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雨

道系写手 更新随缘

有幸相遇

[江波涛BG]冥王星13-14

写的最开心的部分哈哈哈
我流江波涛 ooc
全明星赛真是个好活动
谷雨雨的乙女粮仓

13.
第九赛季的全明星周末第二天,B市。

第一个游戏项目是跳水,但是这次并没有全明星选手上台,而是一对烟雨的新秀双胞胎,八人的活动变成了九人,舒可怡舒可欣将展示双人跳水。

白暖树坐在VIP席位上看着台上的双胞胎姐妹花,嘴里啧啧两声:“烟雨营销666啊……”

突然手机震了两下,是短信提示音。

来信的很显然是江波涛,她记得刚才他突击打电话时还好意提醒:“前辈记一下我的手机号,经理平时也忙,来轮回有事找我就可以。”

全明星活动正在进行中,江波涛竟然还有空给她发消息,不过职业选手在私底下偷偷玩手机这种事情并不稀奇了,白暖树随手点开信息。

[江波涛:前辈,要我给你剧透一下一会儿的活动吗?]

[白暖树:say:)]

[江波涛:我接到的消息是跑酷游戏,前辈想怎么玩?是跟我一起跨过终点线还是杀光其他玩家再跟我一起跨过终点线?]

[白暖树:有没有我拖着你跑倒数第一或者是我把你杀了再第一个跨过终点线的选项?]

“噗。”选手席上的江波涛盯着白暖树发来的信息笑了一下,搞得坐在他旁边的周泽楷一头雾水:“江…?”

其他队员也注意到了这边,杜明先是哈哈一声:“哎呦副队带头玩手机……”

“杜明你把你手机收起来再吐槽副队好吧……”

“副队笑这么开心干什么呢?”

“卧槽,我刚刚好像看见了白暖树的名字?”

“咳咳。”江波涛干咳两声,说实话他对队友们根本不打算隐瞒什么,于是如实交代:“没什么,就是问问白前辈一会的活动她想怎么玩。”

大家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周泽楷倒是第一时间抓到了要点,开口询问道:“说好了?”

“还没。”江波涛无奈的笑笑:“她说想拖着我跑倒数第一。”

这么说着,他在手机屏幕上打下一行字发了过去。

[江波涛:你忍心看着无浪拿倒数第一?]

有老婆的方明华同志一惊,他跟其他单身狗不一样,很轻易地就发现了不一样的气息:“副队……你不会是?”

方明华一出声,其他人顿时知道怎么回事了。

江波涛只是笑笑,再回给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说出模棱两可的语句:“革‘命还尚未成功呀。”一低头,白暖树回消息来了。

[白暖树:………………那你一会听我指挥]

[江波涛:都听前辈的。]

[白暖树:怎么今天这么听话?昨天还凶巴巴的]

[江波涛:毕竟昨天说了这么严重的话还吃了前辈豆腐,身为后辈自然是要赔罪的]

白暖树看着“吃了前辈豆腐”几个字,顿时脸颊温度飙升,脑袋里又充斥着昨晚在男厕所的画面,满满都是拥抱,还有他身上的气味……

她咬了咬牙按了锁屏键,没有再去理会江波涛。

片刻后台上的跳水趣味赛结束,双胞胎姐妹花出尽了风头之后在众人的议论中离开舞台,台上的主持人滔滔不绝依旧在提及这二位新秀,观众兴致高的让白暖树一瞬间以为自己是在烟雨主场。

“好的!让我们进行下一项趣味挑战赛!那么即将上台的全明星选手是谁呢?”

“让我们有请轮回战队的副队长江波涛选手!”

江波涛带着与以往相同的微笑走上舞台,接过主持人手里的麦克风,向白暖树坐的地方看了一眼:“大家好,我是轮回战队的江波涛。”

白暖树没有躲避,与他对望着,左手捏紧又松开,掌心里留下一串指甲痕。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对自己说:

去吧,去短暂的回归舞台吧,在万千目光之下。

14.
江波涛并没有一上来就叫白暖树,倒是先从随机转盘开始,喊了三个停之后,第一位幸运观众在众人羡慕的眼神中登上了台。

第二个……第三个……江波涛换着花样点了三个观众后,就只剩下最后一个名额了。坐在白暖树旁边的粉丝们已经快叫破喉咙了,第一排离舞台最近,什么“江副队喊我啊啊啊啊!”“我是轮回死粉!叫我叫我!”“特地为了见你啊啊啊”之类的,喊的白暖树耳朵疼。

“最后一个名额……嗯……我们草率一点吧!”江波涛说。

“哦?江副队打算怎么个草率法呢?”

