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雨

道系写手 更新随缘

有幸相遇

【雷狮BG】可不可以好好吃瓜·7

唉,昨天晚上吃粮都能吃到催更,于是我诈尸了【。】
想搞个凹凸乙女长篇作者交流群  一会评论区放群号,十几个人就够,婉拒段子党啦  敲门砖带lof名和作品名  就当是交流脑洞顺便催更吧[……]

——
“呃,七年前,我想一想啊……”赫尔一手撑着草坪一手转着手中吃完的竹签,仰着头思索着什么。脑海中浮现零零碎碎的画面无法完整拼凑在一起,她皱了皱眉头,按理来说她应该能依稀想起来一些东西才对。

“嗯……忘了。”

雷狮的脸色变得不是很好,周身都环绕着不愉悦的气息。

“咳咳。”赫尔坐直了身子,慢慢把手中的竹签搁在桌子上,站起身拍拍裤子,一副准备开溜的样子。

“十岁的事情哪里还记得嘛,哈哈。”她收好星语,往后退了两步,看雷狮没有阻拦的意思,便转过身,“我哪天想起来就联系你!谢谢款待啦。”

看着那骇人的脸色她就知道再待下去不会发生什么很好的事,于是走为上策。不过雷狮他竟然会问她关于七年前的事情,所以他到底是对雷王星跟奥特维尔的交易感兴趣,还是对她感兴趣?

赫尔认为是前者,不过不管怎么说,七年前的那一年,她脑海中除了记得奥特维尔佣兵团到达雷王星的那天,没有任何关于雷王星的其他记忆了。

大哥跟雷王星做过交易,他们完成了任务,回来之后开始侵略其他星球……

这些事情她都知道发生过,但是具体到事件,却全然忘记了。

像是有人特意从她脑海中抹去一般。她如果不是今天回忆,大概还发现不了自己的记性这么差。但是这么重要的事情,她不应该忘记的才对。

凹凸星球的夜晚吹起清冷的风,拂过脸颊带来一丝凉意。

正当赫尔还没准备好好放松一番的时候,一阵叫声便打破了这难得的宁静。

“嗷呜!”

“我靠你干嘛!”赫尔看着从远处跑来的灰色不明生物,条件反射一般的攥紧星语,看着它在自己脚边转来转去。

不对啊。她眼珠子一转,摊开手心看看手链,这雷王星的东西,还是尽早转手的比较好。于是赫尔蹲下身,招了招手。

“来来来,翠花。带上这个,你就是雷王星最靓丽的狗。”

“呸,什么狗,三皇妃。”

被擅自起了名字的小魔兽没有根本没有意识,只是看着闪耀着光辉的星语在赫尔手心里离它越来越近。

手心在离小魔兽只有一点点距离的时候猛然停下,赫尔勾了勾嘴角,把手合上一个转身,把东西丢了出去。

一个晶光闪耀的东西在天边划过一个弧线,不出意外的,小魔兽慌张朝那边跑了过去。

“想太美了吧……丢掉都不给你。哈哈哈……”赫尔抱着肚子笑起来,摊开手,星语还好好的躺在手心里。她刚刚只是扔出去了一个会发光的小石子而已,这种石子在凹凸星球很常见。

搞不懂,一个魔兽这么想要哪条项链干什么。

赫尔撇撇嘴,根本没有发现藏匿在身后某处的人影一闪,消失不见。

凯莉本来想在交易区淘一些有趣的玩意儿,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裁判员小姐。她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内心打着小算盘,看来这一次不会空手而归了。

“嗨。”

“啊,星月魔女凯莉!”

“…………”

凯莉的脸色不是很好。

“说什么呢裁判员小姐~人家是凯莉,但可不是什么星月魔女呢。”凯莉没有料到赫尔如此直截了当地说出她的称号,余光瞥了一眼四周,还好,没有什么人注意。

“啊?”赫尔脑子有些懵,对于这个有过一面之缘的女孩子,她是有认真看她的资料的。“不对吧,我应该没记错才对呃……”

没等她把话说完,凯莉一把上前捞过她的手:“竟然说我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是星月魔女,真是太失礼了。”

“既然都是女孩子,大家要不要一起交换一下八卦呀~”

八卦,她喜欢。

赫尔没吭声,任由凯莉把她拉去了餐饮区,面对好看的女孩子她还是比较乐意的。只是她今晚回去要再确定一下丹尼尔给的资料了。

芒果慕斯融化在口腔里,是味蕾的极致享受。凯莉本来想用她的惯用套路——花积分请客。来刷好感度。只是在落座的那一瞬间……

小裁判球:“还是跟往常一样吗赫尔大人!”

