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雨

道系写手 更新随缘

有幸相遇

方锐x你 下一个目标·下

☆码字拯救不了我
☆黑手党paro预警
☆心有余而力不足系列
☆乱七八糟的设定
☆一不小心写长了  上篇请戳头 上篇请戳头!
☆甜腻腻甜腻腻 有点点点点车??
☆520快乐 么么哒

方锐点了一杯酒,身子窝陷在沙发里,翘着二郎腿,半摇晃着高脚杯,注视着你接近坐在靠墙边的位置,监听耳机里传来你的笑声。

他看着你顺利与目标人物搭上话,左手抚上光洁的桌面,移动身子,半坐在桌子上,身子慢慢向前倾,靠近那个男人。

“嘿伙计,要来喝一杯吗。”

监听耳机里传来你的声音,方锐不禁眯了眯眼,另一只手放到监听耳机上慢慢摩挲着。

瞟了一眼做为目标的男人,那人早已被你着突如其来的搭讪搞得有点摸不清方向,方锐咂舌,这人也太好上钩了。

你盯着面前这个早已把心思暴露在脸上的男人,心里泛起一阵恶心,不仅更加确定了雄性大多是用下半身思考的生物这一说法。

酒液漫过味蕾顺着舌根向下,你到是不怕酒精影响你的发挥,扬起脖颈把杯内的液体慢慢灌入,你趁机瞥了一眼方锐刚刚说的那个位置。

没有人。

你眉头微皱,心想估计是换了个地方考察她,便也没再想那么多,继续大胆地攻略面前这个男人。

“哟。”方锐跑到吧台前,跟你刚刚说话的吧台小哥打了个招呼,“她以前在这工作的?”

吧台小哥自然也识相,自然知道方锐口中的“她”是指你,也大概推测出了方锐的来历,便很老实的问什么说什么。

“安姐本来是个调酒师,后来偶尔也陪酒,照她的意思,陪酒小费赚的比较多。”

“怪不得这么熟练。”方锐背靠着吧台边缘,盯着你,你背对着他,很自然地晃动着酒杯里的液体,跟男人调笑着。

他看着你被男人搂住腰肢,从桌子上拉下来,坐到了那人的大腿上。

方锐挑眉,盯着那人放在你腰上的手心想,一会完事儿之后剁掉妥了。

监听耳机里不断传出女人的娇笑和男人话语里的盛情邀请,方锐顿时有种想要捏碎耳机的烦躁。

那人靠近你的脸,被你的食指抵在唇上挡了回去,你嘲他眨眨眼:“这么急呀,开包间好办事儿呀郭总。”

这么快,现在男人都这么没脑子吗。

你按照自己的剧本一步一步走下去,把目标引到了避人耳目的地方,下一步就是解决掉这人随身带的保镖。

一进房间那人就迫不及待的压上来,你捂住他靠近的嘴,慢慢开口。

“亲爱的,想不想来点刺激的?”

那人带的保镖破门而入的那一刻,看到的首先是在地板上被五花大绑的郭总,下一秒疼痛就接踵而至,在眼前黑掉的一秒前,看到的是身穿黑色旗袍,手持手枪的你。

“一二三四……好了搞定!”你愁了一眼在地板上扭来扭去的郭某,不禁看着烦躁,走上前去踹了一脚,“再不安生废了你的腿。”然后象征性地转了转手枪。

方锐从门外进来,看了看躺在地上的五个男人,再看了看在一旁靠在墙上玩弄手枪的你,满意地点点头,“嗯,可以。”

“不过你着绑人的方式可真不美观。”方锐对着被绑着皮皮虾的郭总摇了摇头。

“动不了不就行了。”你到是毫不在意,绑人还废了你不少时间,“怎么样方大大,合格吗?”

“嗯……表现完美。”他赞扬性地点点头,颇有些赞扬的意思,可话锋一转,“不合格。”

“什么?!为什么?”你一惊,没出什么差错才对啊。

“这个对你来说根本没难度不是吗?”方锐抢走了你收拾把玩的抢,然后笑了起来,“对付这种靠下半身思考的男人简直易如反掌,我说的不对吗,陪酒小姐?”

“这可是你给我出的考题。”你玩的枪支被拿走,双手抱胸,很不悦地靠在一旁的白墙上,斜眼盯着一脸似笑非笑的方锐。

“是啊,所以,补考吧。”

“目标。”你懒得跟他废话,翻了个白眼证明自己现在心情非常的不悦。

方锐笑了,慢慢向你走近,低下头去盯着你因为生气而有些鼓起的小脸,“我。”

你怀疑自己听错了,抬头正对上方锐充满了真诚的双眼,就听见他继续开口:“来攻略我吧,像你刚刚做的那样。”

你感到腰上攀上了一只手,一瞬间拉进了你跟方锐的距离,条件反射的要推开身前的人,却不料被那人另一只手禁锢,反应过来发现自己根本一点移动的距离都没有。

大意了。

这个混蛋——

你脸上的怒气在一瞬间换成了微笑,你很清楚方锐既然这么开口了,就会一定这样耍流氓下去,“攻略你干什么?”

你开口,就如他所愿,凑近他的脸,用面颊蹭了蹭方锐的下巴“跟你学捆绑吗?”

方锐一怔,低头细细啃着你的脸颊,带着舔吻,仿佛这是一场拉锯战,谁先沦陷谁就输了。

你感受到腰上的力量似乎更大了些,过了一会那双手开始往下移,颇有种要伸进开叉旗袍的趋势——

“你要是想学,就以身试教吧?怎么样?”他开口。

靠,真他妈刺激。

你顿时有些后悔。

感觉拦不住那双罪恶的双手了,那可是方锐——你顿时慌张起来,“你要教换个地方慢慢教行不行,我没给别人撒狗粮的兴趣。”你瞥了一眼还在一旁地板上躺着的郭总说道。

“那感情好啊!”方锐搂着你往外走,这里的事情就扔给别人处理——反正有其他人在。

“来吧来吧,把你对其他男人用过的招数都来一遍。”你看着方锐慢慢扯开领带,脸上带着危险的笑。

“不努力的话不给过关哦。”













你坐在方锐腿上,搂着他的脖子,旗袍的口子早已被悉数解开,露出雪白的脖颈和上面密密麻麻泛红的吻痕。

“就这还不合格?”你把脸埋入他的颈窝,感受到方锐在你大腿摩擦的手慢慢往里滑,“喂!你——!”

“最后一个问题。”方锐咬了咬你的耳垂,气息喷洒在你的后颈上,“我很好奇你手枪放在哪儿的,穿旗袍都没被发现?”

“就你手现在放的那个地方。”你这么说着,突然感觉大腿内侧一阵疼痛,“不许掐我!”

“好吧,勉强算你合格。唉,我真是越来越大度了。”

你深刻体会过方锐的下限,不想发表任何意见。

“官职嘛……方大大的贴身女秘书怎么样?”

不怎么样。你心里想着,双唇却还是凑上了面前的男人。

-end

虚了虚了。

评论(2)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