟:“大半年前是不是参加选秀出道那个?我记得当时她经常上微博热搜,视频软件全都是选秀节目的推送。”

周泽楷:“刚出道,打荣耀?”

杜明消息比较灵通,常刷微博的他知道的最多,“要从那个选秀节目出道,粉丝可都是集资砸了钱的,出道成功没多久就宣布退圈,我记得当时被黑的死去活来。”

江波涛上微博随手一查,倒是刷到不少相关信息,不少粉丝粉转黑,又是心疼钱包又是觉得自己眼瞎饭上一个不负责任的idol。

“不过网上没有提到穆易会打荣耀这件事。”江波涛说:“不过这么轻松空降职业圈,她水平应该不差。”
从经理那里了解完大部分信息的周泽楷在一旁摇摇头:“不,一般水平。”

训练室的空气凝结了一秒。

一般水平,是一般玩家水平,还是一般职业水平?

轮回是第八赛季的冠军队,轻轻松松进冠军队的人,仅仅是一般水平?

像是知道他们的疑问一样,周泽楷继续开口:“冯主席安排的。”

“关系户?”杜明脱口而出,然后尴尬的咳了两声:“那的确挺厉害的。”

“老板是想为轮回炒话题热度?”吴启说完思考了一下这个逻辑,好像也不太对,有周泽楷坐镇,他们轮回站队早就火到出圈了。

周泽楷看了看时间,制止了他们的谈话:“训练。”

然后直到下午,他们才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真正的一般水平。

[雷狮x你]LOSER [ABO设]上


大家好 这篇还是雷狮的嫖文
我流abo   beta跟普通人无异
黑手党pa 应该算是黑手党吧 大概。
车随缘 至少现在没有[……]
分上中下三部分

深夜时分,已是宴席散场的时刻,月亮悬在雷狮头顶上发出洁白的光,散落在男人的发顶上,随着精致黑色皮鞋的来回交错,月光在他头顶上来回打着环儿。

雷狮离开已经散场的酒会现场,嘴里还余韵着红酒的味道,显然是喝了不少。西装内侧别着一把手枪,只不过除了他,没人知道罢了。

路上偶尔与擦肩而过的几位商业中有头有脸的人点头道别示意,经过几番客套后,他终于走到了自己的车前,打开副驾驶的门,迈了进去。

坐在驾驶位上的是佩利,他像是等待了许久一般焦急:“老大!艾梵那边出问题了!”

褪去伪善伪装的雷狮松开束缚着脖颈的领带,随手松开衬衣上几颗扣字,喉结跟着动作上下,他眉头微皱:“怎么了?”

“唉……她也没说,就是急急忙忙打过来电话问我七区哪里有卖抑制剂的。”佩利挠挠头,也是一副蒙圈的样子,“她还说你来了让我再联系她。”

“抑制剂?”雷狮捕捉到了本不应该出现的词汇。

“是啊是啊!难道艾梵发情了?她不是个beta吗?”

“联系她。”雷狮让佩利把车开到偏僻的地方,他把车窗放下来,点了一支烟。

随着白烟从车窗外漫出,佩利的通讯设备上正好也出现了画面。一个深蓝色卷发刚过下巴的少女出现在屏幕上,她姣好的面容看起来有些无奈。

艾梵眨了眨眼,开口第一句话便是:“友情提示,你们那边音量最好调小一点。”

佩利还没来得及这么做,就听到了对方通过通讯设备传来些许黏腻呻吟。

“我是提醒过了啊……”艾梵也没办法阻止声音的传出,接着她看到通讯设备上出现了雷狮的脸,连忙改口:“老大江湖救急一下,七区这边到底哪里能搞到抑制剂啊,我这边大概需要……呃,两箱。”

雷狮吸了一口烟,随着唇的开启闭合,白雾从男人的唇舌里漫出:“七区的医疗设施里有,不过他不会给你一下拿出这么多。”

佩利在一旁搞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艾梵你要那么多抑制剂干嘛?”

