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雨

道系写手 更新随缘

有幸相遇

【凹凸BG】可不可以好好吃瓜·1

挖个坑就跑。每章4000左右
本章4596字
填坑是个漫长的过程
啊另外。全职那篇明天更新  好久没更 心虚的都不敢上号看评论了
——
本文注意事项
原女预警 非参赛者设定 嫖雷狮
长篇 可能会坑
更新看脑洞
逻辑大概是通的
尽量减少ooc
接受的再往下看 谢谢
——
“裁判长大人。”

赫尔站在丹尼尔面前,抬起脑袋注视着高了她半米的家伙,作为一个刚刚一米六出头的新晋裁判员,不仅仅是她领到的元力技能,还是她上司的身高,都令她很不愉快。

“我觉得,您还是考虑考虑给我换个技能吧?”

凹凸大赛已经进行了不短的时间了,时间越长暴露出来的问题也越多,一些条例在排名靠前的参赛者看来如同尘埃,例如,安全区不能打架什么的。

而且一般在排名靠前的选手面前,裁判球真的就不是很管用。

裁判长丹尼尔也是个大忙人,哪有空到处去管理这种事情,但大赛的基本秩序还是需要维护,于是就有了裁判员这个一人之下万球之上的职位。

“计算机给予的元力技能一定是最适合你的,赫尔,能不能发挥它最大的用处……”

“还是要看你自己。”

丹尼尔微笑,比起那群参赛者们,这个少女的性格要比他想象中好的多。

“emm……我觉得这不太可行……”

不是赫尔太挑剔,只是那个计算机……它根本没有给她元力技能啊???

我觉得你们这是在刁难我赫尔。

“这么着好歹让我有个可以防身的技能吧,还是说裁判长你想过不了几天就去帮我收尸?”

凹凸大赛中的厮杀她倒是略有耳闻,内幕也从各种小道消息听来了七七八八,她只是来找兼职的,可不想跟那些裁判球一个下场。

“防身技能?”丹尼尔琢磨着,“大名鼎鼎的“恶女”也需要防身技能吗?”

赫尔欲言又止,眉头微皱,看向丹尼尔的眼神警戒了许多。这个称号,知道的人不少,但见过本人的可就少之又少了。

“裁判长说笑了,我跟那群参赛者比起来,只是普通人而已。”赫尔不顾有些酸痛的脖子抬头微笑,“那么我姑且相信计算机吧,希望裁判长大人能在大赛的最后依旧这么跟我说话。”

微微颔首,赫尔离开了。

说起来,领完那所谓不知道什么的技能之后,嗓子有些怪怪的。

而且那个丹尼尔,吃什么长高的????

赫·穿着厚底鞋身高一米六·尔表示有些怀疑人生。

包吃包住的工作谁不喜欢,尤其还是这种大餐美食豪华套房,干什么都不用花钱,受伤了上司报销,除了危险性有一丢丢高之外,简直就是完美。

赫尔慢慢渡步到餐饮区,打量着来自各个星球形态各异的参赛者,周围环境的布置,还有不停奔波的裁判球们。

woc。这么可爱的裁判球还有人下得去手????

赫尔回想了一下维修处的一堆裁判球们,不禁感叹是哪位这么丧心病狂。

人是铁,饭是钢,到了饭点不管你是排名第一还是倒数第一,都是要吃饭的。

虽然能吩咐裁判球直接给她弄一桌午饭,但是在野外一个人吃……还是算了吧。

这种不用花钱的工作,怎么着也不能亏待自己,赫尔把自己订的饮食计划通通抛在了脑后,跟谁过不去都不能跟吃过不去。

“刚刚有个女的,买饭怎么没花积分?”

有一桌人已经议论了起来,不少人伸着脑袋往赫尔身上瞟,更有一人拎着过路的裁判球直接开问。

“唉,前面那桌那女的刚刚为什么没付积分?”

被抓住的裁判球自然知道面前的人不好惹,说话都带了点颤音:“因……因为是……是裁……”

“刷脸。”赫尔左手撑着脑袋,右手戳了戳自己脸上的婴儿肥:“刷脸吃饭啊,你不知道?”

那人倒是从没听过这种操作,“还,还能刷脸?”

“怎么不能,靠颜值走天下不是天经地义嘛。”赫尔叼着根叉子回望他,上下打量了几遍:“你的话……还是好好付积分吧,长什么样心里没有点B数吗。”

那人长什么样赫尔倒是看不出来,只是那面具的品味就让她不敢恭维了。

以后还是不要来餐饮区吃饭了,赫尔心想。

像雷狮海盗团的成员来餐饮区跟别人挤就是几乎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一般他们走到哪就在哪吃饭 偶尔也会有路过餐饮区的时候,佩利会进去捞点油水。

只是这次他回来的时候,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

“雷狮老大!餐饮区还可以刷脸吃饭吗?”

