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雨

道系写手 更新随缘

有幸相遇

【雷狮BG】可不可以好好吃瓜·3

lof爸爸放过我吧
歌曲是RWBY的《this will be the day》

——
黑历史被重新ba出来的感觉很不好,赫尔看着眼前的雷狮,又看了看他肩上扛的雷神之锤,连忙往后退了三步,跟雷狮海盗团拉开了距离。

她是有那么一点记忆的,毕竟之前被她打·劫的船并不在少数,这个家伙的船是最有特色的一个。

船员最少,船上的宝物却比其他赫尔打·劫过的任何一艘船都要多。

“哎呀……你们海盗团招新了吗这是,哈哈哈。”赫尔看了看面生的帕洛斯,尴尬的笑笑,试图引开话题。

佩利丝毫没有把赫尔说的话听进去,他只觉得热血沸腾,一年前他与雷狮和卡米尔三人也仅仅是压制住赫尔,却仍让她偷了一堆东西逃掉了。

上一次在自由丛林,没有认出她就让她走了,而这次,佩利只想好好跟她打一架!

“那一战可真是让人难忘,我们还从来没有那么狼狈的时候。”雷狮缓缓说道,眼神死死盯住赫尔,把她略显慌张的表情尽收眼底,“那一次你可顺走不少好东西吧?赫尔?”

顺走的东西不多,破坏掉的倒是不少。

赫尔记得她一炮就轰掉了他们的驾驶室,又一炮轰掉了半边船舷……后来也就拿走了一些钻石首饰什么的,该倒·卖的倒·卖,最后只剩下一个项链她自己留着。

没什么别的原因,就是觉得挺好看,又值钱,女孩子嘛,拒绝不了这种东西的。

所以到现在它还在赫尔的脖子上挂着。

余光瞥到佩利要出手的架势,还有雷狮颇有节奏打在雷神之锤上的手指,赫尔慌了:“当年抢你的项链我现在就还给你,我可以走了吗……”

“等等大赛不允许对工作人员出手朋友你把锤子收一收!”

雷神之锤没有如期落下,雷狮“呵。”了一声似是在嘲笑,“去年明明还嚣张的不行,怎么现在变成这副模样了?”那是看蝼蚁的眼神,赫尔歪歪嘴角,自己现在跟有元力技能的雷狮海盗团根本拼不过,要怪就怪自己的技能太坑爹了吧。

“赫尔!来打一架吧!”佩利按耐不住自己,去年的战斗还历历在目,不管她现在性格变了多少,至少她还拿着手炮——便是愿意战斗的证明。

“拜托,歇会不好吗。”虽说雷狮海盗团对赫尔来说是个不小的麻烦,但是在她眼里佩利的威胁系数为0,毕竟这家伙太单纯了,是最好忽悠的那一派。

赫尔抬起左手绕到脖子后去解项链的锁扣,“东西还给你,我可以动一下权限让你们在大厅私斗两次,顺便帮你喊安迷修来打架……嘉德罗斯都行!嗯……所以咱们两清吧?”她伸出手把项链递过去,星星吊坠在黑暗的嚎哭地穴中显得异常耀眼。

她觉得自己已经很有诚意了,作为裁判员应该今早跟参赛者撇清关系才对。

卡米尔在看到那条项链的时候没忍住笑了,他拉低帽檐却也掩盖不住嘴角的弧度,这条项链他再也熟悉不过了。跟雷狮那数不清的财宝不一样,这一条项链是雷狮特意从雷王星带在身上的。

“你竟然没卖掉,该说你是识货呢,还是愚蠢呢。”雷狮并没有接过本该是属于他的东西,视线不断在项链和赫尔的脸上流连,“这条项链,叫星语。”

赫尔没想到一条普通的项链雷狮都能给它起个名字,而且充满了苏破天际的气息,老实说,他是起名废吧?

“管它叫什么,老哥你到底要不要这项链了?不要我就留着,你也别找我的麻烦了。好不好?”赫尔摆出笑脸,对自己带了一年的首饰还是有感情的,而且这个“星语”,也算是美到极致。

“哈哈哈……留着?可以啊。”雷狮笑了出声,这个项链的意义的确与众不同,佩利一脸懵B,而一旁的帕洛斯倒是对这条项链很感兴趣。

“星语,不是雷王星的皇帝给未来皇子妃留的项链吗。”帕洛斯说完,突然明白为什么卡米尔要偷笑了。

“这么牛比的吗?”

“呃?”

