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雨

道系写手 更新随缘

有幸相遇

【雷狮BG】可不可以好好吃瓜·5

原女预警 非参赛者设定 嫖雷狮
长篇 可能会坑
更新看脑洞
逻辑大概是通的
尽量减少ooc
女主日常脱线
接受的再往下看 谢谢
前文戳头

诈尸
——


赫尔度步到监视屏前,坐在了裁判球刚刚搬来的白色椅子上,突然想起了些什么:“参赛者出逃是——”

“你听说了。”丹尼尔把手上的资料交给旁边的裁判球,慢慢摊开手心,上面出现了两个形状奇怪的物体。

“他们擅自离开比赛场地,违反了大赛规则,按照大赛规定,例行回收。”

他们?

赫尔看着他说话时盯着自己手上的两样不知名的东西,于是把目光也放在上面,“这是?”

“元力之种。”丹尼尔说,赫尔从他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她很清楚,预赛的时间不多了,届时被淘汰的三千多人将变成丹尼尔手里的元力之种进行回收,这场比赛的残酷程度人人心知肚明。但竟然还能吸引这么多人参赛,的确有点让她纳闷。

说实话,那种大场面被回收的景象,她倒想亲眼见识一下。

丹尼尔把元力之种收起,转身朝门口走去,“先麻烦你管理一下大厅进行的修补工作,我去办点事,一会回来。”

“好。”赫尔应声,单手撑着下巴盯着监视屏幕上嘉德罗斯一行人思索着什么。

在大厅跟格瑞打架竟然被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虫子打断,嘉德罗斯现在的心情显然不是很好,虽然一棍毁了半个大厅的确是有够解气。

赫尔眯了眯眼睛,打开自己的控制面板,调出参赛者排行榜。

“参……参赛者嘉德罗斯,因在凹凸大厅私斗,破坏公共设施,扣除积分,排名下降为第二名。”

裁判球刚说完,就被人一把抓住耳朵,屏幕上倒映着雷德的大脸,“唉~?扣了多少积分啊就第二名了?”

裁判球没说话,自顾自发着抖。

拉排名的始作俑者赫尔在控制室盯着监视屏上雷德的大脸咽了口水,她的终端显示着的排名,第一名躺着的是大大的格瑞两个字。

她可不敢拉太多,就试了试第二名,看着屏幕上雷德欠揍的脸,不知道他们会做出怎样的举动。

接着监视屏突然一黑,赫尔估计那个裁判球估计已经碎成渣了。她调出另一个裁判球的监视画面,发现她想的没有错。不过嘉德罗斯似乎也没有太大反应,那双金色的眼睛只是紧紧盯着另一个裁判球而已。

赫尔知道他是在透过裁判球的监视器盯着她,屏幕上嘉德罗斯蔑视的眼神毫不掩饰。

“别跟我耍花样,虫子。”

哇哦,好有威慑力,害怕。

赫尔看着他们三人转身离开了这个屏幕的监视范围,当然她也没有打算继续看屏幕的心思,过了一会,排名第一重新变成了嘉德罗斯。

组团打怪的效率就是高,一会就把积分刷回去了。

真任性啊,赫尔挠挠头,拿起一份资料打算好好研究研究这群怪物。

“卧槽九岁??”

丹尼尔你回来!我要辞职!

赫尔往下继续看,在看到人造人三个字时有些能理解了。毕竟是最接近“神”的产物,怪不得这么厉害。

“哪个星球啊这么发达……”她嘴里喃喃道,手中的资料不停地被翻动着,在翻到某一页的时候霎地停住,少女瞳孔突然猛地放大,手臂僵持在原地,仿佛时间被静止。

圣空星。

这三个字对赫尔冲击力不算小,被尘封的回忆如潮水般涌上。

——接下来的行动要更加小心,“神判”组织远远没有表面看上去那样简单。

——神无法给予我们救赎,所以只有我们自己去夺取,拿回原本属于我们的……

——他们背后有圣空星的军事援助!!

