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雨

道系写手 更新随缘

有幸相遇

【雷狮BG】向我开枪。 短篇黑手党

我流黑手党 bug满天飞
逻辑死了 不要在意 腻歪最重要
一发完结  全文1w  爆肝了三天我  求你们给我评论和蓝手呜呜呜

1500fo的时候咱们开个番外车?
我还没开过车呢 考虑考虑)。

BGM: So far away—David Guetta

见到许久未见的老朋友,诺拉的心情算不上开心。不是说跟面前这位关系有多差,恰恰相反,对诺拉来说,在两年前,这位友人还是她在那鱼龙混杂的泥沼里摸爬滚打的时候唯一靠得住的人。

只是并不是所有的再遇都是美好的,她和友人都清楚这一点。所以在诺拉决定撒手离开,好好过正常人的生活之后,友人再也没有去打扰她的生活。

于是一别便是两年,诺拉叹了一口气,在心里做好最坏的打算,总之还是希望不要发生什么坏事。老友重聚,诺拉为他点了一杯Vesper,“口味没变吧?”她熟知他的喜好。

“你都点过了。”友人无奈的笑笑,右手食指不断磨蹭着杯沿,开口闭口,诺拉看得出来他的犹豫。

“直说吧,能帮就尽力。”

虽然嘴上说着坦荡,但是提前做好的心里建设脆弱的不堪一击。只是因为,对方是雷狮。

诺拉的手微微抚上光洁的额头,她眯上眼睛,脑海中便浮现出两年前与那个男人纠缠的景象。

“你们这次玩的是有多大啊……”敢跟AOTU集团谈合作,组织在她不在的两年间有了什么拿得出手的底牌了?诺拉懒得去思考,她明明已经远离这种生活很久了。

“那可是……雷狮啊……”更别说他们这次的主要合作团队是'海盗团',要说诺拉金盆洗手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那个男人。

友人苦笑一声,一杯Vesper见底,他理解诺拉,只是组织现在的状况有些困难,走投无路的他只好来打扰,“头儿最近不知道受什么刺激了,变得有些……激进?”

“是啊,竟然敢跟'海盗团'谈合作,很有底气嘛。”诺拉耸耸肩,似是在嘲讽,她可不记得自己之前的组织有闹这么大事情的潜力,“他到底在着急什么?急功近利在圈子里可是大忌。”

“那已经不重要了,诺拉。”友人叹了一口气,他也没料到今天这个发展,“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毕竟你最熟悉雷狮了,不是吗。”

诺拉在心底自嘲了一声,或许吧。比起别人,她的确算得上是为数不多熟悉雷狮的人,不过熟悉是一回事,了解又是另一回事了。

而且每一次她对上那个男人的时候,无论再怎么冷静,都会手足无措。








两年前。

作为这次军火的交接人,诺拉的压力是平常任务的好几倍,虽说与AOTU集团的交易的次数不算少,只是她这次面对的接头人,分量好像有点重了。

'海盗团'是AOTU集团中最为嚣张的团体,嚣张到……几乎已经有人认为他们已经脱离AOTU的管制了。

诺拉所在的团体算不上多么凶猛残暴,靠交易军火为生的他们有这遍布全球的关系网,与其被叫做黑手党,更像是一个合格的军火商。

“东西都在这里了。”

夜色永远是遮掩不见光交易的最好保护色,所以交易一般都在夜晚进行。诺拉参加过无数次交接,无一失手,而这次面对眼前高了她一个多头的男人,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迫感。

一时半会没有动静,对方本该派人检查交易物品,只是对方老大却没有下令的意思。那双紫色的双眸如同深海,他盯着诺拉一声不发,像是在打量着一件艺术品。空气凝结,让诺拉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只是这么僵持下去不是办法,她选择轻声开口。

“……有什么问题吗?”