“我也不想啊。”艾梵在那边翻了个白眼:“这个任务我负责交接啊——整整十四个omega的货物。”

“结果十四个集体发情!我操那味道,有个男的信息素是姜啊我靠!”艾梵好想再吐槽一波,但是这里简直就是煎熬,她的小脸皱起来把手放在鼻前煽动,一副嫌弃的模样。

“虽然他们发情对我倒是没什么影响啦……但是真的非常不好转移,而且十四个人的叫床声可不是盖的。”

“坐标发来。”雷狮掐了烟,整了整自己的衣领。

“啊?”艾梵有些懵,“您要过来吗?确定要把自己扔进omega堆里……?”

她用了些许委婉的用词,她身后这群omega现在发情跟一个个饥渴的饿狼一样,要不是有束缚,早就开始内销了。她一个beta都有被强上的危险,现在再来一个如此优质的alpha,那他们估计能直接扑到雷狮并且扒了他的裤子。

“嗯……啊……”

“给我……求求你了……”

“呜……嗯啊……”

身后omega们的声音一个比一个高,艾梵身为beta除了闻的味道鱼龙混杂之外倒没什么影响。

alpha是会被omega的信息素影响到导致发情的。雷狮要进到这里要么是有足够的定力,要么他有十四根吊。

艾梵认为都不太可能,那可是足足十四个发情omega的信息素啊,划重点,发情的omega们。

不然这个任务怎么会交给她来做,毕竟她是团里高层领域的唯一一个beta。虽说beta多少也会被信息素所影响,但是比起alpha和omega来说影响小很多,而艾梵就更过分,她除了能闻到味道外根本不会受到影响。

“抑制剂没有。”雷狮关上车窗,看着通讯画面里艾梵略有些可笑的模样,“两箱镇定剂倒是在后备箱里。”

已是后半夜,把十四个打了镇定剂才能安分下来的omega运回总部的关押场所,这些人将在三天后被送到另一个地方,艾梵作为这次的周转人,可是留下了不少回忆。

“这年头人贩子都这么不走心,不打好抑制剂的货都敢拿出来交接,也不怕翻车。”艾梵咂咂嘴,身上全是各种omega信息素的味道,离走在前方的雷狮隔着一小段距离。

男人的脚步突然停住,艾梵没反应过来踉跄了两步,不过好在没有撞上。她退了两步发出询问。

“明天去帕洛斯那边拿十四个定位器,微型的。”

“哦好……”

“还有。”雷狮突然转过身来,弯下腰,紫色的眼睛直直对上艾梵黑色的瞳孔,发出自己富有侵略性的信息素。

艾梵没缓过来他要搞什么鬼,鼻腔里就窜入一股酒味。

是雷狮的信息素。

她眨了眨眼:“呃……这个味道的确比刚刚十四种混杂信息素好闻多了。”

“啧。”雷狮停止释放信息素,他重新直起身子,“看来你真的是一·点·都感受不到啊。”

tbc.

【雷狮BG】可不可以好好吃瓜·10

月更选手在死线写完了她的稿子
——
嘉德罗斯显然没有把眼前的人放在眼里,他冷哼一声:“当初那个人不顾一切也要保全你,现在看来,你的作为可真是让人失望。”

赫尔嬉笑的脸顿时变了色,她轻抿嘴唇,接着抬头直视嘉德罗斯那金黄色的双眼。

金色的双瞳仿佛能令人灼烧,让人心甘情愿为之臣服。

“我不管你知道什么,做了什么。”

“嘉德罗斯,对我来说,所有的一切,都是过去式了。”

赫尔语毕,想绕过面前的三人进入副本,很显然,她不想再把对话进行下去了。她不想回忆起那人生中最痛苦的时刻。

雷德一个迈步挡在了赫尔面前,不论她怎么改变方向雷德也没有要放她走的意思:“唉唉,我们老大还没说能让你走呢。”

赫尔作罢,她没什么能阻止他们的能力,便一只手叉腰随性地站在一边,冷眼看着嘉德罗斯。

“过去式?看来你看的很开啊。”嘉德罗斯轻蔑地笑了一声,眼神放在赫尔身上上下打量,“是想洗清自己的罪孽还是想获得救赎?磨去了獠牙,你依旧是恶鬼。”

“恶鬼担当不上,仅仅是个孤魂野鬼罢了。”赫尔淡淡地说道,她右手一松,手炮变成一堆数据流消失在空气中,“你要是想打架,我可以告诉你格瑞的坐标,但是对我出手,仅仅是在浪费你的时间。”