——知道奥特维尔这个名字的意义吗?

——活下去,赫尔。

嘉德罗斯的资料被“啪”的一下猛地合上,少女的双手有些细微的颤抖。

这家伙的来历,真是太不让人愉快了。

“怎么了?”

丹尼尔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她身后,眼里蕴藏着让人看不懂的思绪,看似关切地问到。

“遵从大天使长的教导,开始研究参赛者资料~”赫尔跟往常一样打趣,刚刚的状况仿佛没人知道一样,“唉,像我这么尽职尽责兢兢业业的兼职者真是太少了,被自己感动到。”

“呵呵,那就继续保持现在这样的状态努力工作吧。”他笑了笑,然后把刚刚合上的那页重新翻开。

“所以说丹尼尔大忙人,找我有什么事情吗?”赫尔移开放在嘉德罗斯那一页上的视线,脑袋往后一靠,盯着某位二米一的下巴说道。

“关心一下大赛员工而已,来问问你的元力技能,现在看起来好像有了不错的进展?”

赫尔不禁想翻个白眼,能力至少是有了,“你指的进展是……?”她掰了掰手指:“奶妈,修理工和拆迁办吗?”

不过对于丹尼尔还有凹凸大赛的npc来说,这些能力好像足够了……

“说实话,这技能放到修理处好像用处更大一点。”

他一愣,随即展开一个温柔的笑容:“似乎是个不错的主意。”

赫尔吓得连忙摆手:“我开个玩笑。”

凹凸星球的夜晚依旧喧嚣,不仅仅是娱乐区的音响和参赛者们的狂欢,非安全区内也有不少夜行者。

这个星球总是安静不下来。

赫尔在酒馆门口抿了一口兑换来的朗姆酒,回头看了一眼门内在此处放松的参赛者们,叹了口气。

武器已经交给裁判球们保管,毕竟时时刻刻拎着重炮也颇为麻烦。

回味着酒的甘甜,她记得上次尝到这个味道的时候是在某个不知名的星球上——那时她刚打劫完羚角号。

死里逃生的感觉让酒喝起来更有味道,不过这次喝起来的口感比上次的差远了。

毕竟是从雷狮那里顺走的……可能配方更高级一点?赫尔也懒得去思考,现在最主要的是放松。

“轰——”

怎么放松,这不是妥妥的给裁判员找茬嘛。

不远处的发生的声响仅仅一阵就消停了,只看见那处慢慢冒起青烟。

虽说是安全区边缘……但这么明目张胆的也太……赫尔吧唧吧唧嘴,拎着酒瓶准备慢慢渡步过去。晚上的时间她总是懒散的,毕竟今天又是副本被埋又是遇见冤家,跑去修理凹凸大厅还不小心看到嘉德罗斯的来历……

身心俱疲啊,想辞职。

她走近时打斗已经停止了,单方面的。听着裁判球发出滴滴的报告,就知道不知道是哪位参赛者被回收了。

赫尔又一口酒入喉,眨巴着眼睛看着现场。

“嚯,这不是恶女吗。”站在不远处的男人看着她,紫色的眼睛在黑暗中显得格外深邃。

他大概不是始作俑者,毕竟其余三人都在,而佩利正蹲在凹陷下去一块的大坑旁,身上有一点点擦伤。

“哟!赫尔!你来是想跟我打架的吗!”

赫尔摆摆手:“不……现在是下班时间。”她心想反正你们都把人家干掉了,扣积分是裁判球的事情,只要不继续在安全区搞事一切都好。

“话说,某位大赛第四。”她纤长的手指一下没一下的打在玻璃瓶上,眼里全是懒散:“能别叫那个外号了吗,不知道谁起的,真的,特别,没有技术含量,超难听——”

还很中二。

雷狮没有理她,名字这种东西不过是代号,他更在意另一件事,“大赛第四?”他笑出声,“麻烦再好好看看排行榜吧,裁判员小姐。”

评论(6)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