“噗。”一旁的帕洛斯直接笑了出声:“你刚刚又看见什么了。”

“刚刚真的有个女的唉,黑色的卷发,眼睛是蓝色的,长得……嗯,还挺好看!”

“不管怎么说,刷脸不属于大赛规则。”刚用晚餐的卡米尔用纸擦擦嘴角,转念一想佩利的智商,“佩利,你又被谁给骗了。”

“啊?可是她刚刚的确没有付积分……”佩利回想着当时的场景,裁判球也没有提示扣除的积分数额。

“等到下次再见面的时候。”雷狮走了两步,回过头,“你可以再好好问问她。”

这就很令人期待了,打架总是佩利的爱好。

只是让他觉得惊喜的是,再次见面会这么快。

赫尔大摇大摆地沿着悬崖边散步,这几天的凹凸大赛还是很平静的,也没有想象中棘手的事情出现,整个人心情大好。

哼着小曲一蹦一跳,过度的高兴以至于脚下泥土的松动也没有发觉。

“so let me fall let me love you……”

哼的歌才唱到一半,赫尔突然感觉重心一偏,身子一斜,整个人朝着悬崖底下的森林掉了下去。

“嗯???”

我靠,以后在悬崖边根本不能唱什么let me fall了!

天意降临的太快有点猝不及防啊。

这是赫尔掉下去想的最后一件事。

突如其来的失重感和眩晕感没有持续太久,下坠的过程中,好像有人抱住了她。

“砰”的一声,随着下坠所惊动的鸟儿四散的叽喳声,赫尔慢慢睁开一只眼,只见光线模糊了视线,伴随着一抹棕色映入眼帘。

“美丽的小姐,您没事吧?”

中二的话语极其激起一阵恶寒,赫尔睁开双眼,看到一张伤痕累累的脸。

这张脸,在她之前浏览的前一百名单中看见过。

“安迷修……?”赫尔起身,低头检查自己的伤势,还好,根本没有伤到什么,而这位……

“您认识我?真是有幸……咳……咳。”安迷修突然倒在赫尔面前:“不好意思……让您见笑了。”

赫尔捋了一下思路,刚刚好像就是这位英雄救美来着,托他的福,自己并没有受伤,而这位……

赫尔大致看了一下他的伤势,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可不是闹着玩的,她从身上随便摸出来一卷纱布,说到:“一会我让裁判球送你去医务室。”

裁判过多干预大赛是不公平的,赫尔一直也在减少跟参赛者的正面交流,除非是万不得已的时候。

不过看在他帮了自己的份上,还是要还人情的。

“咳咳……没关系的……这点小伤。”安迷修躺在地上,任赫尔给他包扎着手臂上的伤口,“这是骑士应该做的,在下只有一个愿望,能再唱一次刚刚的歌曲吗?”

“啊?”这次换赫尔懵逼,你是还想再fall一次吗!?

“不想唱也没关系,只是感觉小姐的歌声有种能治愈人心的感觉。”安迷修笑到,“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赫尔。”边说着边在他胳膊上用纱布打了结,“唱完我就撤,让裁判球送你去医务室,之后的事,就跟我没关系了。”

佩利大老远就听到了歌声。

这次,没想到不仅仅是餐饮区的刷脸妹,还是最后的骑士安迷修,都被雷狮海盗团碰上了。

赫尔清清嗓子,深呼吸了一下。

似乎有风起,微微拂过她的前额,黑色齐肩的卷发在风中来回晃荡,伴随着从树荫间隙撒下来的光,和BGM。

嗯?BGM?为什么她会自带BGM?

“So let me fall, let me love you……Let me free your inner child……”

赫尔的歌声仿佛带着魔力,安迷修在躺在地上,眼前的景象让他不禁瞪大了眼睛。

朝那边走的雷狮海盗团停下来脚步,雷狮盯着渐渐被白色光芒围绕着的少女,微微眯起了眼睛。

安迷修发现自己已经忘了如何开口说话,只是感觉身上的疼痛减轻了不少。

慢慢抬手,一双干净白洁的手映入视线。

伤口……呢?

“But I could be your consolation If you’d be my saving grace……”

这就是她的元力吗……真是温柔的能力……

安迷修撑起身子,还没来得及开口感谢,便发现了周围的不对劲。

“恶党!你怎么在这里。”安迷修进入警戒的姿态,握住冷热流的双手不禁更禁了一些。

赫尔睁开眼睛,看着背对着他的安迷修,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咦你的伤口怎么……”

“赫尔小姐,一会你先走。”安迷修说道,“你的歌声很好听,让我来保护你吧,作为你治好我的答谢。”

什么?

赫尔大脑当机:“喂喂……不会吧……”

“你是说……是我治好你的?”