以往为了表示诚意,他们组织与别人交易军火时只会有一个露面的交接人,至于还有多少不露面在暗处埋伏防范的人便无从得知了。诺拉只知道自己因为能力优秀,完成任务成功几率破纪录,所以上头不经常给她派遣小队,顶多是三三两两的人意思意思。

而这次面对的是'海盗团',更是不敢动手,在一头巨狮带领队伍底下耍滑头,要是埋伏的人一旦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当然没有。”雷狮终于开口,脸上很是满意的神情,一抬右手,示意让他们检查军火。

诺拉抬得头都要酸了,好不容易能移开目光,在低头的那一瞬间捕捉到卡米尔与她擦身而过时的打量。那一瞥仅仅是一瞬间,卡米尔带着一队人向着交易物品走去,与诺拉擦身而过。

她已经被面前高大的男人盯了许久,能感受到雷狮富有侵略性的强大,毕竟他的一举一动和眉目之间都带着不羁和狂妄。

如果不是在这种令人紧张的态势下,她一定会再夸一夸对方的眼睛好看。

身材也不错,长得也好看,身高完美,声音也很有磁性……

“大哥,东西没问题。”

“很好。”他点点头,满意地看了一眼诺拉。

“带走吧。”

她还没来得及放下心里的巨石,突然感觉双手一凉,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原来雷狮的那句话指的不只是军火,还有她。










“只是谈谈合作。”友人直视着诺拉,后者有些心虚的撇开脑袋。

“别说合作了,我跟海盗团的亲密交流你又不是不知道。”诺拉冷笑一声,“跟海盗团合作,只有被吃的死死的份。”

“也对,毕竟你亲身经历过雷狮的……特别关照?”友人措了措辞,发现不是很对劲。

“省省吧,我已经脱离组织很长时间了。”诺拉的言下之意是,这活她不干,打死不干。雷狮的特别关照爱谁要谁要,她不要。

“你真的不想再见雷狮吗?”

“我见他干嘛……”诺拉有些。她可不会忘记她在海盗团受到的'优秀'待遇。

与其说是不想见,是不知道如何面对。










当诺拉醒过来的时候脑袋还有点疼。

全身上下束缚住的只有双手,手铐的重量清晰的提醒着她的处境,可是身下柔软的白色丝绒棉被还有布置温馨的房间让她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真是……总统级的俘虏待遇了。

“醒了?”门外走进来银发的男人脸上挂着令人捉摸不透的微笑。诺拉对他很有印象,发型非常的令人印象深刻,而且给人的感觉危险程度满分。所以多提防了一点,但还是入了套。

“不好意思……我可以询问一下我现在的处境吗。”她晃了晃被铐住的双手,“被你们绑架的人都是这个待遇吗?”

要是诺拉得到的回答是“是”,她肯定会直接背叛组织心甘情愿被海盗团绑架。

“当然不是。你可以当做,雷狮老大最近太寂寞了?哈哈哈。”帕洛斯摸了摸下巴调笑道,作为'海盗团'的核心成员之一,自然知道雷狮的打算,也查过诺拉的资料,不过依他的脾性,并不打算就这么直接告诉她他们的目的。

诺拉不吃这一套,嘴上功夫她可不会输给谁,“雷狮还缺女人……?”

“嗯……他的确不缺。”帕洛斯看了看时间,发现是时候向雷狮汇报情况了,有些可惜的是他还没尽兴,“具体事情一会让雷狮老大告诉你吧,我觉得你应该是个懂理的,别打歪脑筋,嗯?”

诺拉确实打不了什么歪脑筋,她觉得海盗团肯定事先查过她的资料,凭她的武力值,一个手铐真的是够用了。















“这件事我们之前跟海盗团接触过,只是还没有正式谈妥。”友人说,把目光放在她身上,“诺拉,你是我们唯一的救命稻草了。”

“你们这是死马当活马医。”她毫不留情的说道,“跟你们接触的是哪号人物?”

“帕洛斯。”

“那完了。你们这票我看悬。”被帕洛斯坑过不止一次的诺老司机如此说着,她发誓,要是再相信帕洛斯的一句鬼话,她改姓帕。













啥jb雷狮太寂寞,帕洛斯真是张口不怕祸从口出。

只是最近政'府不知道怎么回事加大了对黑'道的打击力度,之前还能浑水摸鱼的行动现在没办法那么明目张胆了,海盗团四人的脸在警局的通缉单上挂了不知道多少年,他们现在有些任务需要一个既不熟悉'海盗团'内部机密又在警方那边没露过脸的干净面孔。

诺拉的倒霉不是偶然,她的确行动能力足够优秀,虽然还没开枪杀过人,但她其它什么都干过,还干的不错,自然又作为这次军火的交接人被选中。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不低头雷总能崩掉你的脑袋,面对海盗团,诺拉当然是选择过上你说啥就是啥的日子。

