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雨

道系写手 更新随缘

有幸相遇

[江波涛BG]冥王星 7-8

本篇甜腻腻()特意跟其他比较压抑的片段分开发
当单独的小甜饼吃8
我流江波涛 ooc
前文谷雨雨的乙女粮仓

7.
江波涛转身离开了。他想,他没有继续听下去的必要。

老将退役,新秀出道,年年都有离开的人,年年也都有新面孔。在这个舞台上,各种各样不同的人太多了,有技术不足埋没于众人的,也有意外导致不能继续的,有年龄大了到了该退的时候,当然也有白暖树这种触犯规则的 。

唯一相同的,就是每个人都会在离开时感叹一番,抱着对荣耀的热爱继续生活。

冠军,谁又不想得到呢。

命运这种东西谁也说不清,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前进罢了。

全明星周末第一天结束,江波涛不知道白暖树后来有没有回到看完
比赛,他在酒店附近闲逛,在口罩帽子的遮掩下于人群中行走着,先前知道附近商业街有一家甜甜圈店,江波涛暗自祈祷这个点不要关门。

令人高兴的是第一场荣耀盛会结束的晚上人流不少,已经很晚了商业街还灯火通明,喧闹的人群昭示着今晚的热闹。甜甜圈店前的队伍不短不长,待他走近时,看到了店前那熟悉的身影。

白暖树娇小的身躯缩在黑色大衣里,围巾缠了两圈遮住半张脸,长发也被一并裹进去,长长的袖子盖住双手,脚下的尖头高跟皮鞋令她增高了不少。

这是有多冷啊……江波涛打量一番后想起刚才才在后台偷听了白暖树的讲话,思考了一会,他走上前去。

甜甜圈冒着甜美的香气,白暖树买了不少,难过的时候就吃甜食对她来说很有用,心情这种东西自己不能闷着,要调节自己还是要花花钱 ,吃点好吃的。

从店员手机接过装满甜甜圈的食品盒,白暖树眯了眯眼,觉得店面的灯光略有些晃眼,小声道谢后转身,带着口罩和帽子的江波涛就这么出现在她面前。

上次见面还是数月前,白暖树挑眉:“江波涛?这么……”巧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引起了旁边人的一阵骚动,她后知后觉,江波涛作为全明星选手之一名气从来都不小,更何况这是在全明星周末第一天结束的日子。

“卧槽江波涛?”

“真的是江波涛吗啊啊啊!”

“那周泽楷会不会也在……”

白暖树一下子慌了阵脚,被拥挤过来的人群吓了一跳,后退一步抓起身边男人的袖子转身就跑。江波涛比本来就比她高一个个头,跑出去两步就变成江波涛拥着白暖树在人群之中穿梭。

“妈的,你人气怎么这么高啊!?”白暖树穿着高跟鞋跑起来有些费力,就算是被江波涛搂在怀里带着在人群中乱窜,也不免有些乏力。

“前辈……一开始乱喊名字的是你吧……”江波涛也很无奈,他连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上,转眼就被拉着跑了。余光瞟见后面有女粉丝掏出手机打算拍照,一把捞住白暖树让自己挡着少女的身形。

“靠,还在追?”白暖树想回头却被江波涛情急之下按住脑袋,“后面有人拍照,往前拐。”

两人没再废话,白暖树挣脱开江波涛的怀抱很自觉的往前小跑,拐进商场后急匆匆地跑进楼梯间。

“别停,上二楼。”江波涛回头看见不少男粉追进了商场,心里默默捏了把汗,这年头粉丝怎么都这么疯狂。

8.
白暖树人生中第一次跑进男厕所。

也是第一次在男厕所的隔间里与自己的后辈大眼瞪小眼。

“唉,人呢?”门外传来粉丝的声音,江波涛进来之前大致看了一眼,追过来的大部分是女粉丝,没办法走投无路就直接捞着白暖树进了男厕所。

“嘘。”江波涛低头看着眼前的少女怒色满面,听着外面的声音,拿食指在嘴边比划了一下,然后跟她对口型:“等人走。”

