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雨

道系写手 更新随缘

有幸相遇

【凹凸BG】可不可以好好吃瓜·2

赫尔武器上线
黑历史上线

——
赫尔闪躲的速度很快,那些武器基本上连她的衣角都碰不到,她生气归生气,但不能出手。

作为裁判,她没有权利对参赛者出手,但是赫尔就怕这种没事找事的,杀了她又得不到积分,万一她没死透还能拉一波排名根本得不偿失。

“我还是喜欢跟雷狮海盗团的那群人打交道,至少比你们有智商。”

赫尔靠自己的蛇皮走位,闪出了鬼天盟的包围圈,转身就跑。

她觉得,有必要再找一次丹尼尔。

身后的鬼天盟依旧穷追不舍,元力武器扔了一路。

与身后武器攻击的方向不同,赫尔感受到前面也有武器划过空气快速接近的风,待两颗粉色的星星擦肩而过,赫尔停了下来。

“真难看啊,鬼天盟依旧喜欢以多欺少呢。”

星星打落展开攻击的武器,绕了一圈,逼退一群人之后重新落回了一个黑色直发妹子的手里。

“凯莉!?”鬼天盟的人显然没有料到:“你到好,自己送上门了。”

“哼,就凭你们?”

电光火花之间,凯莉挡在赫尔身前展开了攻击。

身为裁判员的赫尔,今天第二次被参赛者救了,这让她深深怀疑自己是个弱鸡。

不过有人帮她,倒也是落得清闲,赫尔站在凯莉身后打开参赛者面板,查看面前这位的资料。

101名?她抬头看着凯莉的战斗,这名次有点低了吧。而且这个数字,估计是故意控制的。

“走!”凯莉解决完鬼天盟的人,趁他们还没恢复过来,拉着赫尔往安全的地方跑。

自由丛林是真的大,赫尔跟凯莉到了一个足够安全的地方,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凯莉抢先:“你没事吧?”

“我看起来很弱吗。”赫尔说,为什么她这一天总是被保护的一方,这让她深受打击,而且这句话应该她来问才对吧。

“啊?”凯莉有点跟不上赫尔的脑回路,“不是……我看你有危险……所以就……”

“啊没事,谢谢。”赫尔点点头。

“我是凯莉,你呢?”凯莉善意地笑着,双手背在身后,来回渡步,打量着她,“刚参加凹凸大赛的新人一般都会被鬼天盟盯上,你以后要小心一点。”

“赫尔。”她双眼呆滞,思考着一会见到丹尼尔的措辞,听到凯莉好意的劝告,不禁为自己解释,“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不是新人……新晋裁判倒是我。”

“裁判?”凯莉惊讶,没想到自己的新猎物根本就不是参赛者。想到刚刚救她费的劲儿……

没事,裁判那就更有趣了。

赫尔离开凯莉之后,便向森林外走去,为了防止被偷袭,不得不时刻提防着周围,步伐渐渐加快,十几分钟后还是没有走出自由丛林。

可以说是很不耐烦了。“裁判球……”赫尔叫到。

“裁判员大人!有什么吩咐吗!”裁判球很是尊敬赫尔,举起右爪敬了个礼。

“有什么可以代步的交通工具吗。”赫尔看着可爱的裁判球顿时心情好了一点。

“那个……裁判员大人,您是可以飞的。”

“……?”赫尔僵硬地转过头,她可不知道自己还点了个这技能,她上下打量了一下用自己的机械小翅膀飞起来的裁判球,继续问到:“你说的飞……是丹尼尔那样还是你这样?”

废话,她可不要给自己弄个小花仙一样的翅膀。

掌握了新技能的赫尔很满意,飞到丹尼尔的工作处,敲了敲门。

“怎么,工作上出什么问题了吗。”丹尼尔微笑,看着面前的少女。

赫尔回想起最近遭受的种种作为裁判的不公平待遇,清了下嗓子,开口道:“是这样的,我觉得您有必要给我一个名分。”

丹尼尔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崩裂,空气瞬间变得尴尬,随后他开口:“赫尔,"名分"不是这么用的。”

“啊?是吗?”赫尔眨眨眼,她的语文一向不好,不过这次来她真的是来讲正事儿的:“不要在意那些细节。”她摆摆手。

“今天真是被欺负惨了。”虽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她自己作死踩空掉下悬崖,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事儿,“我觉得如果再不向全天下,阿不,全部参赛者告知我作为裁判员的身份的话,我可能不出三天就死在赛场上。”

赫尔假装很严肃的样子这么说着,当做参赛者被开刀的事情不想再经历第三次了,她可是裁判!