“真是让人提不起兴趣的家伙。我有兴趣杀掉的是几年前奥特维尔的恶女,不是在这里苟且偷生的渣渣。”嘉德罗斯看着双手抱胸面无表情的赫尔,眼中充满了失望与轻蔑,他向前走了几步,与她擦肩而过。强大的气场顺着她的背脊向上攀爬,赫尔眉头微皱,随着气场越来越强大,她开始有些生气。

“适可而止,嘉德罗斯。”

气场消失,赫尔开始动起颤抖的双腿,艰难地迈出了一步。

小屁孩气场还挺强。

她叹了一口气坐到地上,靠着身后的树干在想着什么,过往的回忆一股脑地在闹内纠缠,一望无际的黑暗中夹杂着模糊的面孔还有炮火的轰鸣。

——姐姐!姐姐!喂!你干什么?克莱尔!给我开门!

——没时间说那么多了,赫尔,好好睡一觉。

——你别给我废话!你别想丢下我一个人去找奥威尔!军医就给我好好待在安全的地方,战场应该我来去!

——这不是战斗,这是我们的赎罪。

——扯淡!这是屠杀!

——对。是屠杀,就如我们对万千生灵所做的那样,我们迟早有这一天。

——别说那么多,先让我出去好吗?姐姐,求你了……

——别哭。赫尔,就把过去掩埋吧,好好活下去。活到最后一刻。

小型宇宙飞船载着奥特维尔的最后一人远离战场,赫尔眼前只有炮火四闪的白光。

她之前不能算是听话的孩子,但是克莱尔最后的嘱托,造就了她现在带着对奥特维尔所有人的记忆活着。

雷狮带着卡米尔到达迷雾森林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赫尔一个人呆坐在树下出神。

她感受到有人接近,一抬头就对上雷狮的双眼,她有些无力:“你们大佬都是排队来的吗,这个副本今天维修。”

“怎么,对上某个九岁的小鬼就成这个样子了?”面对雷狮毫不客气的嘲讽,赫尔也懒得去理他。

“想太多了,偶尔偷一下懒而已。”她从草地上站起来看着面前的两人,只有卡米尔和雷狮,全然不见帕洛斯和佩利的身影,“怎么就你们俩?分头行动了吗。”

还没等雷狮开口,卡米尔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天空变得阴暗起来,四周飘起白雾,弥漫在四周。

乌鸦带着尖刺的叫声从头顶上划过,四周安静的可怕,却让人感到危机四伏。

“这里……是迷雾之森的副本?”卡米尔出声,他非常疑惑,他们明明应该在副本外才对的。

“唉……该工作了。”赫尔抬头望着黑压压的鸦群喃喃道。

“凹凸大赛的副本出的问题还真是不少。”雷狮皱了皱眉头,召唤出雷神之锤抗在肩上,莫名其妙被坑进一个副本让他的心情变得不是很好。

赫尔摊摊手:“不然你当我这个维修工是来干嘛的。”

“不过……这种状况我是第一次见,把在门口的参赛者拖进副本这种做法。”

赫尔眨了眨眼,环顾四周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除了一开始被迫进入副本之外这里跟平常副本没什么两样。

可是打开终端,却无法联系外界。

赫尔有些苦恼,她张口问道:“雷狮,你的终端能用吗?”

雷狮闻声打开终端,一堆无意义的凹凸文出现在屏幕上。

“不对劲。”卡米尔开口,“副本按理说是不会屏蔽与外界联系的,再加上我们不是自己意愿进入的副本……所以……”

“是人为。”雷狮眉毛一挑,他想到了这种可能。只是能做到这种权限的人应该只有非参赛者的裁判才对。

他把目光放到赫尔身上,少女还在与自己的终端做斗争,她敲敲屏幕试图联系上裁判长。

“丹尼尔——”

“丹尼尔——?”

“丹妮儿~???”

可惜都是徒劳,终端丝毫反应都没有。

“应该不是她。”卡米尔拉了拉帽檐,“跟我们独处对她没什么好处,而且她也不知道我们的会在这个时候到来。”

喊裁判球也没有任何应答,看来只有走一遍副本找到出口才行了。

“消灭怪物会有裁判球显示积分提示。”赫尔看着旁边站着的两位大佛,发出自己的邀请:“要不咱们走一趟?你们俩打打怪试试?看看有没有裁判球。”

他们三人就这么向副本深处走去。雷狮带头,卡米尔在左赫尔在右,两人倒像是前面带头人的左右护法。

“有个问题想问一下。”卡米尔开口,看向赫尔,“你最近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赫尔眼珠子转了转,看向走在前面的雷狮,开口轻声说道:“你们算吗?”