组织那边也不敢对海盗团出手,卡米尔三言两语扯了个理由美名其曰借用一下就归还,让诺拉名正言顺地成为了海盗团分担杂活的一份子。

好在雷狮让诺拉做的事情还没有杀人这个事情,迄今为止她做的任务还没出过纰漏,但她毕竟是个连枪都拿不稳的黑手党。说出去真的是丢人,太废了。

“这是这次的目标,对方会在13日晚九点在樱花街二号进行交易对接……”雷狮坐在自己的皮质椅上,安静地听着站在站在桌子对面的诺拉汇报。以前站在那个位置的人一直是卡米尔,只是最近突然有了闲人可以差遣,他便有余力去做另一些更重要的事情。

“从长远发展来看直接击毙交接人比较好,他……”

“新任务。”雷狮开口打断,左手一转手中的精致钢笔,站起身绕过桌子直直走到诺拉面前。因为身高原因不得不微微弯腰,俊美的脸慢慢靠近她,“这个。”他伸出手在印有目标照片的纸上点了两下。

“你去杀了他。”雷狮下令。

“!?!”诺拉瞪大了眼睛,拿着纸张的双手有些细微的颤抖,她不敢直接开口说“不”,仅仅是紧紧闭着嘴,呼吸加重,雷狮能感受到呼吸拍打在他的面颊,带着少女的气息。

“过来。”

雷狮带着诺拉去了地下室。

琳琅满目的枪支匕首挂在墙上,如果不是知道这家伙是货真价实的恶党,一定会以为这是某个收藏家的收藏室。诺拉手里多了一把雷狮带给她的手枪,她对枪并不陌生,只是自己从未扣上过扳机。

诺拉感受得到雷狮站在她的身后,她被圈在怀里,虽然这不是拥抱,也仅仅够让她心跳加速——黑手党集团'海盗团'的老大雷狮的下巴抵在她的头上。

感受到另一双手慢慢抚上她握着枪的手来回摩挲,那细嫩的手背被雷狮手心带的茧摩蹭带来细微的痒意,诺拉微微颤抖着。

“手抖是大忌。”这么说着,她的右手被握紧,触碰的感觉鲜明起来。声音从头顶传下,雷狮突然抬起搁在她脑袋上的下巴,慢慢蹭着她的头发附到耳边。

呼吸声和碰触的感觉越发鲜明,任诺拉再冷静也不知道如何处理眼下的情况。

“很简单,到时候你只需要把枪口对准他的心脏。”被贴着耳朵说话,声音敲打着耳膜,诺拉的心快跳出来一般,太近了。而雷狮像一名合格的教师,带着她拿枪的右手举起,对准一旁的沙袋。

“扣下扳机。”雷狮一个用力,带动诺拉的食指扣下了扳机。

“砰!”沙袋被开出一个洞,里面的沙子溅出,有一部分飘荡在空气中。

“就像这样。”他轻松的说道,对于雷狮来说开枪只不过是家常便饭,但是对诺拉不一样,这是她第一次开枪。

诺拉像个刚学步的小孩,她想制止住右手的颤抖,但是她发现她做不到。枪的触感,按下扳机那一刻子弹打出去的后坐力,都在不断的提醒她,她开枪了,一把货真价实的枪。

她不想承认她有些爱上那种感觉。左手死死抓住握着枪的右手想制止颤抖,诺拉调整了一下呼吸,转光头,刚想委婉地说恐怕她无法完成这次的任务时,在对上雷狮的眼睛的那一刻,全都被她咽回了肚子里。

那是怎样一种眼神啊。

像是在看一个滑稽可笑的小丑做戏,眼光中无一不透露着冷漠,不用他开口,那眼神分明就是在说“你太弱了”“开个枪抖成这样”“我很失望”。

诺拉瞬间清醒过来,在这里,她没有说“不”的权利。而雷狮也从来没有给过她多一份的耐心。

“对不起,我尽力……”

眼神突然不那么冷彻了,雷狮松开诺拉,转身绕道她面前,走了几步。

“那么再给你一次机会。”

“向我开枪。”

雷狮站在那里任别人开枪,那是多少人做梦都会笑醒的事情。如今放在诺拉这里简直叫人苦不堪言,她可从来没想到自己第一次拿枪对着的人会是雷狮。

她举起了拿着枪的右手。

“不许抖。”雷狮眼尖瞄到了枪口细微的颤抖。

诺拉深吸一口气,紧闭着嘴巴,咬紧牙关,她不断提醒自己,面前可是'海盗团'的领袖,挨一枪子的事情而已。

可是就算是雷狮也没有金身铁臂,诺拉咽了一口口水,“真的开枪吗……”

