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雨

道系写手 更新随缘

有幸相遇

[江波涛BG]冥王星 4-6

可能跟大多数人心里的江波涛不太一样
想写他恶劣黑心的一面
我流江波涛 ooc有
女主有名字
谷雨雨的乙女粮仓

前文1-3

4.
日子一天天的过,白暖树自从那次拜访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江波涛偶尔有些恍惚,有时也会默默盯着屏幕里无浪的角色界面发呆。屏幕里的魔剑士有着英俊的面目,想必是那位前辈的作品,他持着剑站在那里,回望着自己的操作者,之前是白暖树,现在是他。

入冬渐凉,离新的一年越来越近了,轮回在常规赛成绩不错,临近元旦和全明星周末,队内气氛放松不少。大家都是自觉的人,偶尔的放松不会有太大影响。这天训练结束的早,一群大男孩窝在训练室内享受空调的暖意。

“哎哎,看我找到了什么。”吴启突然开口,从电脑前抬起头,对大家招呼到,“白暖树喷人经典语录……”

时隔数月再次听到这个名字,江波涛跟其他队友一样上前去凑热闹,盯着吴启的屏幕。这是一个视频,总长十八分钟,全是白暖树在其短暂的职业生涯当中联赛上骂人的集锦。

“轮回战队血泪史,两代队长的噩梦……精辟啊!”方明华感叹道。

在座的各位像方明华,那是最早跟她一起出道的,相处时间最多,足足有两年半,再少一点的周泽楷是一年半,第六赛季的吴启杜明吕泊远对白暖树的印象就不怎么深了,仅仅是相处过半年,但大家都是领教过她那张肆无忌惮的嘴的。

江波涛除外,他刚来到轮回时就是她离开的日子。不过他倒是清楚白暖树的脾气,毕竟在联盟里不是个秘密了。

“队长也被骂过?”江波涛仅仅对此有些惊讶,毕竟周泽楷那这么帅一张脸,女孩子喜欢还来不及。

“嗯……”周泽楷回应:“也不算骂……”

“来来来看,找到她当时说队长的了!”大家一齐凑上前去,一同回忆当时的场景。

那是第五赛季,轮回对战微草的一次团队赛。一枪穿云带头先向对方治疗发出攻击,一面聊天框里弹出消息。

[一枪穿云:拦]

随即轮回的一位召唤师拦截下赶过来的王不留行。

[一枪穿云:鬼剑]

没来得及反应,一个阵法在一枪穿云脚底升起,对方鬼剑士的阵法起的真是时候,在一枪穿云几番交手后准备转换目标时,无浪的身影冲进屏幕,直直地朝对方鬼剑士砍去。

好在白暖树的反应够快,算是稳住了局面,但随后聊天频道就被无浪占领了。

[无浪:?????]

[无浪:拦拦拦拦谁呢谁拦呢我们这也有鬼剑啊鬼剑拦谁啊还是谁拦鬼剑啊我去]

[无浪:周泽楷队长指挥的时候主谓宾不全你至少把宾语加上可以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天哪。”队友们看到这已经止不住笑意了,屏幕前的周泽楷也因为自己的黑历史默默抿了抿嘴角。

“白副队当时对队长真的很给面子了。”方明华默默评价,“你是不知道第四赛季还没禁语音那会,张益玮前辈被她骂的有多惨。”

“哎,有,我开外放。”吴启一番操作后调整好音量,训练室里放出了轮回战队当年的团队赛录像。

这是第四赛季对战嘉世的一次团队赛。

“沐雨橙风在高地,注意叶秋。”是张益玮的声音。

前期是很正常的队友交流,没有女声,白暖树还没有开口。

直到张益玮突然操作失误,一枪穿云被一叶之秋一个豪龙破军突破防守,“无浪,掩护治疗!”

“张益玮你马——”一个稚嫩的女声带着牙咬切齿的声音响起,无浪冲在治疗面前与一叶之秋对峙。

“小心卫星射线…躲!我ci…张益玮你是嘉世的卧底吗?昨天没睡好?”

一枪穿云的血瞬间掉半,白暖树大爆手速操纵无浪挡在一枪穿云身前:“你丫这叫枪王?你牛B到直接往敌人堆里窜啊你还真当自己开着挂?”