“我怀疑我们之所以被拖进来,是有人有意而为之。”卡米尔解释道,看着自家大哥突然站住脚步,对面前的第一波怪物冲了出去。

“那要是这么想的话,跟我接触过的参赛者没有几个没被我的罪过。”赫尔耸耸肩,看着周围的狼群被雷狮的闪电吓得节节后退,不禁向前面厮杀的雷狮吹了声口哨:“你大哥打怪效率真不错。我也想要这么炫酷的元力技能!”

“没有裁判球的积分提示。”雷狮甩了甩锤子上的血迹,回头看着在他身后唠嗑的二位,“呵,这里还真是'世外桃源'。”

“人为能做到这种地步的只有丹尼尔……或者能力更厉害的人。”赫尔说道,“既然可能是针对我的,你们可千万把我看好了。”

“你倒是一点危机感都没有。”

“哎呀,毕竟大赛第三还在这里呢。”赫尔话语一停,便想到了前不久从排行榜上莫名消失的银爵。

你都这么说了我明天不更新好像不太好😭 但画的是真的好看

辞灵:

热烈庆祝谷雨太太明天更新! @·谷雨

画了太太家的赫尔❤

【雷狮BG】可不可以好好吃瓜·9




不出意外她在甜品区碰见了凯莉,今天她貌似比较闲的样子。赫尔思索了一下,坐到了她旁边。

“石板的事情怎么样了?”赫尔难得先开口,她对那块小板板还挺感兴趣的。

“还没去看,下午再说。”凯莉也懒得跟面前这位拐弯抹角,双手一摊,便起身要走。

赫尔眨眨眼,凯莉走出去还没两步突然想起来什么,叫了她的名字。

“赫尔。”

“嗯?”

“你手上缠的……”

赫尔顿了顿,看向缠在手腕上的星语,本来是项链的东西被她当做手链一样在纤细的手腕上随意地绕了两圈,有一部分链子吊在手旁。

她晃了晃手,像是在炫耀:“怎么?你见过?”

凯莉的表情有一瞬间的精彩纷呈,“你……从哪拿到的?”

“雷狮那。”抢的。

后来还回去他不要。

赫尔没说后半句,看着凯莉的表情暗自高兴,一想就能知道她估计是误会了什么,她也不打算解释,逗面前这个女生真是太有意思了。

凯莉扶了扶额头:“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这条项链?”

“应该不少吧……”赫尔叼着叉子抬头看着举起的左手,星语在阳光下闪耀着流连的光芒,“毕竟这东西值钱。”

“在这里只有你会看重金钱这种东西。”凯莉翻了个白眼。

赫尔不置可否,毕竟这里是凹凸大赛,再有钱的人,只要成为了参赛者,就只有一条路可走。
只可惜她不是参赛者,凹凸大赛结束后是要跑路的。

“难道这个玩意儿除了值钱、是雷王星三皇妃的象征之外,还有什么别的价值吗?”赫尔随意的一问,虽然她并不期望能从凯莉嘴中问出什么。

“当然有啊。”凯莉眨了眨眼,脸上笑容明媚,一副什么都告诉你的无害模样。

但是赫尔一眼能看穿。

“你看啊,它这么值钱,主要是还好看……”

“行了行了,你忙去吧。”赫尔摆摆手,懒得在这里听凯莉忽悠她了。

雷狮海盗团今天的狩猎暂时告一段落,大家在副本门口待机休整,卡米尔在整理这几天的一些资料。

“大哥,接下来的计划有变,迷雾之森的副本要进行维修,暂时不开放。”卡米尔浏览着终端上的画面,对雷狮报告说。

“嗯。”雷狮靠在一旁的树干上微微低头,思索着什么。他一直很好奇七年前的雷王星,他的大哥到底做了什么,跟佣兵团有过合作,这种事情他竟然不知情。

既然他不知情,那其他人想必也是……

“卡米尔。”雷狮出声唤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七年前奥特威尔佣兵团跟那个人有交易的。”

“……”