“赶紧。”

紧接着她扣下了扳机。














“砰!”的一声,最先打破的是子弹划过空气打碎玻璃杯的声音。是友人和诺拉再熟悉不过的枪声,尽管离开组织两年自己的身体素质也没有下降。条件反射蹲下身去,诺拉有些不满这打断她跟好友聊天时光的闹事。

“怎么回事?这里不应该是安全区吗?”诺拉和友人退到拐角处,她一只手已经摸上了绑在裙下大腿内侧的手枪上,时刻准备防御。

脱离了组织后,诺拉远离黑手党活跃的重灾区,一般很少被他们关顾的地方被称为安全区,但以此看来即使是安全区有的时候也不是绝对的安全。

“不知道,这哪家的这么嚣张啊……”友人在道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也不是省油的灯,完全没有一丝慌乱。

场面陷入了混乱,不少人尖叫着逃出,但也有不少来不及逃出便倒下的,也有一部分人拿出武器对峙,但是很快,入侵者显然占了上风。

子弹掉落和打在人体上的声音此起彼伏,许多子弹经过碰撞最终滚到诺拉脚边。友人再看到子弹的那一刻变了脸色。

那是组织最新交易的一批货物,目前在大陆上这种子弹只有不久前交易过的海盗团拥有。

“是雷狮海盗团……!”

诺拉也变了脸色,她躲了两年,终是没有躲过。













雷狮给她的手枪只有一发子弹。

在打破沙袋之后,那把早已经是空枪了。雷狮只是想看看她面对自己时到底有没有开枪的勇气。

诺拉心里说不上开心,也说不上懊恼,只是不是所有人都接受得了这样恶趣味的玩弄。但对方是雷狮,她不能怎么样。

说是不满,也只能往肚子里咽了。

不满的时候是容易勾起不愉快的回忆,比如说被莫名其妙绑架啊,被任意差遣啊,被强迫做这做那的。雷狮洞察人心的能力不弱,一眼就发现了诺拉的小性子,但他并不打算对此做出任何表述。

13号渐渐临近,诺拉也越来越慌乱。

雷狮说会派卡米尔协助她,老天爷,她应该觉得反过来才对,毕竟卡米尔在智力方面能顶三个她,在武力方面顶十个还多。

于是理所当然的出事了。

对方比想象中的还要狡猾和强大,诺拉没能顺利的开枪,反而使卡米尔挂了彩,好在子弹穿过的是肩膀,没有伤到要害是不幸中的万幸。

这是一次失败的任务,是诺拉人生中的耻辱,也是海盗团无法泯灭的污点。

卡米尔受伤了。这一点足够能让雷狮要了她的命。

她不知道如何面对雷狮,她想象得到接下来面对她的是什么,只是她不甘心,她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在硬碰硬不占上风的前提下她从来都不会选择这条路。

只是雷狮的命令她不能违抗。

造成现在的结果也不是诺拉想要的。

卡米尔正在接受治疗,诺拉在地下室面对即将到来的暴风骤雨。

雷狮的脸已经黑了,看得出他心情坏到了极点。在挂满枪支弹药的地下室里,诺拉觉得自己可能会被打成筛子。

雷狮丢给诺拉一把手枪,是她当时用的那支,诺拉很熟悉它了。

“自己解决。”

她一言不发,从地上拿起了它。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诺拉不说话,也不动作,很显然,她不想死。

“还有别的选项吗?”慢慢的,她这么说。

雷狮冷笑一声“有啊。”便抬起了举着枪的右手,黑漆漆的枪口对准瘫坐在地上的少女,扣下了扳机。

“啊……!”

子弹穿过肩膀带来的疼痛刻骨铭心,诺拉紧紧捂住子弹嵌入的地方,关节发白,接着被血染成红色。她一瞬间就发现了她被打的部位这正是卡米尔受伤的地方。

该死……!