“A区一排。”江波涛毫不犹豫地开口:“够草率吧?”

字母和数字都是首位……是够草率的……主持人开着玩笑活跃气氛,坐在白暖树旁边的观众们激动的都快要疯了,而早已暗箱操作过的本人还坐在位置上勾着嘴角。

“轮回在第八赛季拿了第一个冠军,那就八号吧。”

大屏幕上突然切到白暖树的脸,场内气氛突然变得古怪,在艳羡和好奇的注视下,有大部分人发出惊讶的叫喊。而白暖树旁边的两位才发觉自己与幸运擦肩而过,把充满羡慕嫉妒的眼神放到她身上。她吹了个口哨,站起身给身旁疯狂的轮回粉丝一个挑衅的眼神:“不好意思啊……不过,连我都不认识,还轮回死粉呢?”

白暖树撂下一句话,大步向台上走去。

选手席上,轮回的队员们已经提前被透露了消息,虽然没有其他战队来的要惊诧,但一个个看好戏的内心倒是雀跃的很。

“这他妈草率个p啊?”知道内幕的轮回队员默默吐槽。

“卧槽。”蓝雨那边动静也不小,黄少天在看到屏幕上那张脸时先是确认了好几遍:“这不是那个炸-药桶吗?禁赛了准备大闹联盟这是?”

“她跟江波涛的关系很微妙啊……”喻文州淡淡地开口:“真的只是巧合么?”对于江波涛抽幸运观众这件事,他提出了疑问。

“wow!”烟雨的女队长楚云秀兴致高昂地朝台上喊了一声:“可以啊你!”身旁的烟雨队员们一脸懵逼,自己家队长到底在高兴个啥啊?

楚云秀是白暖树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她这个人也只有女孩子能发现其中的本性,而且白暖树总是能骂一些楚云秀说不能骂出口的东西,这让她很开心,好在两人兴趣相投,就算白暖树退役了也一直保持着活跃的联系。当然,作为闺蜜,白暖树与江波涛那些事情楚云秀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轮回在哪订的酒店还是她说出去的。

“等着看好戏吧。”楚云秀说,虽然不知道她到底要干什么,但是白暖树既然出现了,那这次趣味赛就肯定不会普普通通的结束。

烟雨老队员表示理解,但一些新秀根本就摸不着头脑。双胞胎姐妹花对视一眼,李华很好心地为大家讲解了白暖树的光荣事迹。

主持人一看就是个新人,不是说主持水平有什么问题,只是能百分百确定不是荣耀老粉丝,因为,他不认识白暖树。

主持人发觉了叫到她时场内气氛的古怪,可是又不明白哪里出了问题,于是按照套路对白暖树说了第一句话:“让我们恭喜这位最后的幸运观众!啊,是位很好看的姑娘呢!”

“不会吧!?主持人不认识她?”霸图那边张佳乐第一个笑出声。

“看来这就是今晚第一位牺牲品了。”同为第二赛季的林敬言附和道。

白暖树也意识到主持人并不认识她这个事实,眼角一抽,扫了一眼主持人,很自觉地站到江波涛的旁边。

“这位姑娘是演员?还是模特?长这么好看,来给大家自我介绍一下吧!”主持人把话筒递到白暖树嘴边。

选手席上不少认识白暖树的人已经笑出声了,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好在这主持人会说话,她应该不会现场发飙。”

“白暖树。”她说完自己的名字,会场内有一些人炸开了锅。

主持人已经意识到这位漂亮的姑娘身份应该不一般了,但是现场他无法了解其他信息,为了保险起见连忙叫上另外三位普通职业选手,开始了趣味赛。自己倒是急急忙忙跑到后台请求援助:“刚刚那个姑娘怎么回事为什么我感觉大家好像都认识她!?什么来头??”

然后他在好心同事的提醒下上网一搜,看完之后差点自闭。

大家还没有意识到,以为场上是四位职业选手四位幸运观众,实则不是,是两位职业选手,和剩下若干炮灰。

八人入席,趣味挑战赛语音开放,但是幸运观众一般不会怎么开口,职业选手除了个别人也不会多说,于是白暖树和江波涛开始很自然的聊起了天。

江波涛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没想到能点到白前辈,一会场面混乱时还多多手下留情呀。”

白暖树陪他演戏:“听前辈的,带你飞。”

两句信息量足以,光是“前辈”二字都彰显出白暖树做过职业选手的身份,不少不知情的现场观众连忙掏出手机搜索白暖树的名字。

楚云秀为自己的闺蜜应援了两句后感叹:“她这营销做的比烟雨还好啊,不是网红可惜了。”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