“哈哈哈。”丹尼尔竟然笑了出声,“没想到就算是"恶女",也会被这种事情所困扰呢。”

“这个称呼我不想再听到第三次,丹尼尔。”这次赫尔没有带上敬语,直接喊了名字。

预示着,她现在的心情很不好。

丹尼尔收回之前认为她脾气好的印象,所有来到这片土地上的,都不会是省油的灯。

空气有一瞬间的僵持,赫尔突然收回了冷冽的目光,咧开嘴给了他一个微笑,“所以……想着能不能给我弄个加冕仪式什么的?”

你把自己当皇子了吗。

另一边,在自由丛林刚刚打过一架的雷狮和安迷修皆是伤痕累累。

“恶党……”安迷修抬起右手,用手背擦去嘴角的血迹,红色的液体顺着手背抹的方向擦出一条血痕,伴随着轻微的喘气,“闹够了吧。”

“呵……”雷狮的白色外套被划烂了不少,露出精壮的肌肉和一部分黑色紧身打底衣,胸脯随着呼吸上下起伏。

僵持。

“紧急通知!紧急通知!”兢兢业业的裁判球不知道从哪里跑了出来,打破了僵局,“请参赛者立刻到凹凸大厅集合……请参赛者立刻到凹凸大厅集合……”

雷狮瞥了一眼飞在半空的裁判球,一甩雷神之锤抗在肩上,转身对其余三人说道,“走了。”

自由丛林再次归为平静。

赫尔之前是不相信凹凸大厅能塞下三千多人的,现在她信了。

“裁判长大人!人差不多齐了,可以开始了。”裁判球飞过来报告。

“好的。”丹尼尔回答,随即转身对赫尔询问,“怎么样,准备好了?”

赫尔理所当然地点点头。

随着大屏幕亮起,丹尼尔的脸出现在屏幕上,嘈杂的凹凸大厅顿时安静了不少。

“这是又是要宣布什么事啊。”佩利不愿把时间浪费在此,又不能去打架,自然憋了一肚子气。

“各位参赛者,为了保持凹凸大赛顺利进行,维护安全区秩序,减轻裁判球工作……”

赫尔在旁边听的一愣一愣,丹尼尔,你是做过校领导吧?

“针对近期出现不少损坏公物行为,现设有一名裁判员,辅助裁判球工作,维护大赛秩序。”

雷狮听到此,眉头一挑,“哦?”顿时浮现了方才少女的面容。

“应该,就是刚刚那个女孩吧。”帕洛斯支着下巴,随即转头看向站在旁边的佩利,“我说佩利,想不想跟裁判打架啊?”

众人私底下激烈地讨论着,接着画面一转,赫尔带着微笑的脸出现在屏幕上。

“hello,凹凸大赛的参赛者们,你们好,我是新晋裁判员,赫尔。”

“这可真是有意思了……”雷狮盯着屏幕上少女笑盈盈的脸,赫尔……赫尔……

真是个熟悉的名字。

“希望大家能遵守大赛规则,不要随随便便在安全区搞事儿,不然,你的排名可能会biu~的一下……”

“掉到哪都不一定唷。”

赫尔接着说,因为接下来的才是最重要的:“另外,千万不要对我动手,这也是大赛规则的一部分。”

“也请尽量少对裁判球动手。保护公物人人有责。”

场下的雷德“哼”了一声。

赫尔宣布完毕,各位参赛者都知道了这位裁判员的存在,鬼天盟也暂时打消了对赫尔的念头,过了一会,凹凸大厅重新归为平静。

接下来的几天,赫尔靠着自己会飞的bug和用不完的传送卷轴穿梭在各个安全区。裁判球的信息是共享的,哪边有问题一个传送卷轴就搞定,于是就导致了安全区损害程度大大降低。

“累死我了。”赫尔瘫坐在餐饮区的座位上,她需要休息。

“为什么这年头参赛者都不能好好刷怪赚积分,整天就知道打架,打架,搞事,搞事。”赫尔向前倒去,把脑袋搁在冰凉洁净的桌面上。

“尤其是大赛第一那个熊孩子。”想到嘉德罗斯,她不禁翻了个白眼,嘉德罗斯在的地方总是能打起来,只希望那小子少在安全区呆着。

“赫尔大人——”裁判球的屏幕上闪起红色的感叹号,“您的武器修好了!”