卡米尔脑海中浮现出那个人的面庞,他拉了拉帽子,开口说道:“当时就知道了。”

“嗯?”雷狮发出意义不明的一声,他大哥保密工作做的这么好,连他都瞒过了,应该不会让其他人知道才对。

卡米尔叹了一口气,理了理思路,打算跟雷狮交代出一切:“奥特维尔的领导人……我跟他说过几句话。”

本来以为是应该永远被封存的记忆,这时被风吹开,露出真实的一面。

八岁的卡米尔在皇室里依旧算不上多受待见,就算有雷狮的庇护,大家眼底的不善与厌恶也从来没减少过丝毫。

尤其是大皇子。

他本就是三皇子雷狮的兄长,与他平起平坐,对卡米尔那些点不满根本不用藏着掖着。就算雷狮势力再大,能力再强,也不能正大光明对他做出什么来。

雷狮也不是热衷与把时间浪费在对付人身上的人,只要卡米尔无事一切都好。大皇子与三皇子这点冷战气氛大家都早已习以为常。

那是一年夏日。

蝉鸣的声音打乱人的思绪,无法静心。卡米尔无心看书,跑到后厨打算拿一些甜点去找大哥。他走了平常走的小路,哪里没什么人,他落单的时候一般都从特定的路线走,以免被太多人撞见。

雷狮知道他这些聪明的举动,为了防止跟别人发生冲突所以选择没人的地方走。所以他直接宣布一些区域未经他的允许不得踏足,这些区域就是卡米尔经常经过的地方。

本该是没人的——

卡米尔在半路看见了人影,是他从未见过的面孔。

像是察觉出了他眼中的警惕,奥威斯首先道歉。

“不好意思,我好像走错了地方?”

“是。”八岁的卡米尔有着除大哥以外对所有人的防备心,从小的成长环境早就了他如此自我保护的心里和行为。

“对不起,我看这边花花草草长的跟其他地方不太一样,实在是喜人,便过来了,没想到是您私人领地。”奥威斯露出歉意的笑容,随即想到了什么便继续开口:“您是雷王星的小皇子吧?”

卡米尔眉头一跳,顿时确信了眼前这位是外来人的想法:“我不是。”

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只是奥威尔丝毫不受影响:“好吧,是我冒犯了,我是奥特维尔佣兵团的团长奥威尔,很高兴认识你。”

“卡米尔。”他点点头礼貌的回道,心中一阵奇怪,为什么奥特维尔佣兵团的人会在这里。

“哦……我说那天下午你怎么没来,敢情是跟人家聊了一下午?”雷狮开口,他的记忆力很好。

卡米尔不置可否,毕竟那人身上仿佛有种力量。他们虽说只打过这一次照面,也让卡米尔知道了不少皇室的小秘密。

现在回想起来,好像是故意透露给他什么信息一样。

“他都说了什么有用的东西,你现在说也不迟。”雷狮倒是很感兴趣。

“其实跟大哥差不多都交代过了。”卡米尔说,他当时并没有刻意隐瞒他们的交谈信息,大部分他知道的事情早在七年前跟雷狮说了七七八八。

“只是,有些话我搞不明白……”卡米尔话音未落,终端便收到了一条信息,上面赫然是鬼狐天冲的消息。

“大哥。有新消息,嘉德罗斯小队去迷雾森林了。”

迷雾森林。

赫尔半只脚还没进入副本,就被拦了下来。看着眼前红黄绿的仨人心里一阵紧张。

怎么办啊嘉德罗斯大佬啊,大赛第一打不过跑不过对方还人多啊,拉排名人家不稀罕等等我之前好像拉过一次?

不会是来教训我的吧?

赫尔咽了一口口水,假装淡定,一副你们是谁我不认识你们的样子:“不好意思参赛者们,迷雾森林副本例行维修,现在无法进入……呃。”

“赫、尔。”嘉德罗斯开口,每个字仿佛千斤重般从他口中说出,“你就是那个奥特维尔的恶女?”

“不是你认错人了……”

“看起来活的很滋润嘛?”

“不我都说了是认错人……”

现在的人能不能好好听人说话!赫尔非常难受,为什么总有人闲的没事拉出她过去的名号叫叫叫,有病病?

“好吧我是我是,您有啥事儿没,没事儿让我进去唱首歌成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