作为根本不清楚这一波人身份的赫尔丝毫没有抓住重点。

“我当时抢的时候还挺有眼光……既然这样……那我就收着了啊。”赫尔一挑手腕,星星吊坠顺着链子稳稳地落到她手心里,左手一握,把星语牢牢抓住。

好歹也是做过强盗的人,要不是特殊情况,抢过来的东西才不要再送回去。

“……”而卡米尔在犹豫自己是不是该改口叫某人大嫂了。

气氛缓和,两人间的关系没有刚刚那么紧张,赫尔慢慢往后退,准备收拾收拾赶紧开溜,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站住。”挪了一步的赫尔跟雷狮迅速拉开距离,在听到他的命令是停都没停选择了撒腿就跑。

傻子才站住!

背对着雷狮的赫尔没有看见雷神之锤已经环绕上不停闪烁的电流,空气中的电粒子不停地躁动,让她感觉后颈的一阵瘙痒,寒毛竖起。

他竟然出手了!!!!

要是这次电不死她,她就把雷狮排名往下拽!!

奔跑中的赫尔没来得及思考,就感觉地面开始震动,脚下突然失去支撑,忽如其来的失重感让她心脏受到不小的冲击。

帕洛斯看着赫尔消失在洞穴尽头,还有头顶不断掉落的石子,脸色一变,“她刚刚好像踩到机关了。”

“我们先撤。”雷狮手一挥,一瞬间用雷神之锤把一旁的石头击碎,“卡米尔,跟上。”

“嗯。”卡米尔望着赫尔消失的地方,又想起那条项链……拉了拉帽檐,跟上了雷狮的脚步。

凹凸大赛裁判员在嚎哭洞穴里踩到机关掉进不知名的某地,说出去真是有够丢脸的。

赫尔坐起身,揉了揉发痛的屁股,环视了一圈周边的环境,她并不打算在这里冒险。

“裁判球!——”

少女的声音回荡在洞穴里,空荡荡的,什么东西都没有。

还真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连个裁判球都没有,太倒霉了真是。

赫尔打开裁判员系统面板,试图与外界取得联系,她可是裁判员,怎么可能跟参赛者一样打打杀杀的。哎呦可把她给牛b坏了,叉会腰。

纤长的手指在面板上不停的点击,随着时间的流逝,少女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她联系不上丹尼尔。

自从她上次找过一次丹尼尔之后,利用裁判员和裁判长的直系上下级关系,让丹尼尔弄了个联络通道。类似参赛者直接的组队系统,很方便。

这洞穴不会还有信号屏蔽器吧???

别了吧,又不是期末考试。

赫尔看着面前的乱石堆,感叹自己为什么没有个好点的元力技能做输出,这么小的空间手炮也用不了,她本来应该是个远程,近距离拆迁这种事情不存在的。

而且在这个洞穴里来一炮跟封闭空间扔一个炸yao的效果差不多,她还想多活几年。

现在只剩下她的元力技能了,可是光唱歌能干点什么啊……

啊……元力技能……

赫尔脑海中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有些荒诞,不过这里没人,可以一试。

她呼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想着脑海中的旋律。

“Prepare for your greatest moments”【准备迎接你最伟大的时刻】

她试着赋予歌声破坏性。

“Prepare for your finest hour”【准备迎接你的光荣瞬间】

赫尔面对着乱石壁,用起了她那看似没什么用的元力技能。

雷狮海盗团早已成功离开嚎哭洞穴,赫尔不小心踩到的机关完全没给他们造成一点伤害,总得来说,这一次收获还是很大的。

嚎哭地穴内部的变化牵扯到地面微弱的震动,佩利回过头看着洞穴口,他能想象到里面各种运作机关的样子。

“雷狮老大,那个赫尔不会就这么死里面吧?”

“她可是赫尔,没那么容易死。”雷狮话音未落,便听到了歌声,从嚎哭地穴传出来的。

只见某处的石块裂开一条很长的缝,接着分裂,最后,四分五裂。

“Welcome to a world of new solutions”【欢迎来到迈向新道路的世界】

是赫尔的歌声,这一次跟上次相比,多了强烈的冲击力和破坏性。

“Welcome to a world of bloody evolution”【欢迎来到浴血进化的世界】

雷狮瞥到从乱石堆中慢慢走出来的身影,跟一年前在他的甲板上作恶时一模一样。不禁让人感叹,恶女总归是恶女,没什么改变。

无心欣赏这震撼人心的歌曲,雷狮带着剩下四人离开,徒留一抹身影留在眼底,所以赫尔走出嚎哭地穴的时候,雷狮海盗团早已离开了。

拍了拍因为沙石碎裂而站在衣服上的灰尘,赫尔喊来裁判球,询问丹尼尔的情况。

“丹尼尔大人去追捕出逃的两位参赛者了!”裁判球如是说道。

怪不得她联系不上。赫尔明白了,丹尼尔都不在凹凸星球了,自然联系不到。

“等等?参赛者出逃?”一时弧长的某人这才抓住话里的重点反应过来,带着元力技能出逃,还有这种操作?