赫尔眨眨眼,她保命的东西终于修好了,真是谢天谢地。

一米三的手炮,黑色漆面上布满灰蓝色的纹路,12cm的口径,杀伤力足够强大,1v10完全不在话下。

就是弹药有点稀缺,不过依旧是赫尔最趁手的武器。

对她来说,这种杀伤力高范围广的武器比刀好用多了,刀挥来挥去累的不行,砍完一个又一个,麻烦。

而且,手炮抗出去的威慑力可不小,能让她避免许多麻烦。

但是,有的时候,可能会引狼也说不定。

雷狮海盗团在嚎哭地穴杀掉了boss,清了一波小怪,积分蹭蹭蹭上涨的同时,雷狮扔在思索“赫尔”这个名字。

他们之前见过。雷狮非常的确定,至于在何时,倒是有些模糊了。

嚎哭地穴的怪物被清理了一波,周围安静的出奇,就连佩利也没怎么开口说话,只剩下他咀嚼食物的声音。

卡米尔的感官一向灵敏,当他听到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时,雷狮早已扛起了锤子。

“大哥,有人来了。”

最近安全区还是很平静的,赫尔现在有了保命的玩意儿,便为了熟悉大赛地图跑到各个地方溜达。

跟不少人擦肩而过,也收获了不少目光的洗礼,就是没人敢对她动手——不知是因为她裁判员的身份还是她的手炮。

刚入嚎哭地穴的时候,还有一堆小怪,可能是因为裁判员的身份它们无法攻击,越往里走的时候怪物竟然越少,到深处竟然连boss都看不到,着实让她吃了一惊。

待到她看到不远处的雷狮海盗团时,吃惊便化为了理所当然。

“hello……真巧……”赫尔没什么话可说,对面这四个除了前几天准备砍她之外,好像没什么交集了。

倒是雷狮,看到赫尔出现的那一刻,视线转移到少女肩上的手炮,脑海深处的记忆变得清晰起来。

佩利也受到了不小的惊吓,赫尔的身影和一年前哪位不羁的少女重叠,“你是……!”

那个手炮,除了帕洛斯,他们三个都印象深刻。

“嗯?”赫尔一歪脑袋,看着雷狮渐渐扭曲的表情,一脸疑惑。

“呵呵……我说呢,怎么这么熟悉。”雷狮轻笑到,视线不停地在她的手炮上流连,那纹路跟一年前一模一样,再看少女的面容,比起一年前干净了许多,少了那时的猖狂。

“你们大哥吃错药了?”赫尔眉头一挑,好好的笑什么笑。

“你忘了?才一年而已。”卡米尔说道,扶着帽檐的手渐渐捏紧。

一旁什么都不知道的帕洛斯选择看戏,这发展倒是在意料之外,不过倒是挺有趣的。

雷狮向赫尔走去,每一步仿佛都带着压抑的气息,直到与少女只有分米之隔时,他低下头,呼吸喷洒在赫尔脸上。

“一年就变了这么多啊……要不是这手炮,我还认不出是你。”

他带着邪气的笑,把手放在了赫尔的手炮上慢慢滑过,一副看待猎物的眼神。

“大名鼎鼎的恶女。好久不见。”

赫尔心中警铃大作,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对上雷狮深邃的双眼,她这个万年脸盲终于回忆了起来。

那是一年前,她刚逃脱“神判”组织的追捕,辗转与各个星球。

雷狮也清楚的记得,那年他们在某个废弃星球稍作休整的时候,在离开那之前,一位不速之客出现在甲板上。

控制室的警报响起,卡米尔看着显示器上深蓝发色的少女,画着夸张妖艳的妆容,勾起一抹一看就是坏人的笑容,左手慢慢滑过灰蓝色手炮的机身纹路,开口就是两个字。

“打·劫~”

评论(14)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