“唔……!”疼痛感太过清晰,她捂着肩膀慢慢弯下腰,呼吸急促,眼角溢出泪花。临死之人顿时的所有委屈和不满涌上心头。

诺拉心想,反正自己都要死了,不如再给雷狮添添堵。这次任务的失败原因明明也有他的一份,要是他不随随便便就派人出任务……

“活该进不了前三……”

“哦?”雷狮挑眉,他在AOTU集团综合能力排行榜的排名是第四。识相的人都知道雷狮不甘于第四,也从来不敢在他面前踩雷,诺拉是第一个。

“看来你还是嫌自己活的太过滋润了。”雷狮走到躺在地板上奄奄一息的诺拉面前,蹲下身,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手拂过少女的脸颊揉捏,脸上顿时出现了一片红印。

“明知道我……不擅长……还派我出任务……嘶。”诺拉倒吸一口凉气,脸上被掐了一下。

她也不知道有没有成功给雷狮添堵,只知道那之后她被军医好好治疗之后就连续一个星期没见到太阳了。

雷狮没杀了她,她自己也很意外。

已经是第七天醒来看到白色的天花板了,诺拉躺在床上静静地思考,她眼角瞥到了坐在一旁撑着头看着她的雷狮。

诺拉轻轻坐起身,偶尔带动肩膀还是会发疼。

“你的恢复能力可真差。”雷狮看着她慢吞吞的动作如此评价道,他走到诺拉旁边,在她脸上看到一丝惊恐,“你怕什么。”

“人生第一次中弹,罪魁祸首就在我床边,能不害怕吗。”

“可我看你还挺有勇气跟我耍嘴皮子的。”雷狮突然凑近,左手撑着床的一边使其凹陷下去一块,右手趁某人没注意伸进了白色的被子里。

“!?!”诺拉一惊。腿上传来冰凉的触感让她脑中一片混乱。

“现在知道你有多弱了吗?”那只手在细嫩的皮肤上来回摩挲,带来酥麻的痒意。雷狮直视着她,一副审问的模样,但是诺拉感受得到他在被窝里的手可没有那么安分。

“等……!”

“嗯?怎么,怕排名第四满足不了你?”

雷狮还在想报复一下诺拉一星期前的口出狂言,事情接着不受控制,发展超出了可控范围。她只是隐隐约约记得他们按照所有小说上面写的套路那样唇齿相接,再后来……

诺拉度过了难忘的两个小时,她发誓,那是她这辈子哭的最惨的一次。

雷狮清理了一下自己就去a区处理紧急发生的事件,然后留下诺拉一个人带着泪痕未干的脸坐在床上发了足足有一个小时的呆。然后她扶了扶刚刚掉到小臂上的衬衫领口,把它重新扣紧,遮掩住刚刚那个男人留下的痕迹。

雷狮所做的事情很多都没有因果关系。诺拉也无法去问有些事情是为什么,为什么让她开枪,为什么又对她开枪,又为什么……做出这种事情。

可能是没有理由的,如此的随心所欲啊。

再后来,就没有后来了,她没打算等雷狮处理完事情回来好好要一个名分,也没再回组织,只给唯一的朋友打了声招呼,改头换面,做回了正常人的生活。这一过,便是两年。















酒吧里的枪声渐息,入侵者似乎成功达到了目的。诺拉把枪握在手里俨然衣服防卫的姿态对友人招呼了一声:“有空再聊。”目前的局势不适合两人一起行动,而且,他们各有各的心思,“你们有商业往来关系,他们应该不会对你出手。”

友人点点头:“那么,先就此别过。”

两人随即转身走向不同的方向。

诺拉心里七上八下的,若是在平常她还更很好应对这种场面,只是这一次不同,这一次是雷狮海盗团。能不能在无人发现的情况下脱身暂且不说,她能不能避开雷狮还是一回事。

诺拉估摸着弹夹里的子数量弹不足以应付现在的场面,好在她足够熟悉这家酒吧,知道二楼有存放子弹的储物间。

“大哥,这里已经被封锁了。”卡米尔报告着情况。

诺拉一惊,躲在二楼横栏旁边,隐约能听到楼下大厅卡米尔的声音,那个睿智的军师。现在能确定的是,雷狮和卡米尔都在。

握着手枪的手渐渐沁出了汗,她深吸一口气,看来脱身已经不是很容易了,诺拉调整呼吸,低头盯着握着枪的右手告诉自己,不能抖。

“嗯,让佩利在这呆着,我去二楼。”