白暖树也没有办法,压抑着无可奈何的怒气撇了撇嘴。人生艰难啊,本来好好的在逛街,一遇到这位跟自己有些过节的后辈整个人都倒霉了。

江波涛看着白暖树不满却又不能说的憋屈表情感到有些好笑,不过的确是自己不由分说把她拉进来的,还是想想待会儿怎么赔罪的好。两人不敢出声,就站在小小的隔间里面对面站着。白暖树不习惯一直盯着别人的眼睛看,所以用表情表达完自己的不满后直接低头盯着自己抱着的甜甜圈盒。应该密封够严吧。她想。

身前的男人盯着她脑袋上的发旋,思绪怎么就飘到了她刚刚在会场与他人交谈的对话上。这么想来,如果她正常出道,这个年纪现在也才是个第七赛季出道的新秀而已。但她当初选择了更加危险的捷径,以至于她在第六赛季冬季就已经退役了。

“哎,你男朋友来了,让他进去看看!”门外的声音再起响起,白暖树惊得抬起头,心想这粉丝太过分吧非要把人逼上绝路,日。

江波涛皱眉,他本以为外面的人待一会就会乖乖走掉,发展到现在实在是超出了他的想象。

有个男人进来看了两眼,“没人啊?”

“奇怪……是不是在隔间啊?”

“还是我们看错了?”

看错了看错了快滚啊你们轮回的女粉丝疯狂过头了吧他又不是周泽楷!!

白暖树听着外面有人一个个打开隔间的声音,他们这间虽然上了锁,但怕就怕在外面人出声。

白暖树脑子一团浆糊还没转过来弯儿,突然眼前的男人轻轻分开她抱着甜甜圈的双臂,她单手拎着甜食盒子疑惑地看向江波涛,男人突然半蹲,双手环住她的腰肢,一个用力把她抱了起来。白暖树大脑当机,张着嘴却不敢出声,双脚腾空重心不稳,为了稳住自己不得不抱住对方的脑袋,双腿缠上对方的腰。

“!??”

“干什么!?”白暖树趴在江波涛耳边咬牙切齿。

“鞋。”江波涛也同时在白暖树耳边轻轻说道。

她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穿的是高跟鞋,而隔间下面有空隙,要是对方是有心人弯弯腰就能看到,为了预防自己被发现这么做的确无碍……但这粉丝也太变态了吧!?

白暖树很轻,江波涛抱她起来根本一点都不费力。两人保持这过分亲密的姿势都没开口说话,对方在耳旁的呼吸声倒是明显的不得了。白暖树的头发带着香甜的气味落在他肩头和耳旁,擦过他的面颊,应该是洗发水的留香。越界了。他想,等会出去估计就不仅仅是的赔礼道歉这么简单了。

白暖树感觉自己的心跳加快,她暗自希望对方不要注意到。而且现在她就像一个树袋熊一样挂在对方身上,太近了,她自从上初中开始就没有人这么抱过她了。

两人僵持着,一时间一点一滴过去,白暖树觉得每一秒都很漫长,还有点担心江波涛会不会突然抱不住她,直到外面传来男人说并没有发现什么人后,几位过激粉丝们抱着遗憾离开,她拍拍江波涛的背示意,才被放下来。

各怀心事两个人偷偷摸摸走出男厕所,白暖树松了一口气,脸上的红晕还未褪去,她拉了拉衣领,眼睛转了两下,一看就是在打什么坏主意。

“哈,我说是什么东西把我硌得慌。”江波涛先是感受到衣服被拽了一下,接着看到白暖树手上明晃晃地拿着他的账号卡,少女嬉皮笑脸的说着:“原来是我的大宝贝呀~”

江波涛看着她小人得志的表情挑了挑眉,于是迈开步子:“那正好,去网吧?”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