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雨

道系写手 更新随缘

有幸相遇

[江波涛BG]冥王星9-10

发出了江波涛欺负人的声音
我流江波涛 ooc有
前文
谷雨雨的乙女粮仓

9.
白暖树跟江波涛跑到网吧开了个小包间,二话不说直接刷卡登录。

就在刚刚,网吧前台的大哥在看到江波涛的身份证时差点喊出来,被白暖树一个眼神瞪回去,好在这个貌似是荣耀资深玩家,在看到下一张是白暖树的身份证之后又差点昏过去。如果开一个上帝视角,前台大哥的内心既激动又崩溃,见到偶像是很开心的事情,可谁也想不到是偶像带着个炸药桶啊!更何况这俩人还算是接班人的关系,这他妈就更奇怪了。他殊不知自己被白暖树在心底里狠狠鄙视了一番,让江波涛给人签了个名草草开完包间就离开了。

“我要用无浪。”白暖树拿着账号卡就打算插进读卡器里。

“好。”江波涛笑着应允。

“打一场?”白暖树没想到他这么快就答应了,可能是刚刚占了她便宜的缘故?不过不管怎么样,无浪这种账号卡现在肯定是不能随随便便出现在网游里的,就只能扔竞技场呆着,正好她自认为与江波涛有些私人恩怨,职业选手当然要用荣耀来一决高下。

“可是前辈你用了我的账号卡。”江波涛做无奈状。

“明明是我的。”白暖树小声嘀咕了两下,从口袋里掏出另一张账号卡拍到桌子上:“用我的。”

江波涛接过账号卡,熟练地刷卡登录,一个深紫色长发的靓丽女魔剑士出现在屏幕上。

您的好友[冥王星]已上线。

白暖树呆在竞技场里看着自己的消息系统弹出提示,撇了撇嘴,她知道轮回那边没有清理无浪的好友列表,因为冥王星的好友列表里无浪一直都没消失过,可能是看在她是前使用者的身份上?明明都是自己的账号,看着这一幕竟然有些小心酸。她没再犹豫什么,直接一个邀请给江波涛发了过去。

“这两个原来是同一时期的账号啊。”江波涛也发现了这两个账号是好友,想了想很快得出了是当时白暖树直接创了两个号的结论。他想的没错,女孩子总喜欢倒腾,尤其是白暖树这种女孩,当时看着魔剑士就觉得酷不拉几非常有反派邪恶的气质,深深地吸引了她这好几年前的叛逆少女,不惜创两个号来欣赏不同性别魔剑士的帅气。

“不然呢。”白暖树散漫地点着鼠标挑选心仪的对战地图,突然想到了什么,对江波涛说:“我说,如果我赢了,这个赛季结束你就跟公司申请换个账号卡用吧?”

“好啊。”他又是很爽快的应允,顺带问道:“普通场还是修正场?”

“……”白暖树咬咬牙,直接选了地图中最简单的擂台:“对自己这么有自信?”

她深知江波涛在给她插刀,无浪这一身装备要是在普通场跟冥王星打能一分钟带走都不为过,无浪现在在白暖树手里,他这么问的意思是他用冥王星在普通场都能打败豪华装备的无浪了。分明是挑衅啊。

“因为,我是职业选手啊。”江波涛扭过头对她一笑,那笑在白暖树眼里怎么看怎么扎眼。

本来还奇怪他答应的这么爽快是不是吃错什么药,结果发现这人根本没卖什么好葫芦。

职业选手怎样?要不要是当年被禁赛,现在谁作为第一魔剑士站在全明星赛场上还不一定呢!白暖树依旧开了修正场,她没心思在这里跟他耍什么下限。

“哼。”屏幕上两人角色相对而立,开局的第一秒两人同时冲向对方,一瞬间包间内充满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声音。

“不都说江副队八面玲珑最擅长待人接物么,怎么在我这就不会说话了?技能点错了?”