诺拉一惊,马上站起身来,那声音她再熟悉不过。雷狮,导致她左手现在都不能经常使用的罪魁祸首,更是她日夜所纠结的那个男人。

雷狮早已敏锐的察觉到二楼还有漏网之鱼,虽说他们这次来仅仅是为了带走一些东西,只是没想到,他这次走运的有些令人不可思议。

他之前会猜想是什么人,可能是这家酒吧的主人,也可能是别的势力混进来的老鼠。他唯独没有想到会是那个两年前跟他发生关系后就再也消失不见的女人。

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复杂却难琢磨,不是恋人不是对手不是上下级,可是他们接过吻开过枪卖过命。

跟诺拉一样,雷狮从来不去思考这种问题,他在这种方面随心所欲到极致。但是在看到那个身影的时候他还是惊异了一秒,一挑眉,像是看见找寻许久的猎物一般,喊出了他许久没有提到过的名字:“Nora。”

诺拉的手差一点就要够到储存室的门把手,就在那一瞬间,雷狮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她转身举起枪一气呵成,背抵在储存室的门上。

雷狮盯着黑漆漆的枪口,赞赏到:“可以啊,手没抖。”说完他仿佛视枪口为无物一般迈开步子,走向用枪对着他的人,“是有很大进步……但是诺拉。”

雷狮直直走到她面前,离枪口不过半米远的地方,“我赌你,依旧不会开枪。”

“砰”的一声,是子弹出膛的声音,它擦着雷狮的左肩而过,划掉一节衣服的碎片,皮肤暴露在空气中微微渗血。

“不好意思。”诺拉直勾勾的看着雷狮,表面上很有底气,心里虚的要死,“你赌错了,雷狮。”

“头发长了,胆子也大了。嗯?”雷狮打量着诺拉,与两年前不同,她的头发从下巴长到了胸前,还烫了卷,举手有组之间多了一份风韵。

他把手从口袋里掏出来,掌心里赫然是一把手枪,那把枪诺拉再熟悉不过了,毕竟两年前在地下室雷狮握着她的手教她开枪的那一把,就是这把。

“那么我们再赌一次,你觉得,我们谁会先打中对方?”

诺拉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差一步,就差一步。

虽然内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叫嚣,你喜欢他,你喜欢他。但她却在面对雷狮的时候无比抗拒,他对你开过枪,他想杀你。

“那你直接开枪吧。”诺拉沉默了一会这么说道,仿佛认栽。放下手。

“我打不过你。”

雷狮脸色一变,看着诺拉放下枪一副任他宰割的模样,“呵。这就是你最令人无趣的地方。”

诺拉好像天生了解雷狮,毕竟她每次都能准确无误地踩入能让雷狮生气的番外之内。

“你就这么想死?”雷狮一步一步走进她,低头,眼神中满是不悦。他的掌心贴在诺拉的下巴上,迫使她抬头盯着雷狮。

“唔……”脸颊被肆意揉捏发不出完整的话,诺拉双眼微眯,满眼都是雷狮那张令无数少女癫狂的脸。

雷狮冷哼一声。把诺拉身后的门把手一拧,右手一个使劲把人推了进去。诺拉倒在储存室的地板上屁股还有些发疼,她抬头看着雷狮走进来,接着关上了门。

储存室没有窗户,只有角落一盏昏暗的灯,发着自己最后的余热。昏暗的光打在雷狮的侧脸上,足以俘获多少少女的芳心——只是诺拉根本没有心情去欣赏。

是子弹上膛的声音,诺拉闭上眼,等待着属于自己的审判。

“你好像误会了什么。”雷狮说着,转动着手里的手枪,“两年前我没杀你,在今天我也没兴趣。”

“哦……毕竟你好像说过不愿意浪费自己任何一颗子弹?”

“我说过的话你倒是记得很清楚。”

枪声响起,接着是玻璃碎裂的声音。储存室唯一的光源被子弹大船彻底罢工,室内暗了下来。

诺拉眼前一片黑暗,很显然,她的眼睛一下子还没适应,不过嘴上功夫她可不愿输人:“那你看,不然我怎么能每次都准确无误踩你的雷区。”

“呵。看来还是没吃够教训?”

诺拉正准备开口继续反驳,却感觉肩上一痛。她就这么看着雷狮大步一迈走到她面前,蹲下身直接抓住了她的肩膀。

那是当时他被雷狮开枪打中的地方,疤痕依旧在,虽说已经感受不到疼痛,但两年前的痛感还历历在目。更别说现在被罪魁祸首抓住,诺拉不禁长大了嘴。

“干什么……!”