赫·一直以为自己是DPS·尔沉浸在自己是个奶妈的震惊中。

“呵……”雷狮的目光在面前这两人中不停流转,“不好意思……”

佩利快速出现在赫尔身边,眼看技能就要落下,她已经沉寂在自己是个奶妈的悲哀中。

“你们一个也走不了。”

我他妈……怎么是个奶……

“轰”的一声,重力球落在身边不过咫尺的地方,赫尔慢慢回过神来,盯着眼前的人。

“唉,问你个问题,不回答我的话,下次那个坑就是在你坐的这块地上了。”佩利说道。

“……什么?”赫尔看清了当前的局势,似乎是不能轻举妄动的,雷狮海盗团,这次是碰上了个棘手的家伙们。

印象中应该没有跟佩利有过冲突才对。赫尔眉头微皱,不过海盗团要是想打架,倒是不需要理由的。

“餐饮区怎么刷脸吃饭啊?”

死一般的寂静。

赫尔眨眨眼,她没想过还真有人当真了。安迷修也好奇地转过头,“什么?刷脸?”

“你长得跟我一模一样的话就可以去刷脸吃饭了。”赫尔一本正经的回答到。

“为什么?”佩利的重力球眼看就要落下,赫尔稳住气息,打开了凹凸大赛的排名面板,用手点在了佩利的名字上。

“大哥。”一旁的卡米尔察觉到不对劲,转头对雷狮说:“那个女生,没有排名。”

“什么?”在场除了赫尔本人皆是一愣,这种事情,还是匪夷所思的。

“对,我没有排名,所以你不要想着要对我出手。”赫尔开始移动点着佩利排名的手指,第十一,然后往下移——

“不然排名,会掉。”一下子从第11名拉到233名,赫尔对佩利笑了一下,然后又拉了回去。

还有这种操作??佩利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不过眼前这场景倒是让他目瞪口呆了。

赫尔深知扣积分对排名靠前的人根本不值得一提,还是直接降排名比较管用,给你降了多少名就扣多少相应的积分。

这是她作为裁判员的权利,也是一种拿来自保的方式。

“不许伤害裁判!”“不许伤害裁判!”

已经有裁判球察觉到赫尔的危险处境,纷纷前来警告。

“裁判?”雷狮很有兴趣地看了一眼赫尔,这样以来,没有排名,刷脸吃饭也就说得通了。

“我不过多干预你们参赛者的事情,所以,选手佩利,如果你再不收回你的技能的话,排名倒数第一就是你了。”

赫尔慢慢站起身慢慢往后退了两步,见没有人拦住,便转身就走。

卡米尔建议不要对赫尔轻举妄动,毕竟不是参赛者,自然对他们造成不了什么威胁,而且她能拉排名,惹到她算是得不偿失,所以没有必要把时间浪费在赫尔身上。

如果赫尔能听到,她一定双手双脚赞成,我只想好好吃瓜维护个大赛基本秩序,你们厮杀勾心斗角就不要带上我了。

“好气。”走在半路上的赫尔回想起自己那只有唱歌才能发动的技能,就很欲哭无泪。

你说大赛想让她当个奶妈,用什么媒介施法不好?魔杖什么的都比唱歌方便,她想要是直接大手一挥拉血条更是美滋滋。

为什么非要靠唱歌呢?就因为她好久之前是卖唱的哦?

而且计算机给的元力技能,一点杀伤力都没有,别说维护秩序了,她现在自保都只能靠拉排名威胁。

万一有人不吃这套……

赫尔脑海中突然浮现雷狮的脸。

太危险了点。

而且,她就这么走在非安全区的地方,很容易被盯上,到时候估计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想什么来什么,赫尔在森林里走着就已经发现不对劲了。

“砰”脚边多出一个弹坑。

赫尔站定。

“你别躲着啊,我没有技能无法反抗,有话面对面出来说好不好。”

凹凸大赛……真是个锻炼心脏的地方。

赫尔发现自己被鬼天盟的人包围了。

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在餐饮区的……

“喂喂,有话好好说,我告诉你刷脸吃饭的原因你们把武器放下好不好?”

“谁在意那个了!”鬼天盟的成员之一突然抬手,四把匕首顿时腾空,刀尖向着赫尔的脖子,“我需要你跟我们走一趟。不然……”

赫尔顿时火气就上来了,今天不仅是从悬崖上摔下去不说,还被人这么威胁,真是有一股想一巴掌呼死她**妈的冲动。

当然她自诩文明人,有话讲话,不过裁判是他们随随便便能威胁的?

“一群将死之人,确定要这么跟我说话?”

赫尔自认为自己说的没错,参加凹凸大赛的,基本上没有活着回去的,而面前这些排名三四位数的人,只不过是尚留有几口气的尸体罢了。

对方似乎把这句话理解成了宣战,手一放,四个匕首向前飞去。

赫尔一蹲,四个匕首蹭着她的脑袋飞了过去。

“矮子还是有点好处的……”

评论(19)

热度(321)