“如果有冒犯,还请我向前辈赔礼道歉啊。”江波涛嘴上说着,手下的操作可没有“道歉”的意思,两人胶着着竟然一时间难分高下。

江波涛见坐在身旁的少女没有理会他,继续淡淡地说到:“不过大家既然都是普通人,如果有别人一直对属于自己的东西图谋不轨的话,应该都不会无动于衷吧。”

话音一落,他明显感受到对方的发力,无浪一个极光波动剑接上又是几个技能。白暖树看似是被他的话语干扰到,但江波涛明白其实她心里冷静的很,几个技能放的算是时机紧凑正好打乱了他的节奏。心想不愧还是职业选手,要是因为对方一两句话就怒气上头瞎几把乱打一气,那连最基本都职业素养都成笑谈了。

“我当时创建无浪的时候,倒也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有一天有人这么跟我说。”白暖树平静的开口,她心底里再生气,再不满,也不会干扰到她的操作,这是她作为职业选手的习惯,尽管是以前。

所以她骂人骂的很不留情面,不论是对手还是队友。

白暖树深知自己脾气一点都不好,她也不可能让自己憋着,但作为职业选手不能轻易被对手干扰到,所以她就算把四分之一的手速花在聊天框里喷人也不会干扰一丁点手上的操作。她的思路清晰,她知道自己该怎么打,她也知道自己有多生气,多不服,也多无理取闹。可她就是她,任性,不会做出任何改变,一切心情做主。

她记得叶秋,哦,现在该叫叶修了,曾经对她说过,“要不是看你手上操作一点没乱,光看聊天框以为你下场要手撕了我。”

她当时是怎么回应的?哦,白暖树记得她冷冷地呵了一声:“不至于,就是想在赛场外贴满你的照片。”

不过后来她也没做就是了,白暖树自有分寸,嘴上爽过就过了,她第二天早上起来都记不清昨天生气的原因。

“但是前辈签账号协议的时候应该会想过有这么一天。”

“呵呵,我曾经还想过我能打到第十四赛季呢。”

10.
无浪和冥王星和血量双双下了百分之四十,冥王星略微占优势,好几年没打过职业比赛的白暖树在高强度的操作后终究是有些疲惫。

因为第一视角她看不到自己的角色,但她能想象到无浪现在在她手里有多狼狈。她才二十出头啊?这种程度,跟训练营的菜鸟有什么区别?白暖树心里满不是滋味,这个年纪,本该是她巅峰期的起始。

“前辈,赌注只有一方不太好吧。”江波涛说着,操作冥王星加强了攻势,对略占下风的无浪造成不少伤害,他勾了勾嘴角:“如果我赢了,前辈就成全我,让无浪跟着我到退役吧。”

他语气委婉,像是带着乞求,但白暖树听的出来他的态度有多强硬,轮回的副队长江波涛,真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种态度倒也对得起她阿修罗的身份。

“当然,毕竟是前辈的账号卡,轮回也随时欢迎前辈到来。”

还不忘给她留有一丝余地?白暖树没吭声,但她知道,江波涛这是在给她台阶下。

这局赢的可能性不大了,轮回那边放走无浪的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江波涛在这时候提出这样的“赌注”无非是看透了她心里什么都清楚就是拗不过自己的一股劲罢了。

后面的意思是只要她愿意,就能偶尔去轮回用无浪的意思么……

无浪最终倒下,江波涛的屏幕上跳出荣耀二字。

白暖树默默捏着有些酸痛的手指一言不发。

“你走吧。”良久,她说,把无浪退出后拔出账号卡放到桌面上。触碰过账号卡的手指有些发痒,她默默摩挲着,随即用力地捏指肚,指尖发白。

“手操可不是这么做的。”江波涛收起无浪,站起身把自己的位置让给白暖树。看着白暖树停止了自虐行为,手抚上键盘和鼠标,退出了竞技场操纵着冥王星奔跑在红叶林道中。

“快走,再不走我就要用抢的了。”她开口赶人。

白暖树的意思很明显了,江波涛便不再多滞留,这种时候她需要的仅仅是一个人的空间。

江波涛默默把一旁装满甜甜圈的盒子放到少女够得到却不影响打游戏的地方,带好口罩帽子打开门准备离开。

“等下。”白暖树开口,伸手从钱包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他晃了晃:“给我去前台续到明早,我通宵。”

江波涛回头望向窝在电竞椅上面无表情的少女,无奈的说:“女孩子要多注意安全啊。”摇摇头带上门走了,最后也没拿走那张纸钞。

白暖树愤愤地收起钱,再把钱包扔到一旁,目光落到一旁的甜食盒子上,伸手打开包装从里面拿出一个咬住。她靠在椅子背上啃着甜甜圈,盯着电脑屏幕里红叶林道四处的飘的红叶,还没咬两口电脑右下角便弹出一个窗口。

是包间续费成功的提示信息。

当时在全明星后台的楼梯间没哭出来,现在白暖树一个人窝在网吧包间啃着甜甜圈,盯着电脑屏幕感受着嘴里甜腻的味道,温热的液体从脸颊划下。

“太讨厌了。”她带着哭腔吸了吸鼻子,发出了对江波涛的评价。

评论(1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