不过大赛的确明确规定不得离开比赛场地来着,这逃出去的人估计是意识到,凹凸大赛横竖都是个死,所以才想要带着自己的元力技能逃到别人不知道的地方。

这算盘打的真妙。

赫尔正准备回到安全区休整,只见面前的裁判球突然躁动起来,脸上又开始不停闪烁红色的感叹号,“赫……赫尔大人!”

少女低着头擦拭着手炮上的纹路,一脸漫不经心地回应着,“嗯?”

“参赛者嘉德罗斯和格瑞在凹凸大厅打起来了!”

她还没来得及消化这句话的信息量,就被“嘉德罗斯”和“格瑞”大赛第一和大赛第二这两个名字吓得不轻。

“我kao——”赫尔从地上站起来,把手炮重新抗回肩上,检查了一下弹药和装置,一脸气愤地深吸了一口气。

“这俩傻子就不能消停会吗?”

她之前没有跟这俩人起过正面冲突,但是打过照面的次数不少,每次见到那仨红绿灯,不是在跟格瑞打架,就是在找格瑞打架的路上。

而每次见到格瑞,不是在刷怪打积分,就是在跟嘉德罗斯打架。

这么看来格瑞还稍微是个良民。

不过这次,你们在哪打不好?比赛场地这么大,非要在安全区打?还是凹凸大厅?你们俩有完没完啊!?

也算是好久没打架了,这次或许能活动活动筋骨。

赫尔迈开步子,向着凹凸大厅走去。

“警告!警告!”凹凸大厅内乱作一团,四处纷飞的裁判球发出警告:“参赛者未经允许不得在大厅动武!”

大厅中央的那一抹金色——嘉德罗斯,丝毫没有把警告听进去的意思,手中的大罗神通棍不断变换着大小,两人的打斗已经让地面受到了不小的损害了。

赫尔站在凹凸大厅边缘处,看着中央发生的战斗,扛着手炮的手心攥出了汗。

“我,我现在辞职还来得及吗?”她小声对身边的裁判球说道,虽然看着地面一点点裂开很是心痛,但她真的还是很惜命的。

“赫……赫尔大人!?”裁判球没有料到她会来这么一出:“您不是说要去收拾他们的吗!Σ(ŎдŎ|||)ノノ”

“拜托……现在这个局面……神仙打架我插不了手的。”赫尔真的后悔了, 她这要是一炮上去,这世上见的最后一个人估计就是嘉德罗斯了。

大厅中央的裁判球不停地发出警告,试图阻止这场闹剧,只见雷德一手抓住一个裁判球,“不要这么扫兴嘛!”

“难得罗斯玩的这么开心~”裁判球的显示屏开始出现裂纹,然后碎裂,“别打扰他呀。”

赫尔内心汹涌,这个雷德也太凶残了吧这么可爱的裁判球都不放过?她咽了一下口水,慢慢往后退了几步。

在她身边的裁判球也吓得不轻。

“哪个……我要是冲上去的话,估计跟刚刚被捏爆的裁判球一个下场。”赫·秒怂·尔这么说道,“咱俩商量一下,我趁丹尼尔回来把大厅修好怎么样?”

“唉~那不是裁判员小姐吗?”雷德注意到站在一旁的赫尔,一出声,顿时吸引了无数视线,“最好不要出手阻止啊,裁判员小姐。”

赫尔一脸懵B,我不要面子的啊?

格瑞也注意到裁判员的到来,他本意也不是在这里打架,于是对挑起这场事端的罪魁祸首说道:“住手吧!嘉德罗斯,这里不是我们该战斗的地方。”

就是,求求你们换个地方打,让我们工作人员好修大厅。赫尔内心无比赞同,还是这个格瑞比较明事理。

“啊啊啊啊——”突然有一架搬运人的飞船从她头顶上飞过,直直地砸到了嘉德罗斯面前。

“砰!——”硝烟弥漫伴随着撞击的声音,赫尔一脸难以置信。

这是什么?天降正义??

评论(13)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