“哼。”

雷狮趁机封住了她的口,用自己的嘴。诺拉开着面前放大无数倍的雷狮的脸瞪大了眼睛,后脑勺被一只大手按住往里带,唇上摩擦的触感无时无刻不提醒着她现在的处境。

雷狮另一只手扯下她的领口,肩头暴露在空气中,皮肤接触到凉意微微颤抖,他抚上那片疤痕,在凹凸不平的皮肤上来回磨蹭,那是他两年前留下的。

诺拉被吻的晕晕乎乎,又来了,每一次雷狮所做的事情都令她无法预料。如果不是上一秒他们还在用枪指着对方,她会以为他们只是在储存室偷欢的情侣。

“我看不透你,雷狮。”雷狮转移了阵地啃向她的脖颈,终于有空闲说话的诺拉这么说着。

雷狮附上她耳边,他们耳鬓厮磨,说:“是吗。你只要顺从我就好。”

“两年前我顺从你出了任务,最后还不是被你打了一枪。”诺拉的枪安安静静的躺在一旁的地板上,她的右手抚上雷狮的背,似是在邀请。

雷狮没有说话,只是嘴上力气更重了一些,她的锁骨处传来一阵痛。于是识趣的不再打破气氛,毕竟她现在下巴正好在雷狮的发顶,毛绒绒的触感骚的她心里发痒。所以诺拉心里清楚她也不说了,还是卡米尔更重要一点。

在最后沉迷之际,诺拉听见雷狮带着笑意的声音。

“对了,我现在,排名第三。”

你真记仇,雷狮。

不过诺拉没来得及说出这句话,就转变成了黏腻的娇'吟。

卡米尔没想到大哥会去这么久,也没想到大哥会带回来一个女人。

“嗨……”诺拉有些尴尬,她拉了拉领口想遮掩掉某人留下来的痕迹,“好久不见。”

她没成功跟雷狮在储存室里搞起来,没有为什么,地板太咯人,他妈一点情趣都没有,于是成功被雷狮拐骗回去。用他的话来说,时间还长。

卡米尔一眼能看出来他们直接发生了什么,闭嘴不谈,毕竟他足够了解他大哥,知道他的作风。

“唉……熟悉的面孔啊。”是帕洛斯,他看了看雷狮,识趣的没有多说。诺拉看来这个人一点变化也没有,还是熟悉的微笑。

“还没叛变啊,这么能忍。”诺拉也是个记仇的人,两年前这家伙坑过她不知道多少次,有时候嘴上沾沾光还挺爽的。

“哪敢啊,雷狮老大管人可不轻松。”帕洛斯没有丝毫的慌乱,“有前科的人还是注意一下比较好哦。”

“帕洛斯。”雷狮开口,本人识趣的闭嘴。等到佩利拿到他们需要的东西从一旁赶过来时,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蹭到帕洛斯身边。

“这人谁啊,老大的新女人?”

“闭嘴傻狗。”

好吧,两年了,佩利不记得她也不奇怪。诺拉没打算再次自我介绍,反正总有人会说的。

诺拉被带回总部,两年没回来她这里的装横有所改变,但大体上还是那个样子。被雷狮搂着推进到熟悉的房间,他便缠了上来,真是难得现在心情不错。这时诺拉突然想到了什么,按住了要凑过来的脑袋。

“雷狮,我想求你个事。”

“说。”

友人拖她跟雷狮海盗团交涉,眼下这单谈妥的可能性好像也没那么小。诺拉措着辞用适当的话语转达组织的意思,话没说一半又被人捏住了下巴。

她还是很会在不合时宜的时候说不合时宜的话。

雷狮紧盯着她,或许是因为暧昧的气氛,空气里少了几分危险的气息。

“当然,我可以考虑一下。”

得到的回答让诺拉有些惊异,还没来得及思考她今天是踩到这位大爷哪个愉快的点了,就被腰上的碰触瑟缩了一下,雷狮的一只手再次钻进了她的衣服下摆。

“等过一会……”雷狮把诺拉锁在自己的臂膀和床之间,吻上她的嘴角舔舐,手来回在纤细的腰肢是抚摸,弄得诺拉全身都在颤抖。

“等我吃饱了,我们去地下室。”

“你开枪要是能打中我,我就答应你。”

-END

评论(20)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