赫尔点点头:“麻烦了。”随即顿了一下继续开口,“等下,今天不要熔岩蛋糕了,我刚吃的有点撑。”

小裁判球滴滴答答跑走了。

凯莉才反应过来,哦,这家伙是个裁判,不要积分的。

“我请你吧?”赫尔一歪脑袋。

“不用啦,裁判员过多干涉参赛者的话,不太好吧?”凯莉扬起甜甜的微笑,这次交谈比她想象中来的要轻松许多。

“哦……也对。”赫尔点点头,“裁判球——记得给她计分。”

合着你本来就打算给她免积分来着?凯莉的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崩溃。

“晚上吃太多甜食可不好。”她好意提醒,看了看现在的点,完全过了肠胃消化的最好阶段,“我要一杯果茶就好。”

“我还好。”赫尔手起叉落,切掉芒果慕斯松紧口里。今晚上口福还不错,又是烧烤又是甜点的,“我不胖体质。”

“哈哈。”凯莉干笑两声,“裁判员小姐,您是第一次跟女孩子聊天吗?”

“可以不用敬语。”赫尔说,对于凯莉的问题,只是眼珠子咕噜一转,“不是,只是很少跟女孩子聊天罢了。”

废话,奥特维尔不管是佣兵团还是侵略军时期,都是男性当道,女性少的两只手都数的过来,更别说那些忙的要死要活的军医,到最后连她自己都要被派上战场,打前锋。

“我说呢。”凯莉捂住嘴,“这样交流下去肯定会没朋友的。”

赫尔不置可否,她的确不擅长安安静静地坐下来跟人打交道。一般的情况,不是聊着聊着她开始威胁别人,就是聊着聊着被别人威胁,然后开溜。

她的确需要好好锻炼一下交际能力?“好吧,你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这么想着,赫尔开口。

便是一副谈判的模样。

“哈哈哈,我说啦,你这样是会没朋友的。”主动立场互换,凯莉内心些许愉悦,“放下你的戒备心,我们只是来,聊天而已。”

芒果慕斯很好吃。

赫尔选择少说话,她很清楚明白凯莉想从她身上得到一些信息,只是困惑她这么大费周章绕弯子的套路。

“你才应该放下戒备心,凯莉。”赫尔说,“你我没有竞争关系,因为我不是参赛者,你想得到什么大可跟我直说,我一对你的性命不感兴趣,二对参赛者之间的勾心斗角不感兴趣。”

“所以,还是那句话,想要什么,你可以直说。”

接着便是沉默。

“好吧,我知道裁判员不过多干涉参赛者的事情,我只想知道,您有没有在哪见过一个石板?”凯莉发誓这是她唯一一次直白地向人询问,也肯定是最后一次。

“嚎哭地穴。”

该说你是太天然,还是太看不起人?凯莉没有必要去证实赫尔所说话的真实性,因为她没有说谎的必要,更何况,她有一点说的没错。

在她们之间,不存在竞争关系。

可能有一天,凯莉会与大赛里的其他人争个你死我活,但赫尔不会,她可以选择在餐饮区吃她的慕斯蛋糕。

“作为等价交换,如果大赛有什么好玩的事情记得告诉我。”赫尔在凯莉离开前说了一声,“毕竟我给你情报也算是干涉参赛者的事情了,你好让我有点交代……呃,走远了……”

凯莉没有回答她,只是每走一步脑海中都回荡着那人说的话。

“知道我为什么不参加凹凸大赛吗?因为我没有什么想要追求的东西。”

“你参加凹凸大赛是想要什么呢?凯莉。”

评论(17)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