杜明跟其他队友一样,整一个目瞪口呆,摇摇头:“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江波涛说白暖树前辈脾气比之前好很多了。”

“这之前脾气也太差劲了吧!”

江波涛与周泽楷对视了一眼:“那我们上次见得前辈,可以称得上温柔了……”

一阵喧闹后大家去食堂吃饭,打开训练室的门就感受到冷意,大男孩们边缩着脖子边往食堂走,一向沉默寡言的周泽楷突然自己开了口:“白前辈……其实,人很好。”

方明华哈了口气,他也算是了解白暖树的人,小女孩性子直,吃软不吃硬,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可是她从来没有自己主动惹过事:“是讲道理的,就是太任性了。”

江波涛心里思衬着,说任性还真的不错,从他接触的来看,白暖树真的是认定了一件事就往死里磕,比如无浪,其实正常人都知道轮回不会卖无浪,包括她本人,但是她还是来了,带着看似十足的底气。

5.
第九赛季全明星周末是由微草承办的,地点当然是在B市。北方的天气冷到骨子里,寒风刮到脸上都带着痛楚。轮回众人提前一天就
到达B市,第一件事就是先到安排的酒店。

江波涛对于几个月前的事情记忆犹新,那句全明星赛见让他不由得觉着从他一下飞机开始就会从哪里蹿出白暖树的身影。

只是到第一天全明星周末开始时,他都没有见到白暖树。在繁忙和嬉闹中偶尔会想到那张执拗的脸。是放弃了吗?他想。

全明星周末第一天是新秀挑战赛,每次开场都会有热场,这次主办方倒是没想前几年那样请一些毫不相干的明星大腕,这次很贴心地请的是荣耀相关的工作人员,比如说一些著名coser,游戏配音工作者之类的。

入场倒计时开始,会场内瞬间一片黑暗,只留下全系数字在空中跳跃,到零的那一刻,褐色的藤蔓交织着嫩绿色的枝叶攀岩,在场内火热的气氛中,树之巫女在一片茂密的枝叶中睁开了双眼。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待故人归,荣耀与共。”

场内喧闹起来,树之巫女cv的声音在场内回荡,真实的气音像在宣告,树之巫女从荣耀走来,亲临现场。

“这全息技术比去年好多了。”吴启与杜明悄悄耳语,不论是画面还是音效,都比去年S市承办的高了不止一个等级。

“声音有些耳熟。”江波涛说。

“那可不。”方明华好像没有get到副队的点,“都是打过的boss,怎么可能不耳熟。”

流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新秀挑战赛也没像去年一样爆什么冷门,对于年年参加这种活动的职业选手来说,实在是没有太大吸引力。

江波涛有些心不在焉,思绪总会飘到那位前辈身上去,开始好奇她会以什么样的姿态再次出现。片刻过后,他跟队友打了声招呼离开了坐席。江波涛走出喧闹的会场,后台选手专用通道显得安静的有些冷清。

“哟,躲猫猫呢?”

熟悉的声音响起,江波涛下意识以为是在喊自己,转过身看走廊却空无一人,才发现声音是从前面楼梯间传来的。

“不是我说,裹那么严实干嘛,觉得还有多少人认识你似的。”白暖树对眼前的男人翻了个白眼,抖了抖右手上的烟,烟灰撒下,落在灰色的楼梯间地板上。

“嗬,别说的你多正大光明一样。”张益玮对此同样表示不屑,“也没见你上场读台词啊,在后台装模作样?”

张益玮,一代神枪,轮回战队前队长,一枪穿云的前操作者。在第五赛季被周泽楷替代后转会,流浪了两个赛季后在第六赛季结束时黯然退役。

白暖树,黄金一代中最惨的职业选手没有之一,轮回战队前副队长,无浪的前操作者。在第六赛季被查出身份年龄造假被禁赛,江波涛接替后退役。

两位都是轮回战队的老骨干,也同样与今日的轮回战队毫不相干,一个依旧为了重回战场在挑战赛奋斗,一个已经完全脱离荣耀的舞台。这二人偷偷摸摸地窝在荣耀全明星赛场后台的楼梯间交谈,着实有些令人唏嘘。

“没露脸的必要。”白暖树退役后三年里性子好了许多,只是那种欠揍的感觉是骨子里透出来的,她缓缓吐出一口烟气,转移话题,“刚刚那个蓝雨的小剑客看了吗。”

蓝雨的卢瀚文的身影在白暖树脑海里挥之不去,她微微叹了口气,眼神放空盯着自己的脚尖,“比我出道时年龄还小一岁呢。”

6.
江波涛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见白暖树,虽然还未见其人就闻其声了,而且他根本没必要躲躲藏藏,只是单纯的不想走出去。既然上天都这么安排了,何必回避呢。他想。

“煽情什么呢,你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回不去了。”张益玮皱皱眉头,他很少见到白暖树这副样子,这副妥协,落寞的神情本不应该出现在她身上。

她肆无忌惮,目中无人,带着与生俱来的高傲与不屑,充满活力和朝气,和对任何事情的挑战精神。

“是。”白暖树自嘲地笑了一声,松手把烟头扔在地上,尖头高跟皮鞋才上烟蒂,来回碾压,“只是这个年龄,那样的天赋,顺利出道想必家里人也支持,又是在豪门蓝雨,是王牌选手的接班人……”

“太让我这种人嫉妒了。”白暖树勾了勾嘴角:“人家还是小孩子呀……真好,有令人羡慕的前途。”

张益玮不置可否,可是有多少人不羡慕呢?沦落至此如果还是把责任归咎于命运,那还是太小孩子气了。他们都是大人,除了自己要争取,无论什么结果都要自己来承担。

白暖树不想继续拿其他人光明的前途给自己戳刀,倒是挖苦起面前的轮回前队长:“唉,老张,一枪穿云可比在你手上威风多了。”

“无浪也是,全明星级别账号卡,多给你长脸。”张益玮知道面前的人的痛处,毫不留情地回击。

“滚。刚刚不说话还以为你哑巴了呢。”白暖树翻了个白眼,随后默不作声。

张益玮见状,也没有要松口的意思,“怎么,还惦念着无浪呢?你明知道战队不可能放弃这个账号,还是说,你根本是为了一己私欲……”

“你知道我放弃不了他。自私又怎样,我的东西,我就是想拿回来罢了。”少女的语气中听不出来喜怒,她知道自己现在不是小孩子也没有任性的资格,面对现实自己也束手无策,可那又怎样呢。手一摸口袋翻出烟盒,对张益玮使了个眼色:“来一根儿?”

“我不吸烟,倒是你,哪学那么多陋习。”

“老烟枪都三连冠了,我这个退役选手还不能抽烟?”

“还没搞清楚自己跟人家的差距呢?”

“这句话我还给你。挑战赛有嘉世还有有叶秋的兴欣,你觉得今年轮得到你吗?搞笑。”

“那也轮不到你操心。”

白暖树呵呵一笑,望着手中的烟发出的火光,想了许多,三年前的,今年的,其他职业选手的,乱七八糟一团乱,全是荣耀,网游,冠军。其他人可以继续在赛场上为了冠军努力,连某个退役的大神都能从挑战赛继续打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可能性,而她呢,她的可能性为零。

“我有点想哭。”白暖树开口,她虽然脾气不好,但从来不是会故意掩饰自己软弱的人。她肆无忌惮口无遮拦,全都是她毫无保留的体现。

张益玮一愣,倒是有些被吓到,他仔细看白暖树的眼眶的确是开始红了:“洗手间就在你不远处。”

“我还没开始掉泪呢,你怕什么。”白暖树心情不好也不忘一波嘲讽,略微嘶哑带着欢快的腔调开口,“采访一下轮回老队长,去年看到轮回夺冠什么心情呀?”

“……”张益玮一时答不上来。说欣慰,自己是被赶走的那一个,说不甘,可毕竟是自己的老东家,感情基础还是很厚的,只能说一种很复杂的情绪,同时也夹杂着对自己不争气的愤懑。

“哈哈。”白暖树干笑两声,微红着瞪大双眼,语气中带着对命运的妥协与无奈。

“你可别跟我说你就这样甘心。”

“我也不甘心,可是不甘心有什么用呢。”

“这就是现实。”

“我的老队长,你就承认吧,拿到冠军的轮回,不是有你在的轮回,同时也不是有